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廣神韻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於二零一三年得法,修煉六年,時光轉眼即逝。靜下心來回顧一下,自己的變化真的是脫胎換骨,我的內心都充滿了無限的感恩,感恩師父、感恩大法。今天,有幸藉此法會──這個殊勝而莊嚴的日子,將自己在神韻推廣項目中的一些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今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加入了神韻推廣小組。神韻純善純美的舞蹈與音樂讓我心中不由得升起神聖感,發自內心的喜愛和讚歎!當時的我既開心又納悶,嗯,怎麼我會莫名其妙的進入神韻推廣組呢?不過,我相信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能夠使大量的眾生在美妙的享受中得救,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我堅定了正念:神韻救人的意義重大,我一定要盡力做好。

神韻的推廣是一個很好的修煉機會,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安排了一切,讓我們在修煉中提高自己,在神韻的推廣中成熟,並救度新加坡的眾生。

十月,我第一次和同修們共同參與了二零二零年神韻日本之旅的推介會。神韻推廣組和演講組的每一位同修,正念都很強,對此也是相當的重視。大家都默默的付出了自己寶貴的時間與精力,每晚趕稿都至深夜兩三點。那次推介會,我原本只是負責寫整個行程安排的文稿,卻因為人手不足,同修推薦讓我自己講解自己的文稿。在同修們的鼓勵與支持下,我堅定了自己的正念:「只要我多努力一點點,就能夠多救一個眾生」。於是我便全身心的開始著手寫初稿、幻燈片的製作,到最後的定稿。由於是第一次做,沒有任何的經驗,同修們都給予了我大力的幫助,他們不厭其煩的提出建議,幫我修改文稿,以便做到最好。那時,大家的心中就只有一個共同的願望:「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到推介會的那一天,要輪到我上場之前,我的腿一直在發抖,心一直在跳,一直不停的請求師父加持我,而內心也在一遍又一遍的對師父說:「師父,是您要我做這件事,那我就高高興興的去做吧,我一定會做好的。」頓時,感受到強烈的能量,所有的擔心與恐懼全部瞬間消失了,我真正的為師父的慈悲所感動。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那次推介會舉辦的非常成功,受到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評。

忙碌了一陣子,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可是,緊接著又收到了負責人的通知,又要舉辦第二次神韻推介會了,問我是否要嘗試一下做「神韻」的主講,我毫不猶豫的回絕了。因為我不僅要工作又要照顧孩子和家庭,而且每次彩排都要和其他老師調換課程,路途又很遠,每天已經是忙的團團轉了,哪裏還有那麼多的精力和時間再來一次呢?心裏不由得埋怨起來。過了兩天,看到群組中負責同修說他這次做主講的信息後,一種愧疚的感覺湧上心頭。我忙,難道同修就不忙嗎?他們要承擔的事情更多啊!可惜,參與神韻推廣的同修真的是太少了,如果我拒絕,這一方的眾生要怎麼救呢?要如何跟師父交代呢?在仔細考慮後,我主動發信息告訴大家,這次我來做推廣神韻的主講吧!

口頭答應是很容易,做起來可還真的是不簡單啊!一接過講稿我就傻眼了,兩個星期內要把那麼多的內容全部記在心裏,而且神韻的份量又是何其的重要,對我真的是一個大考驗啊!與此同時,準備講稿的時間又和學生即將考試的時間相撞,對於一位老師來說,學生的成績關係到自己的事業前景與名望,所以心理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不由得抱怨的心起來了,

內心再也不想承擔這樣的任務了。有一天,我和先生訴苦說:「講稿真的是很難背,忙完這次推介會,我要退出了,真的沒有時間每次這樣忙碌,家裏、孩子、學生、批改功課,我覺的好累啊!」但是,無論我怎樣的抗拒,我還是勉強繼續做下去,心想,怎麼能洩氣呢?不知不覺,推介會的時間要到了,講稿我也已經背熟了,心中也有了十足的把握,但是怕發揮不好的心還是無法克服。推介會的那天早上,我起床後先發正念,然後學了一講法,接著彩排了二次,感覺自己一定能夠出色的完成任務,畫下一個完美的句號。這樣,無論對師父還是對同修都有了一個交代。

我信心滿滿的帶著兩個孩子趕到會場,腦中浮現出自己上台演講時的精彩畫面,心中充滿了歡喜。活動正式開始了,可是偏偏快要輪到我上場前,突然感覺自己的頭很暈,想要嘔吐,上台後,腦中一片空白,台詞怎麼瞬間就變的完全沒有了順序,思路全亂了,我知道是干擾來了,心中不停的求師父,慢慢的,心情平復下來了,思路也清晰了。可是因為我一個人的失誤讓整個推介會失色不少。我這才意識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一思一念都是至關重要的,努力向內找,發現我有一顆為私為我,求安逸的心。

