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逆流而上的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從得法到現在已經有四年的時間了,真的覺的是轉眼間的事。從和先生(同修)在家裏學法煉功到溶入整體參加集體學法、洪法活動,再到參加媒體項目,過程中遇到過很多心性考驗,有時也會因為沒過好心性關而沮喪。覺的時間永遠也不夠用。

明慧修煉交流文章讓我學會向內找

剛得法時,聽同修交流在修煉中要向內找,找到自己的各種人心,各種執著,要像剝洋蔥一樣一層一層修去人心。還要從自己的一思一念中去修。當時我很迷惑,這要怎麼找?從哪裏找?從哪裏開始呢?太難了。我是個修煉人,可是連問題都找不到,如何修呀?!有時候我自己覺的師父是不是不管我了,我為甚麼沒有遇到過像同修交流過關的事呢?一定是我太差了,連過關的資格都沒有了嗎?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上明慧網,看到大陸同修在那樣艱難的環境下還修的那麼好,很多修煉故事讓我落淚,真了不起。慢慢的我明白了,我們的一思一念都要對照「真、善、忍」去修、去做。師父說:「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甚麼是好甚麼是壞?就是用他來衡量的。」[1]師父還說:「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

先生是一個項目的負責人,我也有參與其中,也會積極配合他。有一次,我們因為項目的事情爭吵了起來,我認為他的想法不對,沒有站在法上,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卻說我不配合他,潑他冷水。他很生氣的說:「你可以百分之百的配合別的同修,而且很和善,為甚麼對我的看法總是有意見,就不能配合我嗎?」可是我覺的我沒有錯呀,作為同修有甚麼不同的看法可以提出來呀,難道他說的就一定都對嗎?我突然想到我是修煉人,不是要按照「真、善、忍」去修自己嗎?我忍,不和他爭吵了,可是眼裏卻都是淚水。我想起師父的法:「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我忍是忍了,不過不是修煉人的忍。

事後我冷靜下來,仔細想想:我為甚麼生氣呢?為甚麼覺的委屈呢?為甚麼我覺的他的想法不對呢?為甚麼我總是有不同的意見呢?第一,顯示心,顯示自己比他修的好;第二,妒嫉心。師父在講到妒嫉心這個問題時說:「別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別人高興,而是心裏不平衡。」[1]師父還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

其實我跟先生同修也是一個小整體,如果我們不能配合好,不也影響整體嗎?從那之後,我更積極的配合先生同修了。

做媒體項目中看到自己的黨文化

我的常人工作是三班倒,休息時間很不規律,所以沒有參與媒體項目。幾次媒體項目負責人問我有沒有意願參加媒體項目,我也想參加,不過因為時間上不能配合,擔心自己做不好耽誤證實大法的項目,我婉拒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我從師父講法中明白:大法弟子要走自己的路,有些同修做媒體項目,有些同修通過網絡講真相,有些同修常年堅持在景點面對面講真相,我的路在哪裏呢?這個問題一直在我腦海裏揮之不去。媒體項目負責人又問我:「我們開了網絡上傳文章的小組,你在家裏用電腦就可以做,而且不限制時間,有時間就做,如果工作忙就可以不做,你可以先學一學,嘗試一下,我讓小組負責人給你做培訓,只要你會使用電腦,很快就上手了。加油!」我爽快的答應了。我想一定是師父聽到我內心的聲音吧,給我指了一條路。謝謝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

我對電腦並不是很精通,學起來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在同修耐心的指導下,我學會了上傳文章。我為了節省時間,很多細節的地方沒有按照小組負責人的要求去做,覺的差不多就行了,讀者應該不會看那麼仔細的,先上傳了再說吧。隨後小組負責人婉轉的指出了我沒有按要求把細節都做好,我一下子就臉上發熱了。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我怎麼做事這麼不認真呢?這可是大法項目呀!這不是糊弄事嗎?這不是黨文化嗎?我以為自己沒有黨文化,或者這方面因素很少,通過這件事我意識到有些黨文化根深蒂固,很多觀念中都有,真是藏的太深了。現在更能明白媒體項目的重要性了,不久前我還加入了視頻製作小組,我體會到了師尊的慈悲與偉大,讓弟子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路。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過病業關,師父在我身邊

我身體上沒有甚麼大的問題,就是時不時的頭痛,一疼起來上吐下瀉的,真的是很難受。我很清楚這是師父在消除我的業力。我小的時候因為受到驚嚇而出現了癲癇,一直到我上高中才好。那不就是腦袋裏的病嗎?頭痛是師父在幫我消業呢!有一次在參加神韻推介會彩排時,突然我頭很痛,可是我是負責記錄的,不可以離開。我發正念,還是疼。我背《論語》,還是疼,而且越來越疼,開始出現想要嘔吐的反應了,不過還可以忍一下。在這時到了六點發正念的時候了,我讓自己靜下來,請師父加持弟子,就在那一瞬間,一股熱流從頭頂下來,頭一下子就不疼了,太神奇了。我第一次真真切切感覺到那股熱流。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感恩師尊慈悲守護!

師父說:「在神看來,在這滾滾的洪流中,誰能不隨波逐流、誰能站那兒不動,這個人已經是了不起了!不被帶動,這人太了不起了!可是大法弟子呢,不但不被帶動,還逆流而上!」[3]

修煉很嚴肅,我要更精進跟上大法進程,因為修煉人是逆流而上,不進則退。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二零一九年新加坡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