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舊勢力以病業形式迫害兩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舊勢力安排對大法弟子的破壞式考驗,不是以你表面做的好壞為藉口的,而是以你本質上有沒有執著為由的。只要有執著心,舊勢力的迫害便無孔不入。

我今年四十多歲,作為一九九七年春天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學員,近期正念清除解體了兩場來勢洶洶的病業迫害,現在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半小時,視力由模糊到恢復正常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底的一天,傍晚我在做晚飯時,突然眼前視物模糊,眼前發花,兩眼看不清東西。因廚房的物品很熟悉,我就摸索著食材開始做飯,同時思維在快速的搜索師父的有關講法:「我們這裏不練氣,低層次上這些東西不需要你練了,我們把你推過去,讓你身體達到無病狀態。」[1]對照師父講法,我很明白師父在我修煉的初期早已把我的身體完全淨化了,不可能再有常人的病了,我必須否定它。

師父明示:「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甚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發正念一個是對外、一個是對內,不正的誰也跑不了,只是我們對發正念的態度不同、表現不同。」[2]

學習這段講法,我更加堅定了我現在身上的不正確狀態是舊勢力強加進來的迫害,我必須全盤否定它。於是我開始發出強大的正念,手中的活沒停,飯還在摸索著做,正念在持續著發。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一刻不停,人的想法也不停在頭腦裏翻:你有夜盲症了;你太累了;你花眼的前兆,你上醫院檢查檢查吧,等等,各種人念在衝擊著我的心,我一個一個在否定清除著它們,我想:自己是一個大法修煉人,身體帶著強大的功,外來的病一上來我的功就自動消除它們了,它們根本上不了我的身;我修煉二十二年了,雖然不是很精進,但是絕不會有這麼大的病業,師父也不會讓我遭受這麼大的魔難;這絕不是師父安排的。

我強大的正念全方位的鎖定舊勢力,我所有的功從每一層身體的所有細胞上,同時向外發出,解體舊勢力對我的迫害干擾,全盤否定、全面解體,迫害不停、發正念不停。甚至我肉身的表面都感到了強大的功的衝擊、震動,我更加堅定師父和大法給我帶來的信心。

半小時後,妻子下班了,我把飯菜端到桌上,剛吃了兩口菜,我的眼睛突然感覺清涼了,眼前一亮,一切恢復正常。不修煉的家人吃著飯,也沒有發覺甚麼,津津樂道的談論著單位的事,我一邊附和著。此時,對師父感恩的淚水在眼眶裏轉了轉,我強忍著沒流下。

事後我找到了遭受這次病業迫害的原因是,近期太執著動態網上的新聞了,甚至心隨著其上下波動,作為正法時期的修煉人是以師父囑託的「三件事」為最重要的,動態網上的新聞是給常人看的,我把自己擺到了常人的位置,自然就招來舊勢力的邪惡迫害了。

二、「發酸岔氣」的症狀煙消雲散了

二零一八年七月份,我熟知的一個六十歲的女同修Z,被舊勢力以直腸癌的病業形式奪去了肉身。不久以後,在晚上睡到後半夜時,有好幾次我的左下腹部有「發酸岔氣」的不舒服感。漸漸的不知從哪裏來的信息反映到我大腦中說:是不是我也得直腸癌了。

由於我沒有及時警醒和否定它的迫害,症狀一點點的變重了。到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晨煉前,我突然感到左下腹發脹,比以往反應嚴重,這和Z同修肉身死亡前的症狀有所相似。

我猛然驚醒:舊勢力一直在迫害我!而我卻一直沒有明顯的反對、排斥和否定它,那麼舊勢力就認為我接受它,所以越來越重。舊勢力的迫害就是這樣無聲息一點一點進來,讓你潛移默化的接受,然後對你猛烈的迫害。舊勢力迫害我,而我沒有否定它、排斥它,它就冠冕堂皇的說,這是你要的。

一月四日早上,開始晨煉了,從第一套功法開始,人心就不斷的翻騰:這是不是真的?上醫院去查查。從來就沒有這麼嚴重過,頂不住可以去醫院看看?還想我經常和常人講煉功人身體好,怎麼煉來煉去煉到醫院了,感覺沒法和常人交待。這些人心上來時,我感到自己很渺小無助。

「但是我會為真正修煉的人淨化身體,那樣的身體就是沒有病的。」[3]師父講法的聲音打到我的大腦中,我慢慢的想起了師父的有關講法:「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因為你一認為它有病的時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煉功和真正修煉的,特別是這種狀態,它不會導致有病的。」[1]師父說:「你老認為你有病的時候,說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導致成病。因為你的心性已經降到常人那個基礎上去了,那麼常人當然是要得病的了。」[1]隨著師父第二套功法的音樂響起,我漸漸有了正念,我知道煉功不能有雜念,我盡力排斥各種不符合大法的念頭。

隨著正念的上升,我差點笑出聲來,多謝師父喚醒了我,差點上了舊勢力的當,現在我徹底明白了:原來是我一直在怕得病、求得病,越執著,有病的症狀就越來越重。「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4]。師父的講法明確告訴了我們,得了法的人已經是神了,神怎麼會得人的病呢?想想自己不在法上的心態,既可笑,又危險。無論常人認為的壞事還是好事,從現在開始,對我來說都是好事。

修煉真得放下自己的常人心,當我正念越來越強時,左下腹「發酸岔氣」的症狀越來越弱。第二套功法疊扣小腹時,所有不適的症狀已煙消雲散。心性到位了,一個小時動功也煉完了,身體的不正確狀態也完全調整了過來。

再次感恩師父的洪大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廣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