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猛精進 全力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方式主要有三種:一種是綁架迫害,再一種是騷擾迫害,還有一種是病業迫害。前兩種迫害是通過邪黨人員來實施,後一種是舊勢力在另外空間直接下手迫害。

造成病業迫害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師父明示:「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1]。肯定是在信師信法上出問題了,沒有完全聽師父的話,被人心帶動造成的。在被迫害的同修中,有很大一部份同修是因為修煉懈怠,求安逸造成的,具體表現就是在做三件事上不積極主動,不使全力,不精進,把主要精力都用在過好常人生活上。

當一個大法弟子不能夠做到全面做好三件事時,已經偏離了師父安排的路,走到舊勢力安排的路上去了。當你懈怠到一定成度,舊勢力認為可以成為下手的藉口時,就會在另外空間直接下手迫害,病業迫害就發生了。

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講,在宇宙正法時期修煉,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承擔的責任非常的大。如果我們不能夠全力以赴的證實法,懈怠求安逸,根本就承擔不起這麼重大的責任。換句話說,你懈怠求安逸,就是不負責任,從而造成的後果不堪設想,這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你不精進,就是不真心助師正法。

師父慈悲對待每一個大法弟子,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給我們從地獄除名,再把我們的身體洗淨,為我們承擔了歷史上造下的無數罪業,使我們的身體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然後下法輪、修煉的機制,給我們演化功、神通和各種生命體,在修煉中看護著我們,這是我們能知道的,還有許許多多我們不知道的,師父為我們做了這麼多,那我們該怎麼對待師父呢?如果我們懈怠求安逸,不使全力,就是不真心助師正法,那能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嗎?

第二,你不精進,就是不想救度自己的眾生。

作為修煉的人來講,你修好的那部份身體所對應的眾生,已經都被同化得救了,而沒修好的身體所對應的眾生還沒有得救,這部份眾生都在眼巴巴的看著你,盼望你好好修,把他們救了,可你卻不好好修,懈怠求安逸,你這不就是拿自己眾生的生命當兒戲嗎!你這樣做,配當眾生之主嗎?

第三,你不精進,就是不負責任。

在宇宙正法時期,你當了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責任就落在了你的肩上,大法弟子的人數就這麼多,全人類都得靠大法弟子去救度,大法弟子人人都承擔了救度一部份眾生的責任,該救的人你沒救,他就失去了得救的機會,你的不負責任就導致了他被淘汰。

造成有些同修懈怠求安逸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個原因是怕吃苦。其中包括一些以前比較精進的同修,確實做了不少證實法的事情,付出了許多辛苦,可能覺得自己為證實大法付出的不少了,苦也沒少吃,差不多就行了,也該放鬆放鬆,不願再吃那麼多的苦了。在這些思想的主宰下,逐漸的就走向了懈怠求安逸。其實以上這些想法都不是他真正自己的想法,不是他主元神的想法,都是人心的想法,就是說,他被人心給左右了。

在歷史上,大法弟子跟隨師父為鋪墊正法,開創了五千年中華文明,演繹了不同的角色,生生世世都在吃苦付出。

我記得看過同修的一篇文章,寫的是他自己在歷史上的一次轉世經歷:大家都知道宦官魏忠賢是個相當壞的人,可是歷史上就安排了這個角色。當時誰都不願意去扮演這個角色,因為去扮演魏忠賢這個角色並不難,在人中做多少壞事都不難,難的是壞事幹完了你得去承擔罪業,所以誰都不願意扮演魏忠賢這個角色。後來同修為了鋪墊正法,毅然扮演了這個角色。等魏忠賢這一生結束以後,同修在另外一個空間裏被活活凍了一百年,在人世間的時間表現上相當於二十五年。大家知道冬天出門又凍手又凍腳的,可這只是一會兒,那是在冰天雪地裏連續凍了二十五年,死不了,活受罪,那才是真正的酷刑呢!等同修消完了罪業,繼續輪迴轉生,還得吃苦還業。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到今世。這是他走過的路,其他同修不也是一樣吃了人中難以想像和難以承受的苦才走到今天嗎?

也就是說,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我們大法弟子都吃了無數的苦,好不容易盼到正法開始了,還沒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好多該救的人還沒有救下來,就不想再多吃苦,懈怠求安逸,這能是我們自己的真實想法嗎?肯定不是!

