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招致邪靈迫害 望以我為戒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六日】我是參加過師父傳法班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六歲。從一九九三年到現在,在大法中修煉二十五年了。我把近期遭受共產邪靈干擾迫害的經歷寫出來,希望對同修提供一個借鑑。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出。

事件的起因

我、妻子同修和兒子三個人都在一家國企工作,兒媳是公務員,家庭條件比較好。

一九九九年,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單位副書記找我談話說:上面規定共產黨員不許煉法輪功。我說,我要煉法輪功,就退黨吧!她說,你別亂來。第二天,我寫了一個要煉法輪功,退出共產黨的報告,交給了單位黨委。

書記大發脾氣,要開除我的工職。局長沒動。在其他領導和同事們情和理的勸說下,在當時的壓力下,我把退黨聲明拿回來了。後來,單位決定降我行政半級,交黨費,照常上班,我的事他們也不多管了。就這樣,我在家裏修煉法輪功,交黨費,一直到退休。

六十歲後,邪黨把我的關係轉到我居住的居委會,居委會把這件事抓得比較緊,每個月要搞一次邪黨活動,我跟居委會人員談起來了,說:我已經退了休,不參加你們活動。最後,他們說,你把黨費交了,我們也不多找你。就這樣,我不參加活動,交黨費一直到現在。

身體遭到嚴重迫害

二零一七年中旬,我身體遭到另外空間邪靈的嚴重迫害,雙腳突然不能落地,兩腳板像刺穿了似的,六天不能下樓,鑽心的疼痛,不能學法,只能聽法。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堅持參加大法弟子的同步晨煉。第三天,晨煉的鬧鐘響了,身體疼得爬不起來了,突然聽見師父的聲音:起來煉功!我爬起來後,又倒在床上,師父第二次用嚴厲加重的語氣重複了一遍:起來煉功!我鼓足了勁,起來參加晨煉。接下來,我在床上昏睡了幾天,邪靈把我的大腦全洗了,失去了記憶,只能聽法。

幾天後,我拿著《轉法輪》一個字一個字結結巴巴的讀,妻子同修有時間也和我一起讀,在師父加持下,我早上讀、下午讀、晚上讀,慢慢的我又能讀《轉法輪》了,我能參加小組集體學法。

遭這麼大的迫害,自己悟不到這難是甚麼原因造成的。

二零一八年四月份,妻子同修被中共警察綁架到看守所,我忙於和同修交流,聯繫北京律師營救妻子。我有幾個月沒有交黨費了,居委會派人到處找我,有一天,在一個學校操場上,找到我,要我交黨費。我考慮了一下,人心又上來了:妻子同修的案子正由派出所送檢察院,如果不交黨費,可能會對營救妻子不利,於是,我就交了二零一八年的黨費。

在師父的加持下,四個多月後,妻子平安回家。回家後,我倆增加學法、煉功時間,向內找,妻子狀態恢復比較好,我也抓緊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修煉狀態和身體也在發生著變化。

但慢慢的,我感覺有一股不好的東西向我體內壓來,胸部被壓,我就加長讀法時間,但胸部卻越來越被壓得嚴重喘不過氣來,買菜在路上都要停下來休息,上四樓要停一次,我突然悟到是共產邪靈在迫害我。

問題的嚴重性

大法弟子不參加邪黨的活動,而我為了保持現有安逸的生活環境,給邪黨交黨費,這是在給邪黨加能量,在滋養它,是在做壞事,邪靈當然有理由把壞東西、壞的物質往我身體里弄,干擾、迫害我。感謝師父救了我,不然我的肉身早被邪靈弄走了。

由於自己有安逸心,維護著家庭不出問題,情重、利益心重,特別是還有黨文化中的狡詐心理等,被共產邪靈鑽了空子。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不要對中共邪黨抱有任何希望。這只惡魔是為毀滅人類而來。」[1]我決不能再給邪黨交黨費了,全盤否定共產邪靈,徹底肅清共產邪靈在自己思想中的毒素、堅定信師信法,只要師父安排的。

本地區也有其他同修有我這樣類似的情況,希望同修們以我為戒。

再次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保持清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