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歲的母親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我的母親今年八十四歲,生下八個兒女,落下一身病,積勞成疾,五十歲的她就成了病秧子。父親是中醫,想盡辦法也沒治好母親的病,二零零三年自己就走了。父親走後,母親病更重了,幾乎每年住兩次醫院,換季的時候,稍不注意肺部就感染,嚴重時天天吃藥,大把大把的吃藥,是名副其實的藥簍子。

二零零八年,母親心臟又上了三個支架,花了六萬多。我們兒女生活不富裕,多數是失業,靠打工維持生活,為了給母親治病,手裏已沒多少錢了,母親的病成了兒女的巨大負擔。二零一二年,母親又得了腦出血,原來兩腿有風濕病,現在走路更不便了,精神痴呆、沒話,跟她說話,不是點頭就是搖頭,天天尿褲子。家裏人和鄰居們都說:「這老太太傻了。」大家心裏也都清楚,這種身體狀況只能活一天算一天了。

二零一八年春天,母親住到了我家。我天天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家八個孩子中,我是老大,家族人就我一人修大法。母親看我一身病好了,壞脾氣改好了,很相信我的話,雖然她不知道大法是啥,但她相信我告訴她的準沒錯。我怕母親忘了,每天提醒她十幾次。

有時候,我看母親坐在沙發上,閉著眼一坐好長時間,我就問她:「媽,想啥呢?」她說:「我念大法好呢!」我很高興,也見她越念身體變化越大,最明顯的是臉色紅潤了,別人問她話時,她不只是點頭和搖頭了,痴呆狀態逐漸消失,說話不像以前那樣東一句西一句了,記憶力也在恢復。

在我的家族中,由於邪黨打壓,加上我幾次被勞教和拘留迫害,家人都不支持我煉功,我跟他們一提大法的事,家人就說三道四,甚至不讓我說話。我跟他們講大法真相時,他們拿話噎我:「好,共產黨還抓你們?」可是,看到母親的變化,他們也在思索。只是,有個姪子不服氣,說:「奶奶是吃了保健品有效了,再加上大姑(指我)照顧的好,奶奶才有這大變化的。」可我心裏清楚,如果不是我天天督促老太太念九個字,她能恢復這麼快嗎?他們對大法抵觸,我也不跟他們硬頂,我想,讓家人認識大法好得有個過程,惡黨對法輪功打壓二十年了,大法弟子一直給世人講真相,明白的人越來越多,總有一天,真相會大白天下的,會明白法輪功是咋回事的。

去年十月份,母親要回農村老家過生日。可是,母親回去過生日還不到十天,就狠狠摔了一跤,手腕不能動了,額頭摔出個大包,半張臉青紫色,也瘀血了。去醫院一查:手腕小骨斷裂。我告訴母親:「不用怕,你就誠心念九字吉言,師父一定管你。」四十天後,母親手腕幾乎全好了,對一個八十多歲的人來說,也算是奇蹟。

有一天,我跟她說:「媽,跟我一起煉功吧?法輪功是啥你也受益了,要能天天煉功、學法效果就不一樣了。」母親說:「學法行,我煉不了功,站不住啊。」她直搖頭。我說:「你這話就不對了,每個人都有業力,生生世世人造業欠債多了,你想修煉,那邊的債主可不饒你,這話不是你說的,是業力說的,它們不讓你煉,你能聽它們的嗎?」母親看了我半天,似乎明白了甚麼,說:「行,那我跟你煉。」母親的腿不好使,只能坐在床邊,我開始教她煉動功,她雖然動作不標準,笨手笨腳的學得很吃力,可還是挺認真的。

在她煉功的第二天早上,她跟我說:「昨晚我出了一身汗,今天早上身子感覺輕鬆多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開始給她淨化身體了。我還驚異的發現,平時她右腳抬不起來,走路一直拖著,現在明顯能抬起來了,走路利索多了,這真是奇蹟,是大法帶來的奇蹟,她還是新入門的弟子呀!