我的心情很沮喪,以為同修們一定會責怪我。相反,大家卻都在安慰與鼓勵我。

推介會結束了,我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家,心中充滿了自責與愧疚。打開手機重新看了一遍神韻二零二零年的宣傳短片,頓時,一種真真切切的心痛的感覺撕裂著我的心肺,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心在痛的滋味,只覺的胸口被堵住說不出話,連呼吸也不能正常了,我的淚水忍不住奔湧而出,那時的情感已經無法通過語言來表達,只能借助無聲的眼淚,一滴兩滴三四滴,一行兩行淚千行,心中對師父充滿了無限的愧疚。捧起師父的法像,心中唯一能夠想到的話就是:「師父,弟子對不起您。」

越哭越傷心,我無法原諒自己的過失,覺的自己簡直太沒有用了,連這件事都做不好,真的是給師父、給大法丟臉。隨即拿起電話告訴同修們,我要退出神韻演講組了。

我的二個兒子一直在身邊給我遞紙巾,輕拍我的肩膀,安慰我。這時,我的大兒子說:「媽媽,您為甚麼哭,其實您今天表現很好啊!即便是這次沒有做好,下次做好就可以了,怎麼能夠輕易說放棄呢?而且時間已經真的不多了。」我驚訝的看著我的大兒子,他聳聳肩說:「我也不知道我為甚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他連說了三遍。我的情緒頓時又失控了,我知道這是師父慈悲的點化與鼓勵。那一晚的夜是如此的漫長,我儘量讓自己入眠,讓這一切傷心的事忘在腦後。不知哭了多久,早上睜開眼,感覺到我的枕頭都是潮濕的,看著房頂,眼淚還是不停的流。為了麻痺自己,我起身開始不停的做家務,然而無論怎樣做,前一天的事卻依然揮之不去,淡忘不了。我這是怎麼了?我坐下來讓自己冷靜,突然意識到如果自己沒有做好就退出,誰傷心呢?難道不是師父嗎?而誰又在高興呢?不就是舊勢力嗎?如果有一天突然師父說正法結束了,我沒有做好我該做的,沒有完成我的使命,我要怎麼辦?那時的心會不會比現在更痛百倍,千倍,萬倍呢?那時的自責與愧疚感會不會比現在更讓我痛徹心扉呢?想到這裏,想到了師父,師父為度化我付出了多少辛勞與承擔了多少的業力,卻從不計較,依然對我充滿了慈悲與關心,而我卻只想著自己,做一點點大法的事就牢騷滿腹,難道我只是想從大法和師父那裏得到好處與庇佑嗎?多麼卑劣、骯髒的心。再回頭看看自己自私自利的心,簡直是無地自容。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可以消沉下去,不可以讓六年的修煉時光白白的浪費,必須立刻爬起來,迎頭趕上。突然,感覺頭腦清晰,明白了自己接下來要如何做了,心中豁然開朗,擦乾眼淚,看著師父的法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知錯了,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的生命來源於大法,我是法中的一個粒子,和大法是一體,為大法做事就等於為自己做事。對師父有一顆感恩的心,可是要落實到實際行動中,知恩圖報,真心助師正法。弟子一定在法上歸正自己,一定不辜負您的慈悲苦度,弟子一定要跟您回家。」

晚上,打開手機,接到了同修們打來的電話,也看到了他們關心與鼓勵的信息,同修們都在等著我回來,都不想落下我,我深深的被感動了,我為有這些正念強、精進不止的同修們驕傲,也為自己能夠加入這個項目而感到慶幸。在此,我誠摯的感謝神韻推廣組和演講組的每一位同修,謝謝你們的包容與支持,謝謝你們一路的陪伴,我要重拾信心,與你們並肩同行。

回想整個推廣過程中,師父無時無刻不在看護著我們。明白了作為大法弟子,無論我們做甚麼項目,在項目中承擔甚麼角色,關鍵在於我們能夠在各自的位置上純淨自己,證實法,圓容法,共同展現師父的洪恩和大法的威德;也明白了真正的配合是一種完全無私的心態,真心去配合,能夠做到放下自我,成全別人,成全整體,圓容師父所要的,這樣才能把證實法的事情做好;也明白了不管再大的事,只要隨時記得自己是有使命的大法弟子,記得自己的責任,沒有了為私的衡量,就能突破一切;也明白了在法的面前知道自己謙卑,知道自己努力向上修,不斷純淨自己,這個心態,才可能讓法的威力通過自己的所作所為而體現出來。

正法的時間快要結束了,我們能夠救度眾生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在以後的時間裏,我要更多向內找,修好自己。

感謝師父給我參與神韻推廣、並在其中修煉提高的機會!在這裏我收穫了滿滿的幸福和感動,還有震撼。真的是感到無比的自豪與榮耀。

推廣神韻是兌現我們誓約的絕佳機會,也使我們能夠在修煉方面取得快速進步。我真的希望有更多的同修能夠加入進來,共同兌現我們的誓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珍惜師父給我們的這個巨大的機會。

最後,恭錄師父的一段經文,與大家共勉:

「大法弟子是人類的希望,而且是唯一的希望。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責任重大,唯有修煉好自己才能做好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事。」[1]

再次感謝師父的安排和鼓勵!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叩謝師恩!謝謝同修!

以上交流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巴黎歐洲法會的賀詞》

(二零一九年新加坡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