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有意無意中給同修起負作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師父告誡弟子:「其實對於大法的干擾,多來自我們內部,外來的因素只能亂個別人,不可能使法改變。無論現在和將來,亂我們法的,那只能是內部弟子,千萬注意!」[1]「修是你自己的事,求甚麼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對頭魔性就會起作用。我再告訴大家,外面人永遠都破壞不了法,破壞法的只能是內部學員。記住吧!」[2]「除大法學員學法交流會和總會同意各地總站搞的活動外,記住在大法中流傳的任何不是大法的東西都是破壞大法!」[3]

現在看到這些法,感觸很深。執著心強,正念不足,很容易被利用幹出壞事,法理不清晰,壞事做完了自己都意識不到。而有意無意做出的這些事,對大法、對同修、對世人得救造成的負面影響可能是邪惡想做都做不到的。

同修A是我在本市認識的第一個同修,二零一二年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轉化了,離開大法五年,到二零一七年的一天,居委會讓她去,當時居委會、街道辦領導,派出所警察,還有一個專管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都在,逼著她二次轉化,做了很多不該做的事。四個月後,檢查出癌症晚期,已經擴散到骨頭了。在絕望的時候,同修A又想起了大法。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同修A又走回到大法中來了。同修A能明顯的感覺到師父的法身日夜不停的幫她清理身體,師父不斷的點悟,法理不斷的展現給她,同修們不斷的鼓勵著她,她的身體也不斷的向好的方向轉變……

在同修A被迫害的前後,由於自己人心的執著,我是起了一定的負作用的。當時我和同修聯繫的時間不很長,很多東西都不知道,家裏的老年同修從一個同修那裏聽到了新唐人的一個評論節目,覺的很好聽,就拿到家裏來聽。我覺的挺新奇,就拿給同修A聽。聽了幾次,我覺的那個節目是給常人聽的,就不聽了,也不給家裏的老年同修聽了。可是卻把同修A忽視了,沒有及時和她交流這個事。後來聽A說,她聽這個節目以為正法要結束了,產生了執著,就更抓緊時間做事,本來就很忙,還抽時間和我一起做資料。這是在她被迫害前的一段時間。A後來交流說自己當初不在法上,總把做事作為修煉。

在我和同修A接觸的過程中,我沒有從正面起作用,還被舊勢力利用把同修A往下推了一把。我不修口,傳播不是大法修煉的內容,害了同修。其實受害的還不止她一個。那段時間我跟外地的一家同修說過這個事,我不記得怎麼說的,但是一定是讓人家理解成正法二零一三年結束了,然後那個老同修就和家裏放鬆了修煉的老伴這樣說的,同修的老伴等到二零一三年看正法沒結束,就放棄了大法,轉到其它宗教裏去了。後來同修的老伴和我說起來,她說:「我等到了二零一三年……」

顯然這些我是有責任的,是嚴重的顯示心(顯示自己知道的多、口才好)被舊勢力利用了,害了同修。師父講過這方面的法,我從來沒覺的和自己有關係,現在想起來,還是沒有認真的對照自己,不會向內找。有些話,隨便的說,說完了自己都沒當回事就忘記了,可是造成的那個影響,收都收不回來了。

A被綁架前,居委會的人到家裏找過她,她當時要了居委會主任的名片,然後拿給我,我發給了明慧網,本意是請同修打真相電話,但是我處理不當,大概記得當時只寫了那麼一句「這個居委會主任剛剛去同修家找過同修」。這裏面透著「自以為是」,我以為別人也會跟我一樣理解,沒有把事情說清楚。其實這種情況真的本該我們自己講真相的事推給了明慧,國際上打電話的同修以為是迫害很嚴重,及時的打真相電話過來。隨後同修A被綁架。那個主任說,我只是去你家看看你,你要名片我也給你了,沒想到你這麼做,電話一個接一個的打。同修A後來跟我說這件事,我身上的那些「高傲、傲慢、要面子」的執著又起了作用,沒出聲,沒承認錯,沒跟同修A道歉,沒有及時消除同修的「怨」。如果我能有機會見到同修,我一定要開口跟她道歉。

在這件事上,我得到了教訓,後來同修拿來電話號碼讓發給明慧網,我都仔細問清楚是甚麼情況,那種自己講真相講不通的身邊的人,我都建議同修放一放不要急,等自己狀態好一點再講,不要失去了自己該提高的、該面對的、該救度的,實在不行的,也可以當地解決,同修發信息或者打電話都行。發給明慧網的,一定要把情況寫清楚,不要想當然的認為明慧網同修知道你想說的。很多該我們自己修煉、提高、負責、面對的,不要往外推。

同修A被綁架後,同修告訴我她被送到了哪裏哪裏,我一聽,就認為被勞教了。之前我身邊有個同修就是被送到那裏勞教的。其實我了解的情況實在是有限,只知道那裏有個勞教所,同修說不清楚是不是勞教,我說肯定是勞教了,我只聽說那裏有個勞教所,沒聽說還有其它甚麼。然後我就發到明慧網上去,說同修被勞教了,其實是被送到了那裏的洗腦班。這裏暴露出我的執著「證實自己、自以為是、自高自傲、堅持自己」等等。同修A在洗腦班被轉化,其中有一個說法就是「明慧上的信息不可信」。不管這話他們怎麼說的,但是我知道自己發錯信息了,舊勢力用這些東西去動搖同修的正念。大法弟子做事一定要有責任心、不能糊弄事。

同修A被綁架到洗腦班後,身體上沒有遭受酷刑,洗腦班有很多亂七八糟的書,看了那些書,同修A就轉化了。曾經有個同修被綁架進過南方的洗腦班,也被綁架進過北方的洗腦班,他說北方的洗腦班打的很厲害,身體上承受不住,會出現違心轉化這種情況;南方的洗腦班不怎麼打,但是思想上的衝擊非常的大,如果法學的不好、法理不清,就容易糊塗。說這話的同修在南方北方都沒有轉化也沒有妥協過,是很堅定的。但是A被迷惑了,離開了大法。這是同修A前不久告訴我的。同修A沒有出賣其他同修,但是她說出了她的媽媽和姨媽(都是大法學員,姨媽現在已經離世)。同修A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出賣了同修,所以在她後來的聲明中就沒有提到出賣同修這件事。

今天寫出這些事情來,希望我和同修A的這些教訓能起到一點正面的作用,希望同修A能早日回到修煉中來。修煉是嚴肅的,那些掩蓋的心理、執著、做過的錯事、造成的影響,找出來曝光、解體。解開思想上沉重的包袱,倒出那些執著,放下那些人心,才能走過一關又一關。

正法修煉中的情況是複雜的,往往一個同修被迫害會牽扯很多的因素,如果每個修煉人都能法理很清晰的及時向內找並歸正,情況可能就不同。過去的已經過去了,不去糾結了,做好現在的事,走好以後的路,勇猛精進,直到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金剛〉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法定〉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永遠記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