家族人一直注意觀察母親的變化,一來是看我孝心怎麼樣,二來都知道我學大法,我也常給母親說一些大法上的話,想看看母親在我這到底有多大變化?

母親住在我家精神好,身體沒毛病,有一年多沒住院,這眼前的事實讓家裏弟妹沒話說,他們認可母親的變化,也認可我伺候的好,可一說是念「法輪大法好」念的,他們就搖頭,特別是我小弟,有點能耐,覺的自己不是一般人,受惡黨對法輪功造假宣傳毒害最深,不信母親的身體狀態與大法有關,他說:「甚麼九字吉言?念一句話就管用?」

有一天,小弟打電話跟我說:「姐,我想把媽接到我家住幾天,行嗎?」我說:「行,在哪都一樣。」可是,母親在小弟家住了不久,也就一個月吧,就肚子疼,天天疼,越疼越厲害,晚上疼得睡不了覺。送去醫院那天,我也去了,可啥也沒查出,醫生說:「再查就得做灌腸和下胃鏡了,這把年齡了,別瞎折騰了,開點藥回家慢慢養吧。」

我跟小弟說:「媽的病因我清楚:你天天讓她看電視,又不讓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這個原因造成的。」小弟和弟妹不語,心裏不服又說不出別的,要以前我說這話,他們得鬧翻天。弟弟跟我商量:「姐,要不媽還住你家吧?」我說「行。」母親也說:「我還是住老大家吧!」

母親回來那天晚上,我給她放大法音樂聽,那音樂能量特強,母親睡得特別香,也不失眠了,肚子不疼了。第二天我打電話跟弟弟說:「媽徹底好了,一宿沒疼,睡得特香。」他不信,說:「那咋啦?為啥在你家病就好?到我家就犯病?」他不信,開車帶著全家人來看母親。一進屋,母親樂呵呵的看著他們。弟弟說:「媽,你真好了?」母親說:「嗯。」弟妹笑著說:「大姐,媽在你這就對了,你家跟別人家不一樣。」我說:「學大法人家能量場好,有制約力,人呆著舒服。」

從此,我跟母親天天上午聽師父講法,下午煉一至四套功法。煉站樁抱輪的時候,她兩腿站不穩,剛到一分鐘,胳膊就累的直哆嗦,我鼓勵她,讓她坐在床邊抱。母親以前是不出汗的,現在每次煉完功都出一身汗,而且煉功時間一天比一天加長,動作也逐漸準確了,現在能輕鬆抱輪半小時。

我跟母親說:「媽,你煉功後身體好多了,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了,以前你吃藥都沒這效果,吃保健品都不管用,現在煉功好了,咱們是不是把藥停了?」母親想了想,說:「行。」她答應的挺乾脆,立即把止咳藥、哮喘藥、胃藥和終身服用的阿司匹林腸溶片、阿托伐他汀鈣片、硝酸異山梨酯片、螺內酯片、呋塞米片等藥全停了。

母親停藥後,身體更好了。雖然她也有消業的時候,比如說:晚上發燒,渾身疼,哮喘,她知道這是師父給淨化身體,大法書上這種現象說的很清楚,沒危險。第二天,她啥事也沒有,身體輕鬆,這使她對大法更有了信心。

母親一生勞累,兩條腿彎曲,屬於那種羅圈腿形狀的,現在一條腿明顯變直了,走路不兩邊晃了。這是個奇蹟,家族人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弟弟也不反對了。

以前母親飯量少,吃多一點就得吐。現在飯量增加不少,吃啥也不吐了。以前尿頻,一小時得去一次衛生間,現在一上午去一次衛生間。過去一天尿三四次褲子,現在不尿褲子了。她跟我說:「我身子輕快了,走路不用擔心摔倒了,大法真好啊,我學晚了,我現在才知道,為啥這麼迫害,你一直不放棄?」

寫出我母親的故事,是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人生在世,正法難求啊!珍惜大法弟子給你們講真相的每次機會和每份真相資料吧。我每次去街上給人講大法真相時,真的希望更多的人得福報,像我母親一樣的得福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