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和大法讓我的生命變得美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八日】

得法

大約是一九九二年的一個夏天早上,在我就讀的醫科大學圖書館前,我第一次看到一對老夫妻在煉法輪大法的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當時,我並不知道這是甚麼,但一走一過時,我看到他們的手繞著全身上下都走一圈,當時,我就在想,這非常聰明呀,一上一下,就把全身的脈絡都涵蓋了。後來,在一九九四年暑假回家時,看到爸爸媽媽在煉法輪功,我才知道原來這是法輪功。

當時,我並沒有太在意。一九九五年畢業前,我有種強烈的感覺,我覺得我在將來會有一個信仰,但不知道是甚麼,並且那個時候,我自己就明白,「修煉」應該是修在先,煉在後。一九九五年回家後,看到媽媽有一本《法輪功》(修訂本)。我喜歡看書,一般甚麼書都會看看,所以我也經常拿起看。看著看著,我突然發現一個問題。我從小看書到大,幾乎看每一本書,都會有自己的見解,都會從每一本書中發現一些我不認同的觀點或想法,尤其是現代醫學書,我更是不能認同其中的很多理論和假說,雖然是在醫科大學裏讀書,但我對現代醫學的治療理論和效果,並不是很信服。但這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怎麼看了這麼多遍,怎麼一點問題都沒有了?再後來,又看了《轉法輪》一書,雖然,當時對裏面的有些名詞很陌生,但從來都沒有一點抵觸的想法。媽媽一直催促我學法煉功,我仔細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因為我知道如果我選擇學了,那會伴隨我一生的。有一天我坐在公交車上想,到底學不學呢?這個功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人的,是好的,應該學的。當我這樣一下定決心學法學功時,立刻覺得車外面的天空變得和我的心情一樣,非常清爽的感覺。

決定學了,我就認真的和父母及同修們一起每天學法煉功。很快,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每到週五晚上,我就開始渾身發燒,到了週日晚上就好了,不會影響正常上班。雖然,渾身上下發燒,骨頭痛,但頭腦異常清醒,這與修煉前的發燒,意識昏昏沉沉一點也不一樣,所以,渾身酸痛的我躺在床上,咯咯的樂,因為我覺得這太有意思了,怎麼會這樣呢?!還有一次,冬天傍晚在戶外煉功,天很冷,那一天我又痛經比較嚴重,所以,走在半路時,想到底去不去呢,又一想, 還是去吧,結果就這一念一閃過,我的小腹部位立刻就不疼了,那之後,我的痛經的毛病就好了。這些聽起來,可能有些人不相信,但真的是我親身的經歷。我和大家一直這樣集體學法,集體煉功,一直到一九九九年。

大法改變了我的我行我素的性格

從小我的性格就比較獨立,父母除了正常管教我以外,一般也很少干涉和限制我的想法和做法,自己也養成了無拘無束的自由性格。長大後,我考上了重點大學,畢業後,又在一家很知名的外企工作,很快就做到了部門經理和資深經理的職位,一直做了十年多。從小到大,我的生活、學習和工作,都很努力和順利,這更讓我養成了一種追求自由和我行我素的性格。我不喜歡自己被約束,也沒有誰能約束住我。尤其是我是不喜歡做的事,我一點都不會去做。在大學裏,上政治學習課是系主任主導,而且算學分,我也不去上,因為我覺得那無聊。在工作中,如果總裁或總監說的話不在理,我也不買他們的賬。結婚後,先生也一直讓我按照自己的意願去生活。 在一般人看來,我待人很好,人也很努力,所以,在生活和工作中,雖然個性很強,但口碑還是很好,周圍的生活和工作關係都還很和諧。也可能正是因為這種獨立而行的性格,在一九九九年,二十四歲的我,獨自一人去了北京信訪辦,去為大法講句公道話。

但事物都有兩面性。近幾年,隨著不斷的學法,我越來越意識到這樣的性格需要改一改了。因為師父說:「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1]我意識到,我做事情,大多都是出自於自己的喜好,出自於自己的情去做事。這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師父教導我們:「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2]。而且,師父在《轉法輪》開篇就寫道:「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1]

在我學師父的各地講法時,我更深深的明白了師父對每個生命的慈悲,師父把最美好的一切帶給了每個生命,為每個生命都付出了很多……當我明白這些後,我深深被師父的慈悲所震撼著,我不再為之前我的追求自由和我行我素的行為和性格所感到愜意,相反,我感到很羞愧難當。因為,我感到自己太自私、太不好了,我沒有為別的生命著想,更沒有真正的做到真心的為別的生命負責。

知道了法的要求後,我就儘量的去改自己。剛剛開始時,在有的項目中需要配合的時候,我就很刻意的儘量讓自己的第一念先不去考慮自己,先去考慮這個項目的需求,先考慮別人的處境。當這樣的做法持續一段時間以後,我發現,我明白了一點點「隨其自然」的道理,而且各種事情也進展的很順利。

