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矛盾一定要向內找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我和同修A在明慧站內信箱一直保持著聯繫,十年多了,雖然互相沒見過面,也不知道對方在哪個城市,但由於在證實法的項目上早期一直有合作,彼此還是信任的。

年初時,有一件事情,同修三次問我,我三次給他解釋。由於平時很忙,所以每次回覆都比較簡短。我覺的自己把問題說的很清楚了,但同修仍然問。其實第三次回覆時我心裏已經不耐煩了,加之最近兩年與同修的聯繫少了很多,所以開始懷疑起同修的身份了。當他第四次又問我同一個問題時,我不客氣的說:「你這樣沒完沒了的反覆問,都使我懷疑你的身份了?!」同修的反應可想而知,他很生氣的回我:「之所以最近一段時間不願意跟你聯繫,就是覺得你負面思維太重。」

這一下惹的我氣血沖頭,憤怒的回了他一句:師父講了:「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1]是不是你自己負面思維太多了?!

發完信件後,我餘怒未消,坐在那一個勁兒的往上翻他的不是:總是自以為是,覺的比別人強,說話總是高高在上的,夠了,不論跟他說甚麼,都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甚麼都想知道,像個「偵探」似的,夠了,越想越氣。

一方面心裏氣的夠嗆,一方面腦子裏很清楚想起師父的講法:「如果別人衝擊了你的意見,衝了你的氣管,你覺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別人針對你哪個問題對你提了反對的意見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見、你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要起來反對、辯解,因此造成跑題與不顧,哪怕是最善意的辯解,你都是在證實自己,(鼓掌)因為你沒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時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2]

我想我得向內找,強壓著怒火,我找自己到底這件事情觸動了我甚麼,竟然讓我這麼生氣。不能被人說的心?怨恨心?疑心?……找出了一堆心,我嘗試發正念消除它們,但不起作用。表面上是在發正念的樣子,可腦子裏想的都是同修如何不好,一刻都消停不下來。一直持續到晚上我要學法的時候,還是在不停的翻,壓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我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找找到底自己為甚麼這麼「惱怒」?觸動了我的哪顆心呢?我開始從頭梳理,想找到到底是甚麼引起這個惱怒。忽然想起誘因是在看到同修說我「負面思維嚴重」時,馬上火冒三丈的。是我無法接受他的這種說法,因此而生氣,認為他在誣蔑我。

找到這個問題後,我告訴自己:就接受同修的說法吧,同修說我負面思維嚴重,那今天我就去去這個「負面思維」。當我衝破其它的思想干擾這樣想時,僅僅幾分鐘,我發現折騰了我整整一天的各種各樣的不好的雜念戛然而止了,對同修的怨氣一下子全沒了,心靜下來了!這讓我非常震驚。

我這才認識到,一天來導致自己憤憤不平、生同修氣的思想根源原來就是「負面思維」呀。因為它被同修的話觸動了,它被同修暴露在我的面前,它怕我意識到它,消除它,所以就拼命的往我的思想中返出來同修不好的各種念頭,離間我和同修,引誘我向外找,而不去正視同修說的話是不是正確。雖然我也向內找,但因為我沒有發現根源是這個「負面思維」,所以就不能排除干擾。就像看到了那些雜草的葉子,就抓著葉子拼命去割,卻沒有拔掉它的根,所以葉子還會拼命的瘋長,當我找到它的根子並將它拔掉時,葉子自然也就沒有了。

這件事情使我認識到,面對批評,接受並根據這個批評向內找,承認自己確實有這樣的執著並堅定去掉它,而不是排斥批評的時候,就一定能夠提高。

不掩蓋,坦蕩面對失誤,出現意想不到的結果

我習慣於在看到比較好的明慧交流文章時,順手在站內信箱中把鏈接轉給同修A。有一天我打開信箱,看到他一封信,感覺語氣很生硬的告訴我:「你要實在忙就別給我發推薦文章了,不忙的話,發文章請發可直接點開的鏈接。」看到他的信,我當時就動氣了,覺的他太不可理喻,不再想理他了,沒有回覆便直接關閉了信箱。

過了大概十分鐘,我明白了:我轉給同修的是文章下面的那個鏈接,那個鏈接在天地行可直接打開文章,而在站內信箱是不能直接打開的,要複製貼到地址欄後才行。我以前每次都注意在兩個地方發不同的鏈接地址,以方便看的同修能夠直接打開。但最近幾次我確實忘記了,以致在站內信箱中轉的是能在天地行直接打開的鏈接。是我疏忽了。

