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延邊州公檢法司系統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2)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接上文

第二部份 肉體折磨 酷刑黑幕

肉體折磨是中共邪惡之徒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的基本手段,二十年來被綁架的延邊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黑窩遭受惡警肉體折磨的殘酷手段令人髮指。最常見的迫害手段就是各種奴役勞動、長時間不讓睡覺、保持固定姿勢罰站等。除此之外,辱罵毒打、拳打腳踢、電棍電擊等種種酷刑迫害手段真是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參與迫害者為了一己私利,泯滅人性、殘忍至極。遭受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的直接被迫害致死,有的回家後不久傷勢嚴重含冤離世。

這部份內容包括延邊本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包括延邊法輪功學員在長春、吉林、九台等地的勞教所、監獄等黑窩遭受的迫害。舉出的實例僅為迫害典型案例,實際遭受肉體折磨的法輪功學員要更多,許多學員甚至在被綁架的過程中、在自己家裏或當地派出所……還沒有送到黑窩時就已經遭到殘酷的刑訊逼供、毆打摧殘。

(一)套塑料袋窒息、摧殘性「灌食」、上「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圖:人為窒息
中共酷刑示意圖:人為窒息

敦化市法輪功學員裴斐,二零零一年七月九日,被敦化市民主派出所副所長李文宗等五、六個警察綁架,惡警將裴斐雙手反背銬在鐵椅子上,雙腳懸著用腳鐐鎖在鐵椅子上。五、六個警察對她圍毆毒打,打的頭臉口都是血,牙都變形了;把頭上套塑料袋悶一、二分鐘,幾近窒息再放開;用高壓電棍電得裴斐直蹦,兩臂都是大泡;不讓睡覺,一閤眼就毒打,這樣將裴斐綁了五十多小時(兩次)致使她頭腦昏沉、麻木、失智、手腳腫脹、僵直。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後來到看守所後還遭受了摧殘性灌食迫害,用兌了半袋鹽的奶粉給裴斐灌,灌下去後裴斐連管子帶奶粉都噴吐出來,摧殘性灌食造成裴斐食管、嗓子、胃都被燒壞,不能發聲,不能吃飯(只能進流質)。還給裴斐上「死人床」酷刑迫害,「死人床」有四條床腿,上面是五塊木板釘製而成,中空,板的四端各釘一個大鐵環,人呈大字型,胳膊伸直,各用一副手銬在橫條板兩鐵環上,腳也戴上腳鐐,鎖在兩邊鐵環上,,身體僵直不動,下身中空,腿向兩邊拽,不一會就疼痛難忍。這次綁架導致裴斐癱瘓臥床六個多月,一年後才基本恢復。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坐「老虎凳」圍毆、開「飛機」、上「吊掛」酷刑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日,延吉市法輪功學員郭培俊、郝迎強等三人到龍井市八道鎮講真相時被八道鎮派出所惡警綁架,後被轉到龍井市公安局刑訊逼供迫害。延邊州「610」頭目吳景林,帶著幾個惡警對他們三人施以各種酷刑折磨:坐老虎凳、被開飛機、被高壓電棍電、上吊掛、被眾惡人圍毆……。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開飛機'
酷刑演示:開飛機

惡警把郭培俊綁在老虎凳上迫害兩天兩夜,其間還不斷地折磨郭培俊。最後惡人打紅了眼,看見甚麼就拿甚麼打,打到最後連身邊的凳子都成了打人的刑具。惡警抓起凳子劈頭蓋臉打向郭培俊,郭培俊被打的滿臉滿身鮮血淋淋,身上穿的衣服全被粘稠的濃血滲透,血一直不停地從傷口流出來,水泥地被血染濕了很大一片,郭培俊在極度的痛苦中多次昏死過去。

'酷刑演示:凳子砸頭'
酷刑演示:凳子砸頭

郝迎強也遭受了同樣的迫害,惡警把他受盡酷刑後早已無法支撐的身體拖起,將兩個手臂使勁兒向後掰,扳成和身體成九十度直角的極限後,用繩子把雙臂捆綁後吊起來。吊起瞬間,全身的傷口全部崩裂,伴隨著劇痛「唰」一下傳導到頭部,精神幾乎到了瀕臨崩潰的地步,郝迎強多次昏死過去。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三)高壓電棍電、「小白龍」鑽

