一位鄉村醫生的得法修煉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多歲。二十多年的大法修煉,既短暫,又漫長。回首自己的修煉路,在師父的精心看護下,很平穩的走到今天,既幸福又羞愧:幸福的是今生能得法,有偉大的師父看護,身心健康,在大法中受益良多;羞愧的是自己修不好,不嚴格要求自己,有時明知是錯,在執著心的驅使下我行我素,忘記師尊的教誨,對不起師父。

修大法獲新生

我出生在農村的貧苦家庭裏。家中弟妹七人,我是老二。小時候家裏很窮,父母總是忙碌,很少管我們,但無論怎麼忙,依然貧窮,有很多時候吃不飽,同學老師都歧視我。我性格內向,小小年紀就厭世,但我喜歡神話故事,總看一些《封神演義》、《奇門遁甲》之類的書,心中似有一種渴望、期盼,像正在等待甚麼。十九歲,父母安排我的終身大事。我有一種皮膚病俗稱蛇皮身,所以找了一個比自己大九歲的丈夫,他從小沒媽,家更窮,九歲了都穿不上一雙鞋。丈夫不學無術,不好好過日子。娘家窮婆家窮,我心更窮,厭世、煩躁,無緣無故就罵人,成了個地地道道的潑婦,我越來越窮。

我是村裏的鄉村醫生,醫術是祖輩上流傳下來的。為了掙錢,我利用醫生的便利條件,做了很多不道德的事。我低價買進杜冷丁高價賣給病人,可是這樣掙來的錢,全都留不住,總是這來那走,最後還是一貧如洗。我育有三子一女,三個兒子成了遠近聞名的人渣,都進過監獄,村裏人都說我三個兒子一個也娶不上媳婦。這樣的生活簡直度日如年,我快承受不住了,眼看要崩潰了。

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九日,我抱著孫女去姑表弟家等車,見他家牆上掛著一副大照片像,兩邊有法輪圖形。我看到照片上的人感覺就像見到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控制不住的流淚了。弟媳問我:「你怎麼了?」我說:「沒怎麼。」我指著照片上的人問:「這位是誰?」弟媳說,那是法輪功的師父,而且她開始學法輪功了。我就迫不及待的說:「我也學,怎麼個學法?」她說有五套功法和一本書──《轉法輪》。我說你也給我請一本吧。

第二天,弟媳就送給我一本《轉法輪》。我拿起書就看,越看越愛看,邊看邊激動,當時我全身好像有特別強的電流通過一樣,激動的我飯沒吃水沒喝,不停的看,一天就看了一遍,心想:「這哪是普通的書啊,這分明是天書啊,裏面天機盡洩。」

我懂些中醫原理,對人體有一定的了解。當書中用中醫原理既科學又明瞭的解釋修煉現象時,我心中大為吃驚:原來我讀過一些古書,如《神仙傳》、《周易》、《奇門遁甲》等等,雖然知道修煉是怎麼回事,也不過都是些初級內容,對修煉並沒有指導作用,一對比,就知道《轉法輪》才是真法,他把如何有效的修煉說的很清楚,語言直白,內涵卻洪微至極。法輪功講「真、善、忍」,這才是真正的佛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

修性修命,跳出三界,這不是秦始皇及歷代皇帝、儒家、道家都在尋找的嗎?卻讓我遇上了。我一下明白了很多解不開的謎:人為甚麼活在這世上,為甚麼會生病,為甚麼有苦難。人們追求成神、成仙,到處找,找啥啊,不就在這裏嘛?!那些又燒香又拜佛的,原來就三個字「真、善、忍」,就這麼簡單,一切都在《轉法輪》這本書裏。我這不是找到修煉的法寶了嗎?

我激動的哭了很久,心想,我甚麼都不要了,世上的一切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就本著這部大法修了。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樂於助人,告訴自己要做個好人,之前做的那些壞事一件也不做了,總是樂呵呵的,白天工作,晚上去九里之外的煉功點學法煉功,十一、二點才回來,風雨不誤。日常生活中甚麼都不執著了,人世間的一切都看淡了,當然家庭還得照顧好。農閒就和同修們去各地洪法。

那時真的就跟師父書上說的一樣,一身輕,騎車就感覺有人推,上陡坡我不蹬,自行車就上去了,我也沒和別人說過,一直就這樣,那美妙的感覺沒法形容。我每天除了幹好家裏的事情外,就是學法煉功。有人找我看病,我就給他介紹法輪功,村裏的人都知道法輪功不錯。不久我就在村裏成立了學法小組。

