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做不真實的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二零一七年的一天,我到市裏看望一個同修,去的早了點,就想找人講真相勸三退。恰巧,在一個大門口,看見兩個五十多歲的大姐,我就跟其中一個嘮了起來。

這位大姐從小是信神的,所以溝通起來比較容易。我跟她講了「文革」時期中共怎麼武鬥殺人、怎麼批判孔子、怎麼毀壞神佛的罪惡,又講到中共的腐敗糜爛,都能引起她的共鳴,有些事還是她多少經歷過的,或者是聽說過的。而且,她從小相信善惡必報的道理。

這時,感覺火候差不多了,我問她入過中共的甚麼組織,她說小時候入過少先隊,我說,那咱們為了自己將來平平安安的,退出少先隊吧?她說行。我正要說給她起個化名,還沒來得及呢,這位大姐因為甚麼事急匆匆進了大門。當時我心想,問題不大,反正她同意了,隨便給她起個化名就行了。

當天晚上,我上動態網,通過退黨窗口,給那位大姐發了一個退出少先隊的聲明。因為當時沒起化名,我就給退黨網站的義工寫明了情況,請在發表聲明時給起個化名。為了查詢這個聲明是否發表,我複製、保存了查詢號碼。

第二天,當我查詢聲明是否發表時,得到的答案是沒有發表,而且網站義工向我說明了沒有發表的理由:「對不起,不能幫著起化名,我們不做不真實的事。像這種情況就是沒做到位,吸取教訓吧。」

大姐的聲明沒有發表,讓我感到深深的歉疚和遺憾;而「我們不做不真實的事」這句話,更是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裏。相比退黨網站的義工,我在修「真」這方面還有很大的差距呀!

今天把這件事回憶著寫出來,是因為我最近遇到了與此有關的一件事。

前兩天去同修家,同修給了我一份三退名單,這份名單是手寫的,是一位老年同修甲一週勸退的成果匯總,交給同修乙,乙同修傳給丙同修,然後才傳到我這兒,由我來上網傳給退黨網站發表。名單上註明一共34人。

我在上網傳遞過程中,發現這34個人名,有3個存在無法確認的問題:其中有的字像某字,但又不是某字;有一個名字只有一個單字的姓氏,而沒有名字。如果硬要上網,那就只能是猜著、估摸著了。

從前,我也在上網傳遞三退名單時遇到過這種情況,也猜著、估摸著那麼幾次。但這一回,「我們不做不真實的事」這句話,讓我決定不能再那樣做了。勸三退、救人命這麼大的事,必須得嚴肅認真!丁是丁,卯是卯。

於是,我來到丙同修家,跟她說明情況,交流看法,並跟她講了本文開頭的那個小故事。最後我倆決定把情況和想法反饋給甲、乙同修,並向她們建議避免這情況再次出現的一些想法──

一、從根兒上做起,請甲同修把好第一關。甲同修是個老年人,文化不高,偶爾有些字拿不準是難免的。但她可以準備一本字典哪,匯總一週的三退名單時,遇到拿不準的字,可以用字典查一查。

二、請乙同修把好第二道關。方法是:在從甲同修手裏接過名單時,當場仔仔細細逐個過一遍,發現哪個字有疑問,馬上問同修甲,當面問,當面改正。

三、請丙同修和我把好第三關,發現問題絕不放過,及時反饋給甲、乙同修,直到把名單核實、準確無誤為止。

這些年,在勸三退的第一線上,老年同修佔的比例很大,而且勸退的人數很多。估計各地都會遇到本文反映的類似情況,希望大家都能嚴肅認真的對待這件事情。

從大法修煉人的角度上說,這是檢驗我們修「真」的一面鏡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