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報臨頭方知悟 回頭宜早不宜遲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蒼天有眼,洞察宏微,上界有簿,記錄善惡。天理平衡,得失自控,神佛慈悲,助善懲惡。

邪教中共反天理,毀人性,無惡不作。迫害法輪功二十年邪惡盡顯,受矇蔽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一大批人遭到惡報。可是被中共無神論洗腦的大有人在,至今還有人在通向地獄的這條路上狂奔。

那些叫囂:「我是共產黨員、無神論者!我就是不怕遭報!」「有報應就讓我遭報應吧,我不怕。」「我甚麼也不信,共產黨給了我錢,我就是要為共產黨賣命,怎麼就沒見報到我頭上。」「法輪功能平反我就去死!」「我不幹了還有我兒子幹,」……說這話的人早已死亡下地獄了。報應是天理所致,哪裏是你怕不怕的問題?隨意作惡,又沒有報應,那就沒天理了,那是中共在騙人。

還有小部份在遭惡報後醒悟的,這些人的心就好像在黑夜中發出了求救的光芒,他們有了得救的希望。

其實法輪功學員收集惡報案例,只是為了勸善,讓人們從這些惡報實例中吸取教訓,引以為戒,絕不是幸災樂禍。法輪功學員都是明天理的人,知道作惡會有報應,所以才冒著生命危險講真相勸善,就是不願看到同胞受矇蔽遭惡報啊!

看到同胞們的思想在轉變,無論是輕微惡報後的覺醒,還是臨死前的悔悟,還是下地獄後靈魂托夢求救,我們都會為這些生命高興,祝福他們,畢竟他們有了明真相的機會。

下面是一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類人員遭惡報後醒悟的案例,希望能啟發迫害參與者的善念,從而停止作惡,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退黨、退團、退隊,遠離邪惡,遠離災難。讓自己有個美好的未來。

「咱別整法輪功了……」

河北省石家莊市正定縣的邪惡勢力十分猖獗。二零零一年七﹒二零前後有十餘名法輪大法弟子被抓。其中縣公安局政保科的蔡勝利、張瑞玉、於立剛、雋立華(女)和主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局長胡軍都起到了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作用。

二零零一年七月七日上午,政保科的張瑞玉、於立剛、雋立華在菜市場上把一名正在買菜的法輪大法弟子騙至公安局進行非法審訊。由於該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被惡警於立剛,張東彬(音)用棍棒打得解小便時褲子都脫不下來。後來於立剛開汽車送胡軍回公安局的路上與一摩托車相撞,車前的保險槓被撞壞。惡警張東彬因毆打該大法弟子不幾日後得了病。在這之前,惡警蔡勝利在路上也遇到了車禍。無怪惡警雋立華說:「咱別整法輪功了,你看咱這幾天好過嗎?前幾天蔡勝利遇車禍,我身體也不行,真讓人家法輪功看熱鬧了,被人家說中了。這事(指遇車禍)叫人家(法輪功)知道了,還得上網,不知又說咱啥了,停停吧。」

「誰叫你手欠呢?」

北京某醫院的醫生看到貼在牆上的法輪大法真相材料,上去就撕了下來,剛撕下來就腿疼得蹲了下來,嚇得趕緊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然後趕緊貼了回去。同院的幾個醫生見狀說:「誰叫你手欠呢?」

「以後我也不打人了」

北京某派出所的聯防隊員對抓去的法輪功學員說:「過去我還真不信,你還別說現在我可信了,上邊讓我們撕標語,撕完後我就手疼,我可不幹這事了。」學員告訴他不能做壞事後,他說:「以後我也不打人了。」

「你們法輪功給我發了甚麼咒,請你們給撤了吧……」

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遼寧省大連市中山區某派出所管轄區的一居民樓內有6-7名法輪功學員正在一起學法,由於壞人舉報被幾個警察堵在屋內帶到了派出所。在如何處理這幾名學員時,警察內部也有分歧。其中一個大個子女警(長的又黑又難看)很邪惡說盡了壞話。結果這幾名同修都被判了勞教,有的被關進了瀋陽的「馬三家」教養院,有的被關在「大連教養院」。

被關在「大連教養院」的幾名法輪大法學員因堅定維護大法,被多次關在下號用刑,吃盡了苦頭。這其中有一家三口被分別監禁。

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此派出所的那個大個子女警到了其中被迫害得最嚴重的那家,對其家中唯一沒被抓的女兒說了一番話,大概意思是:你們法輪功給我發了甚麼咒,請你們給撤了吧,你們要求甚麼條件,我都儘量滿足你們。那家的女兒問是怎麼回事?女警吞吞吐吐地把事情說了個大概,原來女警的丈夫突遇奇禍很嚴重一直不好。有人出主意讓她找大仙看看,她就托朋友找了個大仙。大仙說:「遇難人的家裏有個戴肩牌的,幹了兩件缺德事,這報應落在這人身上。」告知了解決的辦法。由此而出現了前面的一幕。