敦化市法輪功學員喬建國,二零零一年一月,因為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到敦化市公安局。期間,以邊文海為首的多名警察,對喬建國進行刑訊逼供,把他固定在鐵椅子上,用電棍電遍全身,在電擊的過程中,拳腳齊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後被延吉「610」人員非法勞教兩年,分別關押在延吉勞教所和九台飲馬河勞教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在飲馬河勞教所關押時,因為喬建國不寫保證書,被一大隊隊長馮偉帶到酷刑室,遭受 「小白龍」酷刑迫害:用一根很硬的白色塑料管子,在頭上用刀割開十字型的四個豁口,然後,讓一個膘肥體壯的惡警,把「小白龍」插到腋下和大腿的腹股溝處,用力鑽、擰。由於用力過大,那個體壯的惡警累的滿頭大汗,休息後繼續行刑,最後導致喬建國兩個腋下和兩個腹股溝全部被鑽透了,露出四個大肉坑,骨頭都露出來了,白花花的,喬建國當時就被鑽的昏過去了,二十年過去了,至今在喬建國腋下和腹股溝處還有傷疤,深陷的肉塊已經永遠無法恢復。

中共酷刑示意圖:小白龍「鑽體」
中共酷刑示意圖:小白龍「鑽體」

(四)空中「吊銬」毒打、煙頭燙鼻孔

金成權是圖們市法輪功學員,三十歲,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七日,被和龍市刑警隊的惡警們劫持到刑警隊,被施以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吊掛毒打'
酷刑演示:吊掛毒打

六名惡警將他戴上手銬腳鐐,然後用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兩根,穿著皮鞋的腳踢踹,用皮鞭瘋狂抽打;將戴手銬腳鐐的金成權吊在空中毒打,手銬越銬越緊,手銬深深的陷進肉裏,疼痛入骨;然後用不乾膠封嘴,再用點燃的煙頭燙兩個鼻孔,連續燙了六根,導致他昏迷。再潑冷水,再施以酷刑。由於他受的酷刑,造成他左邊心臟部位腫脹,排尿困難,脊椎打壞以至於抬不起三十斤重的東西,記憶力衰退,眼睛視物不清。

(五)香煙插鼻孔薰、搓太陽穴

安圖縣法輪功學員張培齊,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四日因惡人構陷遭綁架,被安圖縣國保大隊惡警秘密劫持到安圖海溝金礦慘遭刑訊逼供迫害了七天七夜。期間,張培齊一直被捆綁在老虎凳上,惡警們兩人一班車輪戰,用幾寸粗的硬塑料管子和木棒毒打他;不許他睡覺,雙手拔拽他的頭髮,頭髮被拽掉一地,頭皮被拽腫、流血;用膠皮警棒瘋狂打他頭部及身上各敏感部位,頭被打出許多大包,流血,雙眼被打的青紫,小腿和腿肚被打成紫黑色,最後被打得昏迷不醒,惡警就用礦泉水往張培齊頭上澆冷水。惡警金鎮山點燃兩根香煙插在張培齊的鼻孔裏,頓時被嗆的眼淚、鼻涕直流,氣喘不上來、頭昏腦脹,最後被煙嗆昏過後。惡警還用手猛搓張培齊的太陽穴,致使太陽穴疼痛難忍。金鎮山邊打邊罵:「死人我都能讓他講話,我的辦法有的是,時間有的是,天天玩死你。」

『中共酷刑示意圖:鼻孔插煙』
中共酷刑示意圖:鼻孔插煙

(六)「熬鷹」、扣鐵帽子毒打、膠帶封嘴、不給吃飯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鐵桶敲頭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鐵桶敲頭

