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長春市公安局局長高學章退休三年後被查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據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吉林省消息:長春市原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高學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被查。此時,高學章已經從崗位上退下來三年九個月。

官方簡歷顯示,高學章一九五二年八月出生,仕途均在長春市,曾任二道河子區副區長、中共區委副書記,後調任朝陽區,歷任中共區委副書記、副區長、區長、區委書記。二零零五年四月後,任中共長春市委常委、朝陽區委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二零零六年二月任長春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二零一三年一月,高學章退居二線,任吉林省人大常委會委員。二零一六年一月,他正式退休。

自二零零五年四月,直至二零一一年七月,高學章主政長春公安長達六年,被稱為警界一哥,主管司法、監察、網絡技術、消防、聯繫檢察院、法院工作,在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中推波助瀾,指揮、操控市、區、縣、鄉警力對法輪功學員大肆綁架、抄家、關押、構陷、惡意移交檢察院,使大批法輪功學員被誣判,甚至被迫害致死、致殘。高學章集迫害政策制定者、推動者、執行者於一身。

高學章主政長春公安期間,還有個最大政績就是用於監控民眾、特別是監控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天網工程」。新華社的報導稱,「天網工程」,總投資1.4億餘元。「天網工程」被長春市政府於二零零八年初納入民生行動計劃。據報導,時任長春市副市長、長春市公安局局長的高學章曾多次到朝陽、二道、南關公安分局,深入檢查指導「天網工程」的建設工作。到二零一一年,長春市監控探頭的數量已經達到了7.5萬個。報導稱,截至二零一一年五月,長春市公安機關通過監控探頭直接破獲的所謂刑事案件291起、治安案件648起。其中包括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也當作所謂的刑事案件、治安案件非法抓捕。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截至二零一七年六月末,在長春市610、長春市公安局指揮操縱傳達和吉林省610及中央610及江氏指令下,造成長春地區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54人遭迫害離世,18人遭迫害致殘,315人被非法判刑、7339人次遭非法勞教,12222人次遭非法抓捕。

一、高學章主政期間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部份案例

1、王守慧、劉博揚母子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死

王守慧
王守慧
劉博揚
劉博揚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四時二十分,法輪功學員劉博揚和母親王守慧去一名法輪功學員家送資料被跟蹤,在該法輪功學員家被非法抓捕,被劫持到寬城區公安分局。母子倆人遭受惡警酷刑折磨,王守慧被刑訊後馬上轉到第三看守所。當晚八時,劉博揚就被迫害致死。由於家屬追究責任,後經屍檢發現劉博揚全身多處有傷,並有幾處洞眼。據分析,死因是被重物擊打致死後從樓上扔下來的。區公安局人員聲稱是「跳樓自殺」。

王守慧被關押在長春第三看守所,每天被暴打、電擊、腳踢頭部,野蠻殘忍的灌食,灌食時插很粗的鼻管,上午灌一盆生苞米麵,下午又灌一盆。關進看守所僅十一天,王守慧就慘死在嚴管號(五零六室)。屋裏的人不知啥時死的,發現時人已經硬了,而且死狀慘不忍睹:嘴張著,眼睛睜著,脖子都爛了,脹的老粗,頭部被踢、打的都是大包。十一月十日,警方電話告知家屬「王守慧因心臟,死於中日聯誼醫院」。詳情請看明慧網刊登的《十八年來長春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

2、王玉環二零零七年十月被迫害致死


王玉環

法輪功學員王玉環,女,長春人,一九五五年出生。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長春市公安局、二道區分局等警察對開法會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抓捕,當場綁架了王玉環等三十八人,後大範圍的非法抓捕、抄家,總數在六、七十人左右,並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王玉環被長春公安一處用多種酷刑折磨,身上多處被打傷,一隻耳朵被打得聽力下降,無法進食。幾天後,又被公安一處非法提外審,被帶進公安一處在一包房裏為法輪功學員專設的刑訊室,裏面有各種各樣的刑具。警察把王玉環綁坐在老虎凳,七、八個年輕歹徒恐嚇折磨她一宿,並說剛打死一個法輪功學員已被就近掩埋。當王玉環被送回後,其內臟全部受損,進食困難,不能獨立行走。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十月九日晚上,有警察打來電話通知家屬說:「王玉環吐血,搶救無效,已經死亡。」據透露,王玉環老人已於半個月前的九月二十四日在長春市中心醫院去世,家屬是在十五天之後才知道的。詳情請看明慧網刊登的《長春市公安局十八年來迫害善良民眾的事實》《十八年來長春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

3、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孫淑香含冤離世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孫淑香在女兒家被長春市國保支隊「610」惡警強行綁架。其間被「610」惡警嚴刑逼供,只是打鹽水補糖維持生命。十月二十六日,市「610」惡警將奄奄一息的孫淑香強行送至黑嘴子勞教所一大隊迫害,勞教二年。由於身體和精神上的迫害折磨,孫淑香骨瘦如柴,人已脫相,最後孫淑香被迫害得連剪子都拿不了的情況下,惡警才讓找家屬簽字回家。