遭惡報知因果主動調離 新上任神鞭抽熏死家中

遼寧省大連某一個刑警隊長抓一法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發正念對他說:你抓我腿不痛嗎!從那一刻起刑警隊長腿痛不敢著地,漸漸越來越嚴重,到後來不敢走路。他找人給看一看,看相人說:你觸犯了神佛,腿痛是對你的懲罰,你腿哪天疼痛的,都幹甚麼了。那隊長說沒幹甚麼,就是前幾天抓了一個大法弟子,她還說抓我你腿不痛嗎!那看相人說:就是這個原因,你趕快把她放了就沒事了。這個隊長想辦法找關係給這大法弟子放了,從放出來那一刻腿不痛了。這隊長心想法輪功是厲害,太神了,不能抓她們了。我再不幹這差事了。他主動調離幹其它工作了。

知道有因果報應的這個隊長調離後,新上任隊長,不吸取教訓反而囂張,自製一個鞭子專門打大法弟子。一天晚上睡著,被鞭子抽醒,看看沒人,就覺的有鞭子打的感覺,非常痛。第二天他告訴朋友說:見鬼了,晚上睡覺就覺的有人拿鞭子抽我,抽的我直滾,疼痛難忍,那時真有些受不了,想死了算了。話說第二天,上任新隊長死在家中,被煤氣熏死。上任不到三個月才三十六歲,造孽踏上一條不歸之路。

周立波:「我不再整法輪功了,饒了我……饒了我吧!」

重慶市江津區賈嗣鎮派出所所長周立波,出生於李市鎮黃桷鄉,年四十餘歲,因患皮膚癌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痛苦不堪地死在醫院病床上。據當事醫生講,周臨死時哀叫:「我不再整法輪功了,饒了我……饒了我吧!」

柴姓老頭:千萬別再幹缺德事,大法真相不能破壞,要保護,要去傳!

在河北滄州青縣縣城有一張姓老頭,看到大法弟子為救世人貼的真相,就破壞。這天,他一邊撕一邊罵:我就不相信會有報應!同時指使另一柴姓老頭:你也撕。柴也撕了幾張,幾日後的同一天,兩老人同時昏死過去,張老頭被送天津搶救未果,死亡,柴姓老頭昏迷幾小時過來,懊悔不已,真有報應啊!同時告誡家人,千萬別再幹缺德事,大法真相不能破壞,要保護,要去傳!

法官鄂安福的臨終懺悔

鄂安福,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法官,於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因腦出血死亡,時年四十五歲。和其他遭惡報者不同的是,鄂安福在臨終前認清了自己的罪行,並虔誠的向法輪功學員懺悔,同時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

據明慧網報導,鄂安福是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突發腦出血,被送進醫院的。在住院期間,一位探望的親戚在和他嘮嗑時說: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送到我家門口的真相資料,說你們法院副院長張文剛剛在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六到十一年的判決書上簽字,自己就得了一種怪病,還沒確診就死了,還有一個叫亢榮東的法官參與迫害法輪功,出了車禍,骨頭都撞折了,有這事嗎?當聽到這位親戚的話時,鄂安福的眼神裏流露出惶恐與不安。

也許是對報應的恐懼,也許是出自內心深處的懺悔,鄂安福不斷地叮囑家屬,快去找煉法輪功的!快去找煉法輪功的!

一位法輪功學員知道了,前去看望鄂安福,當著這位法輪功學員的面,鄂安福講述了自己十年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過。二零零一年,中共對法輪功打壓初期,新城子法院(現沈北新區法院)曾非法秘密判處多名法輪功學員重刑(數人被判五到八年),鄂安福參與了這些案件的非法審理。被無罪判刑的女法輪功學員中,第三小學的體育老師王敏是鄂昔日的同事。鄂安福說:我竟把自己昔日的同事送進了大北(遼寧)女子監獄,後來得知王敏在獄中吃了不少苦,還得了重病,心裏感到有些內疚。

鄂安福還說,近幾年,在法院不斷的接到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電話和信件,知道自己當年做錯了,但卻沒從內心對自己的行為真正的懺悔。他今天把這些十年前幹的壞事都說出來,向那些被他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深深的懺悔,他要在死之前,說出自己幹的這些昧良心的事。

鄂安福表明自己要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沒有共產黨的謊言欺騙,自己當年不會對法輪功那麼仇恨,以至於助惡為虐,迫害好人,使自己犯下了大罪,受到天理的懲罰。他說:十年了,這是我這輩子幹的最大的虧心事兒!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四十五歲的鄂安福醫治無效死亡。