圖們市法輪功學員金永男,男,六十歲,朝鮮族人,家住延邊州圖們市五工村。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圖們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將他綁架,並對他刑訊逼供了六天六夜。惡警們採取「熬鷹」酷刑,不讓他睡覺;然後在他頭上扣上鐵帽子,兩個惡人輪番用木棒毒打他,木棒都被打折了。惡警將金永男的頭打破,雙耳被打失聰,口鼻被打的噴血,渾身被打得沒有一處好地方,身上的衣褲都成了血葫蘆,一條腿被打殘。見金永男還不說,惡警就用煙頭燙他的掌心,用膠帶封他的嘴,使他喘不上氣來。惡警還殘忍的用牙籤紮金永男頭部的傷口,對金永男叫囂著「打死你算自殺,不承擔責任」。六天六夜的迫害中沒給老人吃一口飯、喝一口水。

'酷刑演示:煙頭燙'
酷刑演示:煙頭燙

(七)硬物搓肋骨、塑料袋套頭、抽打腳心腳趾

延吉市朝鮮族法輪功學員樸貴峰,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下午,在單位開會時被朝陽派出所惡警綁架到朝陽派出所。除了把樸貴峰綁在鐵椅子折磨他之外,惡警還用打火機的底部硬處在樸貴峰的兩肋上用力上下搓,兩肋被他們搓起了拳頭大小的瘀血的紫包。惡警們用此種酷刑刑訊逼供了一上午,下午又在上午酷刑的基礎上,增加了黑塑料袋反覆套頭讓人窒息的酷刑。他們用黑塑料袋套在樸貴峰的頭上繫上扣,直到他快窒息的時候才解開,然後再套上、再解開,如此反覆,致使樸貴峰的心臟受到嚴重刺激,十分痛苦。惡警還往樸貴峰脖子裏灌涼水,兩人輪班兒用一截自行車外帶猛抽他的兩隻腳的腳心、腳趾頭,還用六十釐米長,四釐米寬的竹板抽打他的腳趾頭,兩腳底和腳趾頭當時就被打成了黑紫色……經過一天一宿的殘酷迫害後,樸貴峰於第二天晚上被送到延吉市看守所。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

(八)「三銬頭」手銬、強迫蹲馬步

汪清縣法輪功學員婁秋風,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在散發真相材料時被汪清林業公安局惡警綁架。在林業公安局地區派出所婁秋風遭到酷刑逼供,幾個惡警使勁拽婁秋風的頭髮,用手戳她的額頭,狠毒地打耳光,使勁踢婁秋風的小腿。惡警把婁秋風的大衣拽下來,並把她推倒在沙發上,甚至騎到婁秋風的後背上,幾個惡警使勁摁住婁秋風頭和全身,用力拽她的胳膊與手銬,想把兩隻手從背後銬在一起,施以更殘酷的迫害。婁秋風的頭被幾個惡警壓在了沙發上,鼻子和嘴緊貼在沙發上根本喘不過氣來,幾乎窒息。這樣僵持了很長時間,最終邪惡也沒得逞,最後他們只好把婁秋風的兩隻手反銬上(用三個銬頭),另一頭連同頭髮一起銬到後衣領上,逼迫婁秋風蹲馬步。後來當打開手銬時發現,婁秋風的左手動脈處被手銬銬得已破壞,左手大拇指兩個月後還是麻木的。惡警用了各種辦法,從晚上八點多一直到第二天天亮,酷刑折磨婁秋風整整一個晚上。

(九)銬椅背、鐵棒子毒打

汪清縣天橋嶺林業局法輪功學員丁海清,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在天橋嶺住宅樓中印「法輪大法好」的印章時,被惡人綁架到第一派出所。酷刑毒打中丁海清的眼睛險些被打失明,羽絨服被打碎多處,惡人用拳腳打她還不算,還把她的雙手用手銬銬在椅子的靠背上,她的前胸貼在椅背上,惡警們用纏上布的鐵棒子對準丁海清的後背猛力擊打,丁海清痛得心就像要破碎了一樣,在惡警逼她簽字時她在上面寫下了「法輪大法好」,又遭到了更為殘暴的毒打和虐待,並且不給她飯吃。在二十九日晚惡警把丁海清送到看守所時,丁海清被迫害後的情形,使看守所的警察看了都覺得慘不忍睹。