神奇的事一件接著一件出現。最讓我欣慰的是:在大法的感化下,三個兒子也慢慢的歸正,都娶妻生子,過上了安穩的日子。

證實大法、破除強制洗腦

法輪大法因其自身的特點,廣受國內外民眾的喜愛,到一九九九年,僅國內修煉人數達到近一億。妒嫉心極重的江澤民容不下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無理的對法輪功進行殘酷鎮壓。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嚴峻的考驗著我。

我知道共產黨的歷次運動都是以整人為目地的。而我父母都是中共黨員,父親每次運動都被整的很慘。我一時感到迷茫、壓抑,不知如何是好。我調整好心態,做好了思想準備,清醒的告誡自己:師父沒錯,法是正的,不管發生甚麼都要做堂堂正正的君子,不做小人。記得當時公安部門走訪調查時問:煉功後病好了多少?我毫不猶豫的填上「百分之百」的好了,我還向隨訪人員說了句:「我天天一身輕。」迫害嚴酷時,鄉里派人來看著我,二十四小時監視。

二零零四年春,我因在電線桿上寫「法輪大法好」,被警察發現,把我送到縣洗腦班,讓我在所謂「轉化」單上簽字。我拒簽,他們就放誹謗師父的錄像讓我看。我用手指堵住耳朵,閉著眼,背對著電視,不看不聽,我說這是造假,不是那麼回事,都是假的,都是誹謗。就有兩個人左右各一邊拉開我的手,用力扒開我的眼睛,我還是使勁閉著眼,大聲說:「那都是假的,我不看,我就是不看!」我對他們說「三尺頭上有神靈」,我不能沒良心,黑白不分,我知道咋回事。他們把我身體轉過去對著電視,我就轉回來,就是不看,他們堅持了三天,我抵制了三天。第三天晚上他們就撤了,再也沒來放錄像。

因轉化不了我,縣裏的領導找來全縣的婦女主任,兩人一班「轉化」我。她們像對待貴賓一樣對待我,餐餐都有雞魚肉蛋,我不為所動。我想她們是來聽真相的,就和風細雨的給她們講真相。她們有的也接受。每班講完如果她們還糾纏,我就背對她們睡覺,背法,發正念,她們無可奈何的就叫我「親媽」,叫得可甜了,以此來哄我,我就是心不動,她們沒辦法了就說我是「石頭」,「沒情沒義」,沒法整。我牢記師父的法:「一個不動能制萬動」[1]。我不怕,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因轉化不了我,她們無法交差,她們指使一個猶大來「轉化」我。此人曾經是當地的學法組協調人,在當地也小有名氣,惡黨對她許願:把我「轉化」了,就給她一個工作,工資很高。她鑽到錢眼裏去了。她來後,我起了憐憫之心,為她難過,我哭了。我不許她說話,問她:師父錯了嗎?這個法錯了嗎?誰對誰錯你心裏是非常清楚的,你做這種事你怎麼還好意思手裏拿著《轉法輪》?你都不配碰這本書!我為你難過,我為你世界裏的眾生難過,為你失去修煉機緣難過!我對她說:「你轉化不了我,因為我知道對錯,你好自為之吧。」猶大甚麼也沒說就走了,再也沒出現過。

這一次在洗腦班十天,邪惡之徒只能恭恭敬敬的送我回家。他們還非要送我三百個鵝蛋,我不要,他們堅持開車送我。結果送到村口我就讓他們停下了,不讓他們進我家,我就讓他們把鵝蛋送給村婦聯主任,主任知道後樂壞了。村裏人都說我傻,有便宜不佔,我姪子說:「你不要,給我也好啊!」我說:「那東西你要不得。」

進洗腦班我沒有怕心,就是堅持講真相,但這次被抓,我悟到是因為我的顯示心作祟,白天貼真相資料不注意安全,不理智,所以才招來這次魔難,在這裏也提醒白天講真相的同修,一定要理智,要謹慎,不要夾雜著人心去做事,否則容易出現麻煩。