對他的死,我們感到深深的惋惜:年紀輕輕,做了中共的替罪羊。同時我們也為鄂安福慶幸:在他生命彌留之際,能夠明善惡,公開深深懺悔自己的罪行,並退出了害人的邪黨,他未來的生命會得到救贖,可能還會有一個未來。

「我可能是因為批法輪功學員勞教遭到的報應」

吉林省長春市公安局法制處專門負責非法審批法輪大法弟子勞教的宋大華(48歲),已於二零零一年四月病死,死前心、肝、肺、膽等部位都得了大毛病,被病魔折磨了數月,極其痛苦。死前醒悟,對前去探望的人說:「我可能是因為批法輪功學員勞教遭到的報應。」

「神找我來了,不用救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八時,當時江西省共青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楊得全和手下竄到轄區法輪功學員家強抄法輪大法書及相關物品,共抄搶法輪功書籍三百多份,咒罵大法,行惡直到二十三日下午六時。楊得全開著吉普車裝運被抄搶的法輪功書籍到達共青城分局大院後,突發腦溢血暈倒在座位上,一直不醒。開發區邪黨書記余修炎從南昌接二位專家來搶救,然而楊得全一直不醒,至半夜一點,跟家人說了一句:「神找我來了,不用救了。」說完立即死亡,僅四十三歲。余修炎指示讓共青電視台和報紙宣傳說楊得全是抗洪搶險疲勞過度,不得報導楊得全死亡過程及本人死時所講的話。

謗大法毀經書墮入地獄 陰魂道歉求超度減輕痛苦

原山東省乳山馬陵鐵礦姓宋的二把手,家住貿易城。其妻、丈母娘家有好幾位修煉法輪大法,並且都從中受益匪淺。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乳山的惡警緊隨其後,大搞株連政策。作為領導的宋也受到了相當大的壓力,在這種情形下,宋無視家人在修煉大法後得到身體健康,人心向善,不是保護親人,而是時常責罵家人,誹謗大法,並撕毀大法書籍。家人勸說也不聽。

二零零四年,原本身體健康的他猝死。死後墮入地獄,才知原來大法弟子說的都是真的,法輪大法是佛法,誹謗大法和迫害修煉人業大無邊。於是,他就找到正在上小學的外甥鐵柱 (小鐵柱從小天目就打開了,能和另外空間的靈體溝通),告訴鐵柱,說他錯了,讓鐵柱告訴他妻子和家人,說他不該撕壞大法書籍,干擾家人修煉,並請求鐵柱告訴他妻子,讓他妻子拿上他的照片,到他墳前,至少喊100次「法輪大法好」,才能超度他,減輕他在地獄所受層層苦難。

打妻燒書惡報暴死 陰魂托夢跪地求救

四川省米易縣撒蓮鄉二大隊農民曾國獻因被惡黨的宣傳毒害而敵視法輪大法,從而侮辱謾罵法輪功師父,燒毀法輪大法書籍,遭到惡報身亡。其經過如下:

曾國獻的妻子原來體弱多病,修煉法輪功後,折磨她多年的風濕麻木、婦科病等多種疾病一掃而光,從此身體健康,精力充沛,家務農活都能幹。法輪大法的神奇使她下決心堅修大法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惡黨和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造謠污衊、誹謗,對法輪功修煉者大打出手、殘酷鎮壓。曾國獻聽信了惡黨的造謠,不准其妻上訪為大法討回清白,也不准其妻繼續煉功。深得大法好處的妻子決不放棄,堅決要修大法,曾國獻用拳腳暴力阻止。

1999年9月30日曾國獻把其妻的所有大法書籍和師父的法像搜出來,搬到客廳撕毀,用打火機燒毀,邊燒邊罵師父和大法。他妻子奮不顧身衝上前去奪回大法書籍,卻被曾國獻拳打腳踢,抓住頭髮往牆上撞,當場被打昏死過去,頭上被撞了幾個大包,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整整三天才能下地走路。大法弟子對曾國獻多次講真相,希望他善待妻子、善待大法,可是他卻一意孤行,敵視大法,堅決跟惡黨走。原本身體健壯,十二日還在幹農活擔了二百多斤絲瓜回家,晚上吃了一大碗麵條的曾國獻,於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凌晨四點左右暴死在家中。這就是被惡黨宣傳毒害敵視大法就會招來的惡果。

人犯了罪是要償還的,對大法犯罪更是不可饒恕。不要以為人的肉身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到了陰間照樣追究。曾國獻死的當天晚上就托夢給他的妹夫:受到酷刑的曾國獻跪在他妹夫面前,請求救他,痛悔不該敵視大法、不該出手毆打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