我再次登陸站內信箱給同修回信,我想讓他知道我不是有意的,所以就回了一封:「怎麼回事?我轉的是能直接打開的鏈接呀?」一副很無辜的樣子。我沒覺的自己的回覆有問題,我只想到他看到後,就會知道我不是有意的了,這樣就不會生我的氣了。然後我退出了信箱,這個事就算暫時過去了。

又過了幾個小時,我在看明慧網的時候,忽然又想起了這個問題,不知為甚麼,我感覺事情好像沒有解決,我心裏似乎沒有完全過去。問題在哪兒呢?我忽然意識到:我給同修回的那封信多麼狡猾呀!我已經知道了問題的原因,但在回覆同修時,卻還是假裝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在這個過程中,我在掩蓋甚麼呢?掩蓋不是自己的錯誤?想讓同修內疚錯怪我了?抑或是別的?如果同修看了那封信,再回信給我說:自己試了,那個鏈接不能直接打開文章,打開的是明慧首頁。然後我再假裝試一下,這時再承認是自己錯了。在這個假設的過程中,我期望的是甚麼?對證實法有甚麼意義呢?浪費雙方的時間,對自己的提高有甚麼好處呢?

我很慚愧,趕緊打開信箱。幸好同修還沒有看到那封信。我毫不遲疑的立即刪除了那封信,然後給同修回覆「對不起」,並坦誠是自己「考慮不周,以後會注意」,同時簡短說了一下原因。

第二天我收到了同修的回覆:「多謝!對不起,誤解你了。」

真奇妙啊!和這個同修信件往來十年多了,他幾乎是從來不道歉的,以往每次不管甚麼原因發生一些不愉快,基本都以我的道歉、認錯作為終結。居然這次他主動道歉了!以前好幾次我很生氣的責備,說甚麼事情都是他的對,從來不道歉,即使這樣,也只是勉強得到過他一兩次道歉。可這次他居然主動道歉了!遇到事情向內找,真的很神奇。當我向內找,而不是指責對方或掩蓋自己的錯誤時,在一個平和的狀態下,對方就會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從而真正的發生變化,提高自己。

調整自己的心態就又給他回了一封信:你能夠道歉很難得。事情看起來很小,但掩蓋著很大的問題。另外,還想起師父的一句講法:「修自己把你認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衝擊、心性干擾等這些事當成好事。」[3]不管多小的事情,只要動心了,高興也好,生氣也好,抱怨也好……如果真能找自己,會發現是自己空間場中的敗物的存在導致自己出現不符合法的想法和行為。 把自己放得低一些。凡事向內找,才能快速提高。我並建議他看師父《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他又真心的向我表示「對不起」,並感謝我能夠這麼點他。

其實,應該是我向他表示感謝,在這件微小的事情中,讓我意識到自己那種「狡猾」,喜歡掩蓋自己錯誤的一種心。讓我體會到無論遇到甚麼事情,都能向內找、修自己有多麼重要。同時,這件事情也促使我最終能夠善意的指出他的問題,從而使他願意接受。想想以前,覺的他自私、不會向內找時,總是很苛責的、劈頭蓋臉來一通,不管他能不能承受,只管往外扔。結果每每導致他不能接受。而我呢,時間久了,就越來越不願意跟他多說甚麼了。

真能直面執著就能消除敗物

我覺的自己很大的一個問題就是,遇到批評或者問題找不到執著的根本,就像我在上面提到的,總是圍繞著葉子去找,而挖不到它的根,其實就是因為不敢也不願意正視自己的問題導致的。

從《轉法輪》中,我知道妒嫉心是一個非常邪惡、非常不好的心。我發自內心的討厭它,不願意要它。但我不是真正修下去了,而是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這個東西,覺的這個東西太邪惡了,在自己身上、空間場上不應該有它。我不去承認它,也就從來沒有去修過它。也因為如此,我一直認為自己沒有這個心。

直到幾年前,在和同修們合作一個項目時,才意識到這個心在自己的空間場中有多麼強烈!雖然意識到了,卻仍不敢承認它、正視它,因為覺的承認自己有妒嫉心那太可恥了,修了這麼多年了,自己怎麼能還有這顆心呢?直到後來由於這個心(當然還有其它的心)的干擾,使矛盾越來越激烈,以至於讓自己不能和同修們配合下去了。