(十)跪木棍、吊起毒打

龍井市法輪功學員賈長芝,七十多歲,二零零五年四月末去友人家時,被龍井市安民派出所的惡警綁架。為了逼迫老人說出身上帶的法輪功真相資料的來源,安民派出所的惡警對老人進行了長達十多個小時的刑訊逼供。三個惡警猛踢老人的膝關節,強迫老人跪在一根細長的木頭棍上面,膝關節直接頂著木頭棍,硌得很難受。之後,將老人吊起來,五個惡警輪番行惡,有用裝滿水的礦泉水瓶打腦袋的,有拳打腳踢的。在刑訊逼供的過程中,惡警張乃江叫囂:你這麼大歲數,真噁心,找兩個撿破爛的強姦才好。經過十多個小時的刑訊逼供,賈長芝老人被打的全身發青或變成黑紫色,尤其兩隻腳完全變成黑色。就是這樣,惡警還不甘心,第二天下午,給賈長芝老人戴上了最大的腳鐐,並把雙手銬到鐵窗上,兩腳尖稍微挨地。惡警為了不留外傷,用裝滿水的礦泉水瓶打賈長芝老人的頭頂,打得賈長芝老人眼前直冒金花。

中共酷刑:吊掛
中共酷刑:吊掛

(十一)「烤全羊」酷刑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敦化市法輪功學員王永強,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被敦化市公安局賢儒鎮派出所綁架,遭到惡警殘酷迫害。從八月一日晚開始直到八月四日,整整三天不給吃喝,還用「塑料袋套頭部」,用蚊香長時間煙熏,往嘴、鼻孔、小便處抹辣根……更殘酷的是像「烤全羊」一樣把王永強懸掛起來,連續兩夜反覆懸掛,每次掛近一小時。在「烤全羊」酷刑後,王永強神智不清,四肢癱軟,無法移動,他們就用腳猛踢他的身體兩側,致使他心臟偷停後,再給嘴裏塞幾粒救心丸。在王永強每次處於昏迷時,他們就往頭部潑涼水,還用粗麻繩抽他,用拳頭狠擊王永強心窩處等。白天,他們強迫王永強雙手抱腿撅著,還一邊一個警察,把腿壓在他的頭和背部,長時間反覆讓他保持那個姿勢,如果摔倒了,就用腳踢。三天時間,反覆用帶水的礦泉水瓶擊打王永強頭部無數次。有一個惡警持續用礦泉水瓶擊打王永強左眼部,致使王永強眼睛嚴重損傷,眼前總有一個黑塊。惡警還往王永強眼睛上抹一種不知名的東西,非常疼痛,王永強因此多次昏迷。

(十二)棍子打下身、手指捅眼睛、打火機燒手

圖們市石峴鎮法輪功學員劉曉華,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被國保大隊從家中綁架,非法關押期間遭受酷刑迫害,惡警輪流逼供,在審訊期間,他們採取了種種不為人恥的手段。石峴鎮派出所六個惡警用拳頭打劉曉華的背部,打耳光,用煙頭燙手指……國保大隊惡警還拿棍子毒打她的下身,用腳踩手指,打耳光,用手指捅眼睛……

'酷刑演示:腳踩在手臂上搓捻'
酷刑演示:腳踩在手臂上搓捻

他們還用打火機燒手,劉曉華的手被燒出了水泡,惡警還拿塑料做成繩子,把她的頭髮綁在鐵椅子的靠背上,四天四夜不讓睡覺,劉曉華兩度被迫害的昏迷,每次都被惡警用涼水澆醒。後被送入看守所,到醫院做入所檢查身體時,檢查出劉曉華下身被打的青紫,高血壓,心肌缺血,心跳過速。

