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不易 才要更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修煉兩年的新學員。小時候由於自己怕心太重,沒有是非分明的觀念,加上父親的極力反對,一直沒有修煉。不僅如此,還特別不理解媽媽,不理解她為甚麼不顧家裏所有人反對還要堅持修煉。

走進大法中修煉 有多「難」

我母親於一九九六年得法,可自打我記事開始,迫害就開始了,在這種邪惡的環境下,媽媽總是故意把真相小冊子放在我的床頭,一有空餘時間就放師父講法錄音讓我聽,可我就是不看也不聽⋯⋯第一反應就是趕快藏起來,不要叫別人看到,那種強大的阻力使我有自卑的心理,每次邀請小伙伴到家裏玩的時候,我都會做很大的思想鬥爭。因為媽媽總是給他們印著「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小護身符,我擔心他們不和我玩,這種強烈的怕心,以及老師和全家人的恐嚇,使我不能明白大法的真相,也是我得法的重大障礙。

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大學,由於熱愛媒體工作,畢業後就職某報社旗下的網絡媒體,至此,所謂的新聞理想徹底灰飛煙滅,我開始攀比、虛榮,也順勢隨波逐流,甚至覺的拿「稿費」都理所當然。那時候我臉上長滿了痘痘,最終心裏的極大落差和複雜的人際關係壓的喘不過氣來,因為沒人教我該如何處理,二零一七年,我選擇從報社辭職。

在親戚朋友看來,他們很不可思議,雖然那時候我還沒有完整的看過《轉法輪》,對物質利益的法理一點概念也沒有,但媽媽潛移默化的教育無時無刻不影響著我,所以辭職那一天我感覺到如釋重負,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真的都是師父的安排。

同年,在媽媽的說服下,我抱著懷疑和試探的心理抵達紐約,由於母親在中國國內沒有受到過直接迫害,加上自己固執,被迫關閉自己了解真相的途徑:對於大法弟子被迫害這些事實根本不信,一概避而不聽。但聽同修阿姨們講述被迫害致流離失所,輾轉到美國的真實經歷後,我才真正意識到,原來我才是那個被中共洗腦被毒害的人,而且從上學開始到參加工作這二十年, 洗腦得很徹底。

我開始自責和反思,對於自己曾經的叛逆心理與媽媽每天作對後悔不已,消除懷疑並且放下了戒備後,我開始不斷翻閱一切我所接觸到的任何網絡信息,連續好幾天不睡覺,一口氣看完所有節目。

雖然對大法有了全新的認識,但距離自己真正修煉,還差得太遠。

如同鋼水溶化「木頭渣兒」 在大法中修心去執

二零一八年六月,我有幸在華盛頓法會上第一次見師父。劇場很大,我距離師父很遠,看不太清楚師父的面容,只知道師父進來的時候,我周圍的人都哭了,我還心裏納悶:有甚麼好哭的?我才不要哭。可是沒等師父說上三句話,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甚麼原因,我淚流滿面,腦子一直努力回想小時候看到的《轉法輪》中師父的照片,就更加控制不住我自己,那時候我告訴自己:現在修煉還不晚。

三個月的景點講真相我並沒有甚麼收穫,感覺自己一直在例行公事,再加上每天學法的不夠,以至於遊客問我稍微深一點的問題,我都回答不上來。我很自責,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去提高,我想應該發揮我在中國國內的專業在媒體上多救人。就這樣,我有幸加入了媒體的修煉環境,也開始從自身修煉中知道如何提高和如何「精進」。

新聞部的工作每天都很趕時間,分秒必爭,我的工作是新聞圖象編輯,這意味著直接參與講真相救人,我不敢有一絲一毫的疏漏。記憶最深的一次,我在做新聞的時候,由於時間很緊,人手不夠,臨時有一條神韻交響樂的新聞分配給我來剪輯,但自己業務上還不熟練,怕影響播出,同修A主動幫忙剪輯,總算趕上了播出。

可事後,負責人語氣強硬的在群裏質問:神韻交響樂為甚麼用了抖動的畫面?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是推卸責任:反正又不是我做的,我假裝沒看到就是了。可越想越不對勁兒,我不是在修煉嗎?人家不也是為了幫助我嗎?我怎麼還有責怪的念頭?這個一定不是我。整理了思緒後,我回覆負責人說:「是由於自己的疏忽,下一次一定注意。」可話雖然發去了,表面工作也做足了,但心裏還是不舒服。就在這時同修B連忙回覆說是因為自己沒盡到責任,最後排表應該好好檢查。沒過多久,同修C說,因為自己給的畫面取景不好。我到家後,幫助我剪輯的同修A很自責的道歉說由於時間太趕⋯⋯就在我感覺無地自容之時,負責人的語氣也變的溫和起來,說整體配合趕上播出已經很好了。

「整體配合」[1]這四個字讓我悟到這不是在工作,是實實在在的修煉,是大家遇到問題苦難找自己的心,這麼重要的新聞我不找自己的原因反而推卸責任,跟同修比起來我實在是太差勁了。

師父講:「一爐鋼水要掉進去一個木頭渣兒,瞬間就找不到它的蹤影。我們這麼大的法來容你一個人,消你身上的業力,消你不好的思想,等等等等,那是輕而易舉的。」[2]

事後,我深知這修煉環境對我來說有多麼的來之不易,在大煉鋼爐中,我們難免會碰到矛盾和摩擦,師父也說這些都不是偶然的,是為了提高心性的。那些不好的思想就如同一個個的木頭渣兒,但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做,並且時刻提醒自己心性的提高,事情總會變好。

當然在修煉中困難還是有很多:有在工作上力不從心著急的時候;同事說兩句不好聽的就委屈落淚的時候;也有抱怨上夜班太困上班太累的時候⋯⋯但每當這些負面思想返上來的時候,我都會想我為甚麼當初要來台裏?我為甚麼要修煉?這之後我也深深的感受到師父賦予每一個大法弟子的使命,也更加覺的「大法弟子」這個稱號是多麼的驕傲和自豪!

自己和環境的轉變

今年十一月紐約布魯克林大遊行,由於工作原因,我沒有參加到遊行隊伍中去,也是第一次在遊行隊伍的外面發真相資料講真相,但是這次,我明顯的感受到了講真相的提高。

以前我在景點給年長的叔叔阿姨講真相的時候,他們都會覺的:「你這小姑娘懂甚麼歷史啊?甚麼都沒經歷過。」但這次沒想到自己會氣場十足脫口而出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也從他們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他們肯定的一面。有的還不禁感歎說:「你們法輪功還有這麼多年輕的人修煉啊!咋修煉啊,我也去看看!」

這些轉變的背後一定有師父的加持,和每一位同修齊心合力組成的壯觀隊伍,把他們給震撼住了,雖然我只是在這其中的一個微小粒子,但明顯的感受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也為我以後講真相增添了許多信心,我知道我不再是那個甚麼都不懂,一問就愣住的年輕小同修了。

在這期間我也試著給中國國內的父親和親朋好友們講述我在美國的一點一滴,他們從開始的極力反對我留在美國,到現在慢慢理解和轉變了對我和媽媽的態度,我知道這是一個大關,也是對我這樣一個新學員來說,修煉堅定與否的考驗。

感謝師父把我從常人這個大染缸中撈出來,我一定會做好!

這是我第一次寫交流心得,每句話還需要反覆的推敲和法理的梳理。難免有不足之處,還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新唐人、大紀元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