在工作中,在自己能知道的情況下,多為別人去考慮,哪怕自己多花些時間多一道工作程序,給同事的工作帶來了方便,我們同事之間的關係也潛移默化的變得更默契了。

在生活中,我也是儘量的去做到多考慮別人,把自己最好的東西先給別人。一位朋友的媽媽來探親,我就像對待自己的親姐姐一樣誠心誠意的待她,做到我能想到的一切,我覺得自己做的很自然很普通,但後來當我跟她講真相和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時候,她說:「某某(指我),別人說的我不相信,但你說的甚麼我都相信。」她真的馬上就開始念了。過了一週,她打電話告訴我,她晚上有失眠的症狀,以前她也念過其它的東西,沒有啥作用。但一天晚上,她躺在床上念了一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她突然看到一朵藍紫色的蓮花,她不敢相信,又試著念了一遍,又看見了,連續三次,她都看見了。她覺得很好很神奇,並且她的失眠也好了,她激動的說,她要把這些告訴她認識的一些病友們。我真的為她的健康和善舉感到高興。

還有一位以前的同事,我一直都很真心的關心她,我來到海外後,她在電話裏說:「姐,你是一個可以託付生命的人。」當時,我真的知道這句話的份量,我知道這也是師父讓我明白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所肩負的責任。

再後來,學到了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講到這個問題,我想起了當年給你們處理一些問題時的一件事情。把你們生命最微觀上的一切都處理完了,我發現還不對勁兒。在你們生命構成的更隱蔽處我發現連那些基本物質都變異了,頑固的形成了一切不可改變的東西。這時在其他神來看,生命的本質都不行了,這個宇宙根本就無法再要了,但是我都給你們把它改變過來了。」[3]師父還講:「我還發現人類發生變異是因為在很高層次上有相當高的物質發生了變異造成的,而這種變異的東西相當的頑固。在人這兒它直接的表現形式是和現在的年輕人那種表面行為有關,不負責任、吊兒郎當、為所欲為、大喊大叫、放音樂跳甚麼怪裏怪氣的舞、甚麼打遊戲機,反正滿腦子都是所謂現代生活那些東西。」[3]讀到此,我突然明白了,我的那種我行我素的性格,其實是一種變異的東西。真的非常感謝師父,讓我明白了這些,也幫我去掉了很多這些變異的東西。

幾十年來,我的自由散漫、我行我素的性格,我從來都沒有想去改變過,也知道沒有哪個人能讓我去改變。真的只有師父和大法,讓我從內心深處知道了甚麼樣才是更美好的生命,怎樣去做一個更好的有益於他人的生命。同時,師父給我去掉了很多自私的變異的東西,讓我的生命變得更美好,謝謝師父!

再一次認清「情」的一點體會

前兩年,我心裏與當地同修總有一些間隔。雖然,不是那麼強烈,但我知道它的存在。感覺在同修之間,缺少一些平和,集體學法和交流有些走形式,另外也看到一些項目協調人或活動組織者只是想讓你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做即可,好像缺少了一些真的為了項目做的更好,真的為大家的學法和提高而負責的用心。師父告訴我們:「好的那一面已經看不見、已經隔開了,你們看到的永遠是沒修好的這一面,但是你們不要不抱著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4]雖然自己感性上知道這個法理,也在向內心去找和去修,但感覺還是沒有完全去掉這種間隔。

可能因為自己真的是在不斷努力的想去掉這不好的東西,師父看到了我的心。在一次,我在自己就讀研究生的大學裏舉辦了一個真相紀錄片放映活動。在這次活動中,師父讓我看到了整體的力量。活動舉辦之前,如何去申辦以及找哪個部門,我是一無所知。當時,還要配合多倫多的放映活動做印刷宣傳資料,製作展牌等事情。細節多時間緊,但這每一個最關鍵的時候,平時默默無聞的同修們都伸出了溫暖的手,其中大部份同修都是我從來不認識的,這些素不相識的同修們在自己很忙的時候,一聽到是講真相活動的需要,他們都給予了真誠努力的幫助,這真的讓我非常非常感動,我心裏的那種間隔被去掉了很多。

一天傍晚,師父讓我看到一句大法弟子寫的歌詞「不會嫌棄」而點醒了我,那一刻,我的眼淚嘩的下來了,我心裏真誠的對師父一遍一遍的說:師父,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知道了,原來自己一直是在嫌棄同修,一直在用「人心」和「情」對待同修。面對老弱病殘和貧困的人,我不會嫌棄他們,還會盡力幫助他們,但對於同修的一些行為做的不像個修煉人時,我心裏卻在嫌棄他們。我是在用人的「情」在對待這一切。師父說:「因為人有情在,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所以有很多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我們就得把它看淡,最後完全放的下。」[1]

正因為我的空間場中強大的「情」的存在,使得我不能時時刻刻都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慈悲的心態,使我才不能更好的去寬容他人。當我真的從心裏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時,真的是又高興又萬分羞愧。

另一件事情,又讓我看清楚了「情」這個東西對於修煉人來講是要去掉的! 一次去外地賣神韻票,因為搭檔的同修覺得票點不需要兩個人,他就一大早改主意去做他自己喜歡做的「掛門把」了。那一天,有三個人來買三張票,他們想當場拿到票。我與熱線又是第一次溝通,接熱線的同修又執意的想把票郵寄給顧客,一點也不想為顧客預留票,後來,協調不下,顧客就改主意決定改天去劇場買了。以前,自己也是總喜歡做自己做的事,但作為修煉人真的不能按照自己的喜歡去做事,去掉「情」,去掉自己的喜好,理智的去面對該做的事情,可能事情整體會有更好的結果。 非常非常感謝師父,又讓我認識到了這束縛我已久的觀念和物質!

以上是修煉中的一點點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