(十三)「一支馬」抻腿、上「背銬」、灌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圖們朝鮮族法輪功學員金蓮花,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被惡察綁架劫持到和龍市公安局,遭惡警刑訊逼供,最後被折磨至生命垂危,送到延吉市醫院搶救。金蓮花所遭受的酷刑迫害包括:兩隻胳膊和腿大幅度分開後長時間被罰站,惡警坐在板凳上拽住她的雙手,把她的腿向兩邊抻,抻到極限;上「背銬」酷刑,用手銬把兩隻胳膊擰勁倒扣在背後,還把礦泉水瓶子塞進去,還用手捏被綁的胳膊,從而加強疼痛,這樣每天多次被綁,每次被綁二十到四十分鐘;用手捂住鼻子後往嘴裏灌涼水,先用膠帶封住嘴後用手捏住鼻子,再用塑料袋多次套頭;把書捲成棒子,亂打頭部(被打近百次)、胸部和肚子,不留痕跡卻十分疼痛;打開電風扇吹,連續五天五夜不讓睡覺。

酷刑演示:紙棍抽打
酷刑演示:紙棍抽打

(十四)「電刑」器具逼供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太浩和母親金順善等四人被延吉市警察綁架。他們被劫持到延吉市一個專門用於刑訊逼供的地方,那裏有專門給人上「電刑」的器具,把受害者的頭罩住,可以通過控制電流大小來增加受刑者痛苦的程度。在大電流下運行這種刑具,可以導致受刑者內臟出血,受刑者如遭重錘霹雷猛擊,其痛苦程度無以言表。輕者,受刑人皮下出血,形成的皮下血斑長久不消。三十多歲的太浩遭受到這種刑訊逼供最為慘烈,慘叫聲接連不斷,令人不忍聽聞。對他實施酷刑迫害的警察輪流長時間施暴,都累得非常疲倦。在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時,中共警察大都是多人分組,輪流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實施殘酷迫害,許多負責實施酷刑的惡警們都累得筋疲力盡,有的說法輪功可能真有功,他們這些施刑者都累得夠嗆。

(十五)「抻床」酷刑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延吉市法輪功學員辛延俊,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吉林監獄迫害。吉林監獄惡警為逼迫辛延俊放棄修煉,給他上「抻床」酷刑折磨,將他的四肢綁起來,然後吊在兩張上下鋪床的中間,命四個膀大腰圓的犯人,用兩根粗棍交叉為「十字形」別他的雙腿,在使勁踩壓,當他疼昏後用涼水激醒再迫害。最後辛延俊被折磨的雙腿殘廢,不能行走,腎器官衰竭小便都費勁兒,左邊身體全部打壞,左胳膊被打折,牙齒也被打掉了一顆。辛延俊在吉林監獄遭受了三年半的酷刑摧殘後,被迫害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延吉市法輪功學員朱喜玉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關押期間,也遭「抻床」酷刑迫害,將朱喜玉的四肢綁牢固定住,身子成大字型騰空吊起來,臉朝上。朱喜玉被迫害的手腳麻木,渾身顫抖、哆嗦、心悶,口吐綠色膽液,不長時間人就暈過去了。

(十六)關鐵籠子裏 脫去衣服上「凍」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冷凍'
中共酷刑示意圖:冷凍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延邊勞教所惡警將法輪功學員王鐵松、肖國兵、於建華和谷印東四人的衣服扒掉,把四人關進鐵籠子裏,在寒冷冬天裏「凍」他們,不給暖氣,不給被褥。延吉的十二月已經是冰天雪地了,溫度在零下三十度左右,鐵籠子設於大門口和樓梯口,根本沒暖氣,溫度在零度以下,寒風順著鐵柵欄往裏鑽,人被關進去不到十分鐘,就被凍得手腳發麻。谷印東被凍得手上戴著手銬咯咯碰到鐵柵欄上直響。人被凍的發燒、走路腿已經不好使了才放出來。

(十七)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龍井市法輪功學員梁秀珍和丈夫進京上訪,後被綁架回當地,龍井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姜英勞指使惡警毒打梁秀珍的嘴和頭,把她打的頭昏腦脹、鼻口出血,邊打還邊罵「叫你喊法輪大法好」!惡警輪流上陣,梁秀珍丈夫也被打倒在地,惡警金應允用皮鞋狠勁踩梁秀珍丈夫的手,一直打的倒在地上起不來。後來在惡警姜英勞指使下,梁秀珍被強行注射了損害神經的藥物,致使梁秀珍左腿疼痛九年多,最後癱瘓不能正常行走。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