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政協副主席李士祥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市政協原副主席李士祥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五日被當局宣布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遭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李士祥,一九五八年九月出生,北京通州人。二零零三年一月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任朝陽區委書記。其後歷任北京市委常委、直屬機關工委書記、秘書長、常務副市長、市政協副主席等職。

李士祥任北京市朝陽區區委書記期間,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下是朝陽區法輪功學員在李士祥任職期間遭迫害部份案例:

一、美籍華人的親屬遭朝陽區警察綁架

二零零四年二月八日僑居美國紐約市的美籍華人張女士尋求社會各界人士的幫助,要求中國當局立即釋放目前被關押在北京朝陽區看守所的姐姐張濬和外甥女李遲月。

據了解,法輪功學員張濬和女兒李遲月於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被朝陽區警察綁架。第二天,朝陽區警方在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強行查抄了她們的家。一月三十日,警方向張濬的丈夫李近溪宣讀了對張濬、李遲月的逮捕令並再次進行搜查,公安部門還不允許律師會見她們而剝奪了她們獲得律師幫助的合法權益。

二、北大畢業生邱豔豔被綁架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法輪功學員邱豔豔在公司被北京朝陽區公安分局警察帶走,隨後被非法抄家,所有的法輪功書籍、磁帶、電腦和護照被警察抄走。

邱豔豔一九九二年畢業於北京大學,通德語、英語、烏爾都語,在北大成績優異。當時她任職於北京一進出口公司。邱豔豔自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單位中嚴於律己,不求名利,多次拒絕回扣、獎金,其業務能力和人品在單位有口皆碑。邱豔豔被綁架前正準備到美國出差。

三、清華學子褚彤、虞超、王為宇遭重刑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三日中國高等學府清華大學的三名法輪功學員褚彤、虞超、王為宇於二零零四年四月被非法判重刑。

虞超,男,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畢業,網絡工程師。虞超二零零零年因在天安門廣場打開大法橫幅表達心聲,被非法勞教一年(所外執行),後被迫流離失所。

褚彤,虞超的妻子,清華大學微電子研究所碩士,講師。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去天安門城樓上為法輪功請願,遭到警察的野蠻毆打。被綁架後被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處,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出獄後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下午十八時左右,虞超、褚彤夫婦在大街上被七、八個警察公然綁架,虞超奮力掙脫時受到眾多警察的毒打。他們租用的房屋已被劫掠。在此次綁架前,他們已經換了住處,因為被惡人發現後盯梢,整座樓被封鎖包圍。在被非法抓捕後,虞超、褚彤夫婦被國安和「六一零」劫持到團河的「北京法制中心」迫害。虞超絕食絕水抵制逼供、洗腦、毒打,邪惡之徒把他的身體呈大字形固定在木板上,不讓他洗漱、上廁所,有時被迫弄髒了褲子,虞超被捆在木板上長達五個月,始終沒有在高壓下屈服。

王為宇,男,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博士生,一九九一年因品學兼優免試就讀於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一九九六年獲得學士學位。同年,在該系獲得清華大學碩博連讀免試推薦資格,攻讀博士學位。一九九九七月後,曾兩次被清華大學強制休學,被非法關押,被迫放棄博士學位。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在其打工的公司上班期間被國安特務秘密綁架。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北京市朝陽區法院誣判褚彤、虞超、王為宇有期徒刑:褚彤十一年、虞超九年、王為宇八年。

四、法輪功學員陳鳳林被迫害致死

陳鳳林,男,朝陽區來廣營鄉北苑村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三月份修煉法輪功。在此之前他患有多種疾病,經常半夜被送往醫院搶救,四處求醫,終得不到有效治療,生不如死。而他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到二零零零年底近兩年的時間裏,沒吃一粒藥,沒住一次院,身體狀況一直很好。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陳鳳林被綁架進朝陽看守所,被關押了一個月後又被轉到村委會繼續迫害半個多月。回家他受到嚴密的監視,警察經常跳牆上房或破門闖入家中騷擾他的正常生活,他被迫流離失所數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陳鳳林被當地派出所、「六一零」辦強行關押在朝陽綠色家園,準備送洗腦班,在這期間他在精神上受到了殘酷的迫害,血壓突然增高,被送醫搶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陳鳳林被強行送洗腦班。二零零三年七月,「六一零」人員企圖第二次拉他去洗腦班,他堅決抵制,惡徒們曾十幾次到家威脅,並派人每天輪流看守著,直到年底。

在這種長期關押和精神迫害的環境下,使陳鳳林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於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在醫院去世。時年五十一歲。

五、法輪功學員牛進平被關精神病院

朝陽區法輪功學員牛進平,一九九九年十月被當地派出所和街道的不法人員配合北京及朝陽區警察關入精神病院折磨,以後又多次被非法關入進拘留所。二零零零年因在佳木斯和同修交流修煉心得,被非法勞教兩年。兩年到期後,佳木斯勞教所通知家屬接人,但北京朝陽區香河園派出所副所長王晴和當時的管片警察孫小青、「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張德才以及香河園街道等三家單位竟不准家屬接人,他們派人提前趕到佳木斯勞教所將牛進平秘密押回,直接押進洗腦班迫害。牛進平在洗腦班遭到毆打、不讓睡覺等殘酷折磨。

牛進平的大女兒牛丹也因修煉法輪大法遭到當地警察多次綁架。二零零零年,當時只有十幾歲的牛丹就被關押到北京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一年後又被送至洗腦班迫害。

牛進平的妻子法輪功學員張連英,原北京光大集團處級幹部,註冊會計師。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多次遭綁架、關押,幾乎每次都有朝陽區當地派出所、六一零、街道辦事處人員的參與。二零零一年張連英被佳木斯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受盡酷刑,奄奄一息時被東北警察拉回北京,一扔了之。朝陽區香河園派出所、街道六一零和辦事處人員還繼續跟蹤、監視、騷擾她及其家人。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牛進平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向前來北京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先生講述了自己、妻子及身邊好友因堅持真、善、忍而慘遭迫害的實情,其中談到光他認識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就超過三十人。之後,從五月二十四日開始,朝陽區當地派出所片警、街道「六一零」頭目楊義國和街道、居委會的人就多次上門騷擾,盤問、逼簽字。

北京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發動迫害的中心,樁樁件件的迫害事實,令人驚駭,那些喪盡天良的惡事,只有你想不出來的,沒有中共幹不出來的,中共從來走的都是絕戶路。

而那些被中共利用的政治打手,在其利用價值失去後,會被中共撒手扔進監獄、或被自殺、或被他殺,沒有一個善終的,

今天,李士祥遭惡報,是在他迫害法輪功那天起,就已經註定了。他追隨江澤民走的是一條不歸路。

善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的張士祥、李士祥、劉士祥們,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善惡皆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