回家後孫淑香的生活仍受到監視。身體無法恢復,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下午四時三十五分,孫淑香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三歲。詳情請看明慧網刊登的《十八年來長春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

二、高學章主政期間構陷法輪功學員入冤獄的部份案例

1、長春市南關區法院對四名法輪功學員秘密開庭、判刑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高維喜、石國良、楊德芳、王福霞被綁架。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長春市南關區法院對四名法輪功學員秘密非法開庭,法輪功學員王福霞、石國良被非法判九年,高維喜、楊德芳被非法判七年。

2、長春市中級法院對楊友蘭等七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事件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長春市惡警非法抓捕了很多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長春市中級法院(市法院)對被綁架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整個過程法庭匆匆念完所謂「判決」,幾分鐘就草草完事。其中楊友蘭被判五年;馬秀榮被判八年;曹玉芹被判五年;趙海波被判四年;鄭東輝、王鵑芳、李靜三人情況不詳。

三、高學章指揮、操控公安局綁架大批法輪功學員

1、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吉林省公安廳、長春市公安局、二道區分局對在二道區召開法會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抓捕,當場綁架了王玉環、馮立平等三十八人,隨後大範圍的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波及全市各個區,被牽連的法輪功學員非常多。據估計,此次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總數在六、七十人左右,並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

長春成立專案組迫害,五月下旬合隆鎮又有十餘人遭惡警綁架,九月二十四、二十七、二十八日惡警又在農安鎮、高家店鎮、伏龍泉鎮、開安鎮、合隆鎮等鄉鎮綁架了三十餘名法輪功學員(明慧網有報導),大部份被非法勞教,現仍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農安縣看守所迫害,迫害的相當嚴重。此邪惡610「專案組」近期還在四處活動,採取手機監聽、打探、威逼、恐嚇、跟蹤、蹲坑、明察暗訪等卑鄙手段,妄圖繼續迫害所謂「黑名單」上的法輪功學員。

2、借奧運之名綁架、勞教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中共邪黨又以「中央政法委員會」名義,下發題為《關於切實維護社會穩定,確保北京奧運會安全的工作意見》的秘密文件,並特別強調「嚴密防範、嚴厲打擊」法輪功。零八年二月末,吉林省政法委及610召開緊急會議,根據「中央政法委員會」610《關於切實維護社會穩定,確保北京奧運會安全的工作意見》的秘密文件,部署鎮壓法輪功的犯罪行動。

為此,長春市公安局執行迫害密令,製造所謂「敵情」,用謊言欺騙下層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從長春公安內部獲悉,市局向各分局、派出所布置四月二十五日開始大面積綁架法輪功學員的任務,是以製造出來的所謂「四月二十五日長春法輪功學員要集體到省委上訪,有甚麼大行動」這個「敵情」為藉口,欺騙下層警察,從四月二十五日開始拉大網式的綁架法輪功學員。 吉林省範圍內,多地區出現大面積綁架迫害,是吉林省610根據中央610文件部署的迫害。

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輪功學員趙秀英在歐亞科技城被長春市公安局便衣警察綁架。四月二十二日晚,在歐亞科技城做維修打印機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閻麗傑和岳新穎、某公司會計白玉萍、退休職工高淑余、超市員工陸大新、陸愛榮姐妹分別在各自家中被綁架並抄家,參與綁架和抄家的有南關區曙光路派出所、衛星路派出所和綠園區某派出所。一個月後,除高淑余外,幾人均被送到黑嘴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高淑余被非法關押在長春第三看守所。

四月二十三日,長春市公安局、安全局指使長春市曙光路派出所、南關區分局國保中隊李軍等帶人綁架了在長春市歐亞科技城及長江路科技城上班的法輪功學員李勁松、陳敬雨、王兆輝等十二人。隨後的幾天裏,他們在兩處科技城攤位和其它出售電腦配件、打印耗材的場所,如光復路等地大量布置便衣看守。四月二十六日,蹲坑便衣綁架了到歐亞科技城維修機器的法輪功學員王東彪,並到其住處非法抄家。第二天,又有姓楊五十多歲,和姓樸四十多歲的兩位女法輪功學員到歐亞科技城維修打印機被綁架到曙光路派出所。四月二十四至二十六日,安豐香、長春法輪功學員陳連東、和妻子劉月娥等遭綁架。

據了解,此次綁架是早有預謀,布置好了的。實施綁架的警察毫不隱諱的說:「已經跟蹤了好多天了。」據明慧網公布的消息,科技城綁架事件中有二十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惡警綁架,多數被非法勞教並勒索錢財。

以上只是高學章指揮、操控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案例。縱觀歷史,古往今來,迫害正信的沒有一個可以善終的。

善惡有報是天理!那些追隨江澤民積極迫害法輪功的上至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蘇榮、李東生、王立軍,下至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警察等,陸續遭惡報,還會殃及子孫。高學章被查也是迫害法輪功的現世報。

'公安局長高學章'
公安局長高學章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