我記得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對當時與我有矛盾的同修是仇恨的,用「徹骨的仇恨」來形容都不為過。我知道這個狀態不對,經常發正念消除這不好的狀態,但很久都無大的改觀。一直持續了一兩年,直到有一天晚上,當我打坐發正念時,我終於堅定自己,敢於直接承認:「這就是妒嫉心、仇恨心,我不要它們,絕不允許它們在我空間場中留存。」我覺的大腦像要被挖掉一樣。我發了很久的正念。

結果就在那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從耳朵中掏出兩條血紅色的、和正常的筷子一樣大小的大肉蟲,真是噁心極了,同時還排出了三條一丈長的、筷子粗的大蛔蟲。那蛔蟲是如此長,以至於我不得不用手幫助往外扯,它們纏在我手上的樣子真是噁心極了。

這個夢如此真實,以至於我醒來的當天,一直覺的蛔蟲排出時的那種感覺還存在,真是難受。

在二零一七年上半年前的大概一兩年裏,我能夠、也敢於正視自己的執著:首先承認這個執著的存在,然後毫不猶豫的發正念清除它,很多時候我都要請師父幫忙,因為這些執著心反映出來時,總使我無法靜下心來,從而干擾我發正念。那段時間,當我找到執著心、並去掉它們時,另外空間的反映是巨大的,甚至直接表現在這個空間:浴室中潔白的洗臉盆裏,會出現蟲子,開始是比頭髮絲還要細的、兩三釐米長的血紅色小細蟲子,每次兩三條不等,後來越來越多,多時有十幾條、一團團的;慢慢的紅色蟲子不常見了,又出現了一兩釐米長、像小米直徑一樣粗的漆黑的小黑蟲子,通常每次兩三條不等,有時就很多。特別是有一次,當我正視自己一堆的執著心、並針對它們發完正念後,我無意中去洗手間,看到洗臉盆裏居然有十來條那種漆黑的蟲子。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點化我:執著心對應的那些敗物在另外空間清除後,反映到這個空間就是這個樣子的。我也發現,當我發完正念,執著於去看洗臉盤裏是不是有蟲子時,通常洗臉盆是乾淨的;往往在我無意當中,發完正念後,才會看到。於是,我也去掉了想通過看有沒有蟲子來衡量自己向內找、發正念的效果如何的心。

去掉因背會《轉法輪》產生的執著

我從二零零三年就開始背《轉法輪》了,除了二零零四年下半年被迫害中停止了大半年外,這些年從未間斷的背誦《轉法輪》及其他大法書。我受益匪淺,也寫過一些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背法使我在修煉上有很大提高,去掉了很多的執著心,但同時因背會《轉法輪》,也產生了很多很不好的心。就是潛意識中總覺的自己法學的好,比別人強;還有,因為妒嫉心的原因,很長一段時間,在看到同修在明慧網上交流背《轉法輪》的體會時,會不自覺的閃出這樣的念頭:「嗯,同修背的太差了,沒我背的好。」「我很多年前就開始背《轉法輪》了。」甚至還擔心同修背法背的好超過自己。這閃念太快了,以至於我從來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也就更不會去掉它。

直到不久前,在和一個同事的矛盾中,我找自己為甚麼產生不平衡的心時,突然意識到這是妒嫉心,我害怕別人得到好處,怕別人比我好,總想壓過、蓋住別人。這時我突然意識到在看到同修交流背《轉法輪》體會時自己產生的那些閃念也是一種妒嫉心!這讓我覺得無地自容。我開始主動去掉那些心。現在再看到同修交流背《轉法輪》的體會時,自己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為同修高興,覺的同修能夠突破各種各樣的干擾去背法,真了不起,我發自內心的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夠早日背會《轉法輪》。

就在前兩天,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另一種很骯髒的心:我覺的自己背會《轉法輪》了,我比不會背的同修強,我不自覺的在發言時就把自己擺在高處,認為自己悟的對,悟的好,同修不如自己。這讓我非常慚愧,更主要的是這種心存在很久了,我到現在才正視到它,意識到它。我發自內心的想去掉它,便發正念,並懇請師父幫我去掉它們。這時會明顯的感覺到頭頂側邊有強烈的轉動的感覺,很強的力量把頭腦中的敗物往外推。我知道師父在幫我,當我找對執著心的時候,總能得到師父的幫助。

感謝慈悲的師父不嫌棄弟子有這麼多不好的心,依然不辭辛勞救度弟子!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