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同修出現「病」情嚴重假相時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日】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修,四月三十日上午,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是另一個同修A的兒子打來的。電話中說:他爸爸(同修A)脫離大法多年了,今天身體突然不行了,說話顛三倒四,神智不清,伴隨的是半身不遂的症狀。還說,他媽決定這就要送他爸去醫院搶救。同修的兒子焦急又無奈的說:我爸進了醫院,就回不來了,可我又阻止不了,我知道只有求你們了,只有你們才能救了我爸。

掛了電話不久,同修的兒子又到我們單位找到我們,我問:你媽(B)修不修煉?他說:似修非修。我問:你為甚麼要阻止去醫院呢?他說:過去和尚生了病,他不到民間求醫,他找方丈,求神佛保祐,我爸修大法二十年了,肯定有神佛保護。我說:你這認識可不一般,沒修煉卻知道修煉的理,太好了。我們這就去你家。

我倆隨同修的兒子到了同修家,發現A精神已經迷糊了,嘴裏嘟嚕著,不知說的是甚麼。同修的老伴B愁眉緊鎖,哭喪著臉說:「他原來修煉大法,現在早不學了。眼睛看不見,手抬不起來,糖尿病都三年了,還有腸炎。不送醫院就送回老家,別死在這,最後落個破壞大法的罪名。」

和同修交流了一下看法後,我對這家的女主人同修B說:咱們都先冷靜一下,你兒子不修煉,在這時候給我們打電話這都不是偶然的。你也是同修,他出現這種情況,又叫我們同時面對這件事,我們就得用法來衡量。咱能在這個歷史時期修煉大法,都很不易。就他而言,邪惡破壞大法時,他去北京捍衛大法。前幾年,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他也毫不猶豫的參加。關鍵時刻他都走的正,站的直,生死重大考驗中,他坦坦蕩蕩闖了過來,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修煉者。你也了不起。你兒子不修煉,都能站在大法立場上看問題,了不起。這幾年,由於邪惡的迫害,也由於咱自身的懈怠,離大法遠了,都混同於常人了,才被邪惡鑽了空子。

女同修B插話說:他哥哥的女兒出嫁時,生了氣,他還組織人去打架。我說:那時他還不如常人,但是咱不能光看他的不足啊。師父多慈悲呀,捨不下不爭氣的弟子。就他這個症狀,表現出來不是壞事是好事,這一切不過都是在演戲。如果你把他送進醫院,就已經降到常人的層次了,常人就應該生老病死……如果你能從法上認識,他有師父保護就不會有事。他主意識一清醒,正念一出,甚麼事都不會發生的,這一切都是假相而已。

我又和B交流:這幾年,咱有多少同修由於學法少,法理不清,被病業假相奪走了生命,教訓太深刻了。你的法理不清,他的法理也不清,他要是法理清了,也走不到現在這一步;你的法理清了,就不會著急忙慌的要送他去醫院。師父說:「過去有個人,把他綁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說是要給他放血。然後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根本沒有放他的血),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嗒聲。他就以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會兒這個人就死了。其實根本就沒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來水,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1]今天你如果把假相當成病,用人的思維去對待,這就上了邪魔的圈套,這第一步就踏空了。第二步,蒙上他的眼睛,叫他也真假難辨,急忙送醫院,等於把他綁在床上了,這就是第二步。他本來正念就不強,你這樣一做,就等於協助邪惡了,等於讓他也順從邪惡的安排了。有了這兩步,邪魔就得手了,它會大展妖術,指示醫生、家屬、親朋好友,一齊上陣,遙相呼應:說他是癌症後期,生命垂危,嚇得你暈頭轉向。各種醫療手段全用上,最後經濟上拖垮,人財兩空。對於他,失去了千萬年的機緣。其實這一切不過是自來水的滴嗒聲。

這一番話使B明白了,說:我學法太少了,不明白這些法理。他兒子問:我給我爸念《轉法輪》行不行?我說太好了,咱們一起配合,多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

五月一日下午,A的兒子打來電話,說他爸頭腦清醒了,讓我們過去一趟。我們到他們家門口,他母子二人喜笑顏開相迎。我問他爸在哪,說在那盤著腿聽法呢。我說不打擾他,咱們在這屋交流。B同修說,A上午打坐,元神離體了,看到了法輪世界。他說,太美好了,太美好了,說完又打坐了好大一會兒。

我怕是魔演化的,就把他搗出定了。他出定後,跟我不願意,說我干擾他觀看聖境了。我對A說,搗你出定是別讓你留戀那不想回來了。我還提醒他,別生歡喜心,別被魔鑽空子。我們一起交流著,共同感恩師尊的偉大慈悲。

回來的路上,我和同修都很感慨,修煉人的一念太珍貴了,一念正了,那可真是讓人從死到生,從人到神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