大家想想,為了做好今天要做的事情,在歷史上千萬年的苦都吃了,可算盼到做正事的機會了,那還不全力以赴把該做的事情做好,還差現在這幾十年的苦嗎?

造成有些同修求安逸的另一個原因是:追求享受常人的美好生活。

其實呢,人這個環境是為了正法需要而有意造就出來的,是給人修煉的地方。修煉的環境必須達到兩點要求:一個是迷,一個是苦。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必須在迷中悟出正念,在苦中能夠做到堅定正念,才算合格。在這樣一個又迷又苦的環境中尋求所謂的幸福生活,怎麼可能實現呢?

在人世間你不遭罪就算是享福了。至於說天上那種幸福生活,人一天也沒有享受過。人說我坐在這兒渾身挺輕鬆自在,可是你再輕鬆身體也有重量,你要活動身體都得用力氣,而神的身體沒有重量,那種輕鬆自在,才是真正的輕鬆自在,而且是永遠這樣幸福美好。人這個環境就是一個糞坑,黃土是天人的糞便,這裏的一切都是分子構成的,在神的眼裏來看,這裏就是泥土和糞便,說白了我們就是在泥土和糞坑中生活,把糞坑當成了安樂窩,在這樣一個又髒又迷又苦的環境中追求所謂的幸福生活,在神的眼裏來看,非常的無知可笑!

其實這也是在迷中看不到宇宙真相造成的。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師父已經把宇宙的真相告訴我們了,還像常人那樣迷而不醒,跟常人一樣追求所謂的人間美好幸福生活,那就不應該了。

「開弓沒有回頭箭。」正法走到今天,已經沒有再回頭的機會了,大法弟子基本上就是這些人了,不能換人了。說我承擔不了大法弟子的責任,咱們再換一個能承擔的人來當大法弟子,已經沒有那個機會了。當初在天上你簽了誓約,現在你不按照誓約去做,不承擔起救人的責任,世人就會被淘汰,你就是嚴重的違約。所以說,你個人的精進與懈怠就關係到眾生的生死存亡,你不精進救人,就是在拿宇宙眾生的生命當兒戲。即使師父不會把你怎樣,普天的眾神都不會認可;舊勢力也因此抓到了迫害的藉口,它就會以惡治惡,你不是懈怠求安逸嗎?這回我讓你難受,從另外空間直接下手安排病業迫害,用病痛折磨你,看你還求不求安逸。

實質上還是修善的問題。

人和神的本質區別就是,人是自私的,神是無私的,人要想修成神,必須跨越一道死關──放下自我。如果一個人遇事時,能夠做到放下自己,不想自己,不為自己著想,就不會有私心,就能夠做到完全為別人著想,就做到了善。無我就能做到無私,無私就能做到無求、無怕,就不會求安逸、怕吃苦了。也就是說,人最難放下的就是自我,如果一個人能夠做到放下自己,那他就甚麼都能夠放得下,任何執著都沒有了,他就達到忍的標準了,這時他也能夠做到真心為別人著想,就達到了真和善的標準,最終就達到了真、善、忍的標準,也就是同化大法了。

執著自己是一切執著的總根,象顯示心、妒嫉心、怕吃苦、求安逸這些表面的執著要修去,根本的執著也要修去,連根帶梢一起修。如果你只修去了表面的執著,執著自己沒修去,沒有去根,你就修不出來,實現不了從人到神的根本轉變。

放不下自我,就會產生為自己著想的私心,你就是人;放下自我,就不會產生為自己著想的私心,你就是神。帶著私心去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就是人在做;不帶私心去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就是神在做。在助師正法中,如果你能夠做到放下自我,不考慮自己,就一心想著怎樣把證實法的事情做好,那就沒有做不好的,這時呢,舊勢力不敢干擾,師父還會幫你,證實法的路肯定是暢通無阻。

不要讓紅塵迷住了你的雙眼,看不清回家的路,為了人世間的這點安逸,耽誤了回家的行程,等到正法結束的那一天,人家都圓滿飛升,回歸自己的天國家園,自己卻留在了地上,回不了家了,那時後悔都來不及呀!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珍惜宇宙眾生的生命,珍惜自己天國眾生的生命,珍惜自己生生世世的吃苦付出,珍惜自己在證實法中走過的路,珍惜自己和自己眾生的未來,珍惜這亙古未有的正法修煉機緣,精進吧,這是你唯一不變的選擇!

以上為個人現階段修煉淺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