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能做好面對面講真相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從小我就覺的自己長得醜,很自卑,幾天都不願意開口說一句話,都說我自閉。我結婚找了一個長得很帥的老公,只因我是城裏的,家裏條件好,老公是鄉下的,想往城裏調,所以才願意娶我。婆婆一直嫌棄我醜,配不上他的兒子,又生氣我生了個女兒,老找茬。我抱著老死不相往來的怨恨,一氣之下二十年不去看望婆婆。

一九九六年我學法輪功以後,按照師父的要求「真善忍」做,為別人著想,不計較個人得失。我主動提出要接婆婆到我家養老,她沒來,我就每月給她生活費(我丈夫沒收入)。在她生病住院期間,我到外地醫院熬夜照顧她,最後她真心的說:法輪功會平反。姑姐說我學了這個法輪功,變了一個人。

一、郵寄真相信的過程中去怕心

得法以來,我深知師父給予弟子的太多,救度眾生機緣緊迫,所以在講真相上比較用心。 我給六一零、公檢法等部門郵寄真相信,為確保信件收到,都是到郵局櫃台寄掛號信,換著各個郵局寄,同修也幫忙寄。

有一次寄掛號信,被郵局的工作人員認出來,拿出一封我以前掛號發給六一零成員的信說:這封信上次是你寄的吧? 我說是。工作人員說:地址有誤退了回來,你把身份證登記一下。我有點緊張,登記身份證故意把名字寫錯了一個字。工作人員說:你怎麼寫個錯的名字?我想我做的是行大善的事,這是救人怕甚麼怕,填上真名字,把信取回來了。還有一次郵局的投遞人員竟然找到我的家裏,說我郵寄的信找不到人,信退回來了。這次我再也不緊張了,大大方方的簽收。

這些年我郵寄的真相信估計有幾千封,掛號的也有幾百封。每封掛號信我都會在網上查看對方收到沒有。有一次同修給我一個街道辦事處六一零主任的名字,這個辦事處曾經很多次綁架大法弟子到洗腦班。我查到這個辦事處的地址郵編,郵寄了掛號信,後來網上查看收到了。同修又把這個街道的幾個主要負責人的名字都給我,我分不同的時間郵寄了真相信。

後來該辦事處六一零說:快點給法輪功平反吧,免得每年上頭六一零逼著我們抓人送到洗腦班,我們現在一個法輪功都不想抓了,我們還想要積點德呢。

二、打真相語音電話退了一萬人

原來我上街面對面勸退效果不好,很難勸退人,同修都知道我不善言辭,說我不太適合面對面勸退。為了多救人,我就買多個手機打語音電話。從二零一四年打真相電話開始,大體估算一下,真相語音電話累計退了一萬多人。

可能是我們有點依賴手機項目吧,去年開始手機卡實名制很難買了,我就把舊電話卡續費打。電信部門也不停的封我們的卡,最後的三張電話卡在今年五月初的一天同時都被封了,持續了幾年的手機項目就只能停了。

三、面對面講真相

雖然一直以來我上街面對面勸退效果不好,但是我一心想上街救人,內心有個願望,希望能夠有個開摩托車的同修載著我(我不會騎摩托車),到城市的各個地方去面對面講真相。手機項目停了以後,我的這個願望更加強烈。

為了能做好面對面講真相,我花了不少心思。每期的《明慧週刊》、真相期刊一本不落仔細看,吸取著同修講真相的精華部份,對那些有利於講真相的內容我都牢記著,甚至背下來。我聯想著不同碰面的場景,一次次的在內心琢磨、練習著如何面對面開口講。

慈悲的師父看到弟子有這顆救人的心,就作了安排。今年五月八日, A同修主動來約我,說可以載我出去一起講真相。我心裏想做五天週末休息就好,不然太累了,沒時間安排自己的事。A同修說,那不行,天天要出去救人。我一想,是呀,師父安排的這麼好,救人還休息,怎麼行呢?

就這樣開始了與同修配合,每天上午出去講真相,一清早就出門,同修載著我,一路尋找有緣人講真相,順路大街小巷發真相資料。 過程也有威脅要舉報的,有罵人的,有不理睬的,不管遇到甚麼情況,我牢記師父的法:「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1]自己是來救人的,一定要守住心性。

最開始我每天上午只能勸退四個人,但是比以前好很多了,我和A同修都很高興。我們做的很紮實,每講一個無論對方退不退,我都會送一份真相資料。在每次的講真相實踐中,我也在不斷的積累經驗找出不足,感覺自己口才提高很快,師父也幫忙引導有緣人來得救。

一次一位老人帶著一個小孩子從我身邊走過,我很自然的脫口而出:喲,您還會帶孩子呀。老人露出笑容,很願意跟我說話,原來他是個退休的公安,同意退黨了。

一次我和A一大早來到了汽車東站,候車處空蕩蕩的,只坐了一位五十歲左右的男士。我走過去坐在旁邊說:老弟,在等車呢?他很友善的說是。我說:大姐很想告訴你救命的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佛法、正法,能讓我們每個人都得福報、保平安、躲劫難。這九個字救了我兩次命了,我原來有癌症、腰椎盤突出都癱在床上的,你看現在都好了。他聽著不停的點頭。

我接著說:可是江澤民這個傢伙不喜歡真善忍,他說邪,和黨爭奪群眾,就用這個罪名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把修煉法輪功的關進監獄,打死算白打死,迫害了成千上萬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現在老天要懲罰江澤民代表的共產黨,天要滅中共,大難將至!我們用小名、化名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組織,才能得到老天爺的保祐。三尺頭上有神靈,三退對我們的工作生活沒任何影響,只要從心裏退出來就能保平安。您加入過這些組織吧?他說:我只加入過團和隊。我說:幫您取××這個化名退了吧。他說:好!我給他天安門自焚偽案傳單和護身符,叮囑他回去告訴全家人保平安。他又響亮的說:好,謝謝!

話音剛落,突然一個又紅又大的蘋果滾到我旁邊。這位男士也覺的很有意思,開心的哈哈笑。保潔員才打掃完了走的,地面上一片紙屑都沒有,剛才又沒有其他人經過,從哪冒出來的蘋果呢? A同修說:「是師父鼓勵你呢!」男士說:你說法輪功是修佛的,我相信。我把大蘋果送給了這位有緣的世人,一起感受著大法師父的恩澤與慈悲。

四個多月來,A同修不辭勞苦載我走遍了市內的大小公園,大超市,各個長途汽車站,勸退過程中發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現在我每天大概能勸退七個人了。 雖然比起做的好的同修,每天勸退七個人不足掛齒,但是對我而言,已經是在開創我的歷史,開創奇蹟了。

我覺的像我這樣內向古板、不會開口的人,也能做好面對面勸退了,別的同修要是多用心,一定能比我做的更好。一個外地的同修跟我說,她們那裏很多大法弟子都出去講真相勸退,環境開創出來了,警察見了不但不管,還問:今天又退了幾個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