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從新塑造了我 使我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政府公務員,一九九九年四月在下鄉安排工作時聽說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很神奇,義務教功不收費,從而走進大法修煉。

當時我說讓我婆婆煉吧,她現在每天出去讓人家摸頂,一個星期還交一百七十元錢。法輪功還不收費、祛病健身很神奇,多好呀。她們說可以,你回家跟你婆婆說好,給我們來電話,我們就去教。回家我就跟婆婆說了,煉法輪功吧,不要錢,祛病健身可神奇了。第二天我就給她們打電話。

兩位女法輪功學員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騎著單車就來我家了。四月的春天,乍暖還寒,離我家往返十多里路,她倆連續兩天來我家,婆婆就是不見面。我當時感到很尷尬,我說我先跟你們煉吧,等我學會了再教婆婆吧。就這樣,我開始學煉法輪功。

剛開始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胳膊很疼,我想拿下來,她倆說第一次堅持抱下來,以後就好了。我疼的夠嗆,還好,總算抱下來了。到了中午,我挽留她倆在我家吃午飯,被她倆拒絕了。因為我是為了婆婆才學的,我得好好煉哪,學會了好教給婆婆呀。

我每天有時間就煉。不知不覺中,我的病都沒了。比如,我以前有很重的過敏性鼻炎二十多年,啥味也聞不著,多方治療都沒有治好,犯病時鼻子、渾身奇癢無比,由於經常像感冒傷風似的,打噴嚏,眼睛疼、迷糊、頭暈、耳鳴、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太難受了;我還找過附體看過病,還經常眩暈、休克、嘔吐。那時我真是苦不堪言,經常吃西斯敏片,吃完就睏,我都放棄治療了。因為常年休息不好,引發多種疾病:植物性神經功能紊亂、失眠、神經衰弱、貧血、月經失調(一個月有半個月不乾淨)、頸椎病、肩周炎、胃病、心臟病、腎炎、類風濕、腰腿痛、骨質增生等,一身的疾病通過煉功全沒了。師父把附體也給我清理了。

我的親身經歷,證實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和超常。我自己有個藥箱子,我把藥扔的扔、送人的送人。我婆婆看我這些病都好了,也不跟她兒子幹仗了,她也就跟著學煉了。因為我以前由於身體不好,因為家務活和一些瑣事經常吵架打罵,經常鬧離婚,孩子太小也沒離成,但是戰爭不斷。都打出仇來了,我看見小姑子都不說話,因為我們打仗,她和婆婆跟著幫腔,所以我就恨她們,看不上她們。我還有一個小叔子,後來小叔子結婚,婆婆讓我們給買錄音機,我就是不買,一分錢也沒拿,跟她們較勁,氣的一身病,臉蠟黃的,單位同事說一股風都能把我刮倒了。

煉法輪功後,我無病一身輕,家庭從此和睦了,家務活也不攀了,都能幹了。我丈夫跟我親家母說:真改了,罵她也不還嘴了。

我從地獄到天堂,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至今我二十年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針。謝謝師父!師父慈悲的救度我們,沒要我們一分錢。大法重新塑造了我,使我脫胎換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那時我家鄰居也來我家煉功,最多的時候十多人到我家看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五、六個人在我家煉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小丑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瘋狂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利用廣播、電視、報紙等多種媒體污衊、誹謗法輪功及法輪功師父。單位領導和縣法院的多次找我談話、寫保證書、辦班等,我就給縣裏的領導講通過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好處和婆媳之間緊張關係的改善。當時單位個別領導說我如何,縣裏的領導說了我很多好話,這事就過去了。

二零一八年從冤獄回來的第二年,我到政府辦向書記、人大、司法、民政、紀檢、財政、婦聯、社保等各科室講真相勸三退。他們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也退出了邪黨組織。書記不久就調到某縣城任局長,非常理想的位置,得了福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