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會上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一名退休教師,年近七旬,一九九九年正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始終感覺得法太晚,因而如飢似渴的反覆通讀大法經文,感覺師尊講的太好了,太對了,這就是我畢生苦苦追尋的真理。

師父講:「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1]

1、到教育局講真相救人

我利用討要工資為由,找局長、副局長,到各科室講真相。因為我的同事很多在局裏工作,所以也不面生,而且他們很願意聽我講一些想聽都聽不到的新聞和事情,好多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帶的資料都發給他們看,有的主動要,有位副局長接過資料後,馬上放到抽屜裏,怕來人看見。十幾年來,更換了四任局長,其中有六位正、副局長做了三退,有一個資料室的全部三退,教育局裏三退人數達到三、四十之多。

2、到各學校救人

我曾在三個學校工作過,其中一個重點學校有三百多教職員工。有一次,我帶了五十本小本《九評》,一上午就發完了,他們都很高興。有一位對我說:「你很有魄力!被開除公職這麼多年,沒有壓垮你,精神很好,身體也很健康,每天都樂呵呵的,真叫人佩服。」我說:「金錢乃身外之物,身體好比甚麼都好。如果我不煉法輪功,身體能這麼好?身體不健康,錢再多有甚麼用?」他們點頭:「也是,你說的對。」

我最後工作過的學校目前合併了,原先的同事都分到全市其它學校工作,為了使他們了解真相得救,我騎上摩托車,到各個學校尋找他們。到了一所學校,一旦遇到熟人,馬上詢問其他人的去向,知道後,再到那個學校找。就這樣,我跑遍了全市各個中學。當然,有的同事不認同我講的真相,沒有三退,也可能我的慈悲心不夠,沒能使其得救,深感內疚和遺憾。

3、到遠方親友家救人

前年正月,我坐飛機去外省看望老姐姐。姐姐家族大,親友多,每家都請我吃飯。一個外甥是村幹部,他還邀請書記到家陪客,借此機會,我講的很透徹。他們聚精會神的聽我講,似乎從來沒有聽過這些真相。我有理有據的解答他們提出的每一個疑問和不解,他們聽的津津有味,最後做了三退。書記有些感動,邀請我到他家做客,因為時間有限,我沒能去。來去十天時間,帶回了三十七位三退名單。有緣千里來相會,他們得救了,我心裏很欣慰。

4、到法院、信訪辦講真相

我悟到應該去司法部門講真相。去年年末,我向法院起訴了教育局,理由是非法開除本人公職,以及非法停發工資。

今年春開庭時,我莊嚴提出:因為修煉法輪功,教委停發我的工資,嚴重違反了《教師法》;開除我的公職這是越權、違法行為。我修煉法輪功合理合法,《憲法》中明確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打壓法輪功自上而下沒有公開明文規定,憑哪一條法律條款開除我的公職?前後半個小時,法官只聽不答,最後宣布休庭等判決。判決書下來,結果是「駁回訴狀,法院判不了」。

後來我又到市信訪辦四次,講煉法輪功違反了哪條法律?他們都笑而不答。實際上各級政府官員心知肚明,只要是法輪功的案子,都迴避不辦。可見共產邪靈在牢牢鉗制著他們,使他們不敢為正義發聲。

5、清除腦中紅歌,裝進大法洪音

我愛好唱歌,以前腦中裝的全是邪黨歌曲,有時不由自主的就被它操控著哼唱。後來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不是給邪黨增添能量嗎?明白後,我開始學大法弟子唱的歌曲。我學了二十多首,把這些大法歌曲裝進腦中,走路唱,幹活唱,唱給有緣人聽,唱給眾人聽。每天樂呵呵的,坦坦蕩蕩的走在正法路上。唱來唱去,腦中邪黨紅歌全被清理出去了。

6、結語

得法二十年,反迫害二十年。這二十年中,有過精進,也有過消沉,經歷了風風雨雨,飽嘗了酸甜苦辣。雖然邪黨開除我的公職,停發我的工資,但是師父給我一個好身體,早上煉功,白天幹活,晚上學法,靠我的雙手,豐衣足食,每天過的很充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