利益心引起麻煩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四日,我陪同修回老家探親。去之前女兒給了我五百元錢,在那裏我們溶入當地洪法當中,和那裏的同修進行交流講真相,有序的做著三件事,都很出色。兩個月後,我們帶著資料往回返,出於禮貌本應給同修家的老人買些禮品的,也感謝這兩個月以來對我的照顧,但由於利益心沒去,我沒買,住在同修家麻煩人家那麼長時間都捨不得花錢,五百元錢又帶回來了,在做人方面都不符合常人的禮節了!結果我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我們上了火車,我為了珍惜時間想看書,從衣袋裏拿出書,還沒等翻開突然來個警察,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要帶走我。因事情發生太突然,我有點慌,同修趕快說發正念!這時師父的法打入腦中:「一個不動能制萬動。」[1]「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我一下子正念強起來:我學法是最正的!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惡,解體怕心,邪惡勢力怕我才對,我有師有法怕甚麼!這時警察要翻包翻行李,因有資料在內,我說我們沒有帶違法的東西,他說那也得看一下,我求師父加持,心想:你看甚麼呀,師父都肯定了我們,我們就是神,你小小一個人怎能看見神的東西呢?你摸不著也看不見,結果東西就在裏面,手還在摸著呢,嘴裏卻說:「甚麼都沒有。」師父化解了魔難。師父說好事壞事都是好事,我要把壞事變成好事,我面對警察、全車廂的人,大聲講起了真相,我說:法輪功是好的,祛病健身有奇效,如果在座的身體有病,你馬上試一試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病可能就能好。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不信你們回家找一本《轉法輪》看一下,你自然就明白了。

到站警察帶我們去站前警室,問我倆誰煉法輪功?我說我煉,我想護住同修,又問同修,同修說:我知道真善忍好。警察看看她沒吱聲,我對同修說:「你還不走?」同修拿起東西走了。警察送我去看守所。一路上我不停講真相,連說帶喊著「法輪大法好」。

到了看守所,和一些貪污犯關在一起,她們大都有錢,又很年輕,有一個年僅十七、八歲的女孩染著白髮,行為不端,可她們卻享受著特殊待遇,吃啥有啥。有個三十七、八歲的犯人,瘦得皮包骨,起臥都很難,老是哭。我問她怎麼了?她說被判了十四年刑,有一個八歲的兒子,她想家、想孩子,說活不了了,非常悔恨。看著這些生命我也流淚了,我必須救她們,讓她們知道法輪功真相將來得福報才是對她們最好的。於是我就講真相,告訴她們法輪功是咋回事,告訴她們善惡有報是天理,我說做人要分明善惡,支持善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福報。我告訴想孩子的那個人,生命才是最珍貴的,有生命才有希望,你要信我的話,你就每天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生命就能出現奇蹟。她很相信我,當時就念起了「法輪大法好」。

有一天早上我被提審,獄警叫我戴手銬,我想起了師父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3]我和藹的和他說,我不戴手銬,因為我不是壞人,我學的法輪功是好的,我說你看我像壞人嗎?他說那就不戴吧。到審訊室,讓我坐在一個籠子一樣的椅子上,一個人拿著筆等著記錄,問我很多問題,我都善意解答。當他污衊師父時,我急了,大聲說:「我師父是清白的!」在看守所被非法關了九天我回家了,簽「保證書」、簽字一類的事連提都沒提。

第九天是姑爺來接我的,看守所一毛錢也沒要,飯錢也沒要,可是我姑爺從來的路上到回家幾天的日常消費一共花了五百元錢。我這才意識到原來這次的魔難是因我當初的利益心引起的,該花的錢不花,有人心就有麻煩。這樣轉了一圈,壞事變好事,把這裏該救的人救完了,該花的錢花完了,魔難也就化解了,我也就該回家了。

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還發生好多神奇的事,相信同修們也都有過,只要真正的信師信法,神奇事不斷。兒子們因為工作離開了東北,我也跟著他們一起來到河北的一個縣城。到了這裏第一件事就是找大法弟子。師父慈悲,我很順利的就溶入到了當地的學法組。我家的「小花」也越開越盛,子女都支持大法,兒子們都規規矩矩過日子,三個兒媳也都得法修煉,福報連連,日子過得紅火。

自修大法以來,我感到世界上就我最幸福。我感恩師父,感恩大法,不管修煉道路還有多遠多長,崎嶇或平坦,我都會謹遵師父的教誨,修去名利情,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叩拜偉大的師尊!謝謝同修們!

個人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