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教師:從病秧子到健康快樂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我是一名中學教師,一九九八年五月修煉法輪大法後,由一個病秧子變成一個健康快樂的人。而且耳朵後那個切除後又長出的瘤子一年後突然消失,這一下轟動了全校老師,都說看來法輪功真是好啊。

一、得法前多病折磨的人生

在修煉法輪大法前身體有多種疾病,在九十年代初上大學時,得了一種慢性腸炎,經常肚子疼,特別是要大便前,疼起來簡直是要命,而且這個病不能吃涼的,生冷的,油炸的,年紀輕輕甚麼都不能吃,就連吃個桃子都得用高壓鍋煮了吃。

大學畢業後開始工作,那會工資的四分之三用來買藥治這個病,但是也還是沒有治好,反而加重,發展成潰瘍性腸炎,就是大夏天也不能喝口涼水,更別說解暑的雪糕了,每次肚子疼都會出大顆大顆的汗珠子,不得不喝藥,但又由於喝藥引起的副作用小腹脹也是令人苦不堪言,簡直是無計可施。

之後又得了手關節遇濕疼痛的病,一到下雨的時候,我手指又疼又癢,連自行車都不能騎(那個年代我騎自行車上下班),後來又得了婦科病,經常腹部疼,腰疼,二十多歲的人連個孩子都不能抱,平日的家務都一次完成不了,都得幹一會休息一會,年紀輕輕簡直是一個廢人。由於身體弱,也經常感冒,反正是隔三差五的由於身體原因請假不上班,領導擔心影響我所教班級成績都有意見。

在一九九七年,我左耳朵後長出一個瘤子,特別堅硬,不規則,去多家醫院看說也許情況不好,最後到了省城的一家比較好的武警醫院,當時手術切除時因為是局部麻醉,都能聽到醫生們說的話,意思是瘤子一處邊界不太清,情況不算太好,因為瘤子長在耳後骨頭上,手術用了整整兩個小時,主刀大夫都累了,才算切下去,拿去做病檢,幾天內出結果。

由於當時孩子小,大女兒五歲,二女兒才一歲多,所以我好擔心,好痛苦,萬一病檢結果不好我孩子怎麼辦?想起做手術時醫生的話更緊張,人到了生死關頭自己都顧不上了,就想著萬一如何如何,我孩子沒媽多可憐呀……最終等待的結果出來了,說是纖維瘤,良性的,我如釋重負。

總算放心這個瘤子沒事了,但別的毛病依然不減,水果不能吃,冷飲不能喝,油炸食品不能吃,最後葷的都不能吃,身體已無力招架,當時二十幾歲的我簡直享受不到人間的一點樂趣。

一九九八年春,也就是耳後瘤子切除一年後,在同一部位又長出了一個多頭堅硬的瘤子,而且還伴隨著隱隱的疼痛,我想起了曾在一家醫院看瘤子時一位醫生的話,說切了之後如果良性瘤此處一般不會再長了,我又陷入難過痛苦中……二十八歲的我正當好年華,我身上的病苦卻此起彼伏,何時是盡頭!

二、得大法幸福無限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對人生有許多思考,我父親是一名鄉村教師,愛看書,所以能講出很多故事,我們一家人吃飯之餘,父親就趁著那會給我們講故事,我們很享受那飯後的好時光,特別是講成仙得道的故事。當父親講仙女的故事,我就想為甚麼我是凡人,我要是仙女多好呀。當講到修行人成仙的故事時,我就想到底有沒有神仙,人能不能修成神,我要有個可以教我修行的師父多好呀!特別小時候看到那些五十歲以上的人就很傷感,感覺當人真沒意思,還要老死呢。甚至我一個人幻想著會不會從土地裏挖出一本天書,要那樣我就可以成神仙了。

現在想來童年的這些環境與思想也都是師父給我盡心的安排與那份緣的烙印。童年的天真總歸是天真,可現在長大成人的我卻是疾病纏身,痛苦不堪,身體與身體導致精神的壓力讓我感到人類的渺小,怎麼喝藥都無法根除掉病。

絕望中我的人生出現了轉機。那是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天在辦公室,有兩位同事閒聊,一位說他今天遇見本家哥哥,說有一種法輪功挺好讓他煉,他說不趕時髦,也沒時間。可當我聽到法輪功三個字我身體從內部震了一下,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看大法書籍才明白我與大法的緣導致的這種感覺)。

就在接下來的第三天,我正在廁所蹲著,捂著肚子,疼的頭上直冒汗,就在這時來了我們學校的一位教音樂的年齡比我稍大一點的劉老師,我們不在一個辦公室,所以除了一起開會幾乎沒有接觸的時候,她看我痛苦的樣子,問我怎麼了,我肚疼的幾乎嘴不能大聲說話,低著音說,我老毛病,潰瘍性腸炎,肚疼的要命。她立即說,你學法輪功吧!

我驚奇的問,能治病?她說:這個功法不止治病,修好能帶本體上天成佛。我高興極了,上完廁所就跟著她去了她們辦公室,我好像一生中都在等待的今天終於等到了,就她這兩句話我就相信了,我對著她們辦公室的人,拍了下劉老師說,我立志成佛。這位劉大姐對我這個沒看過書就有這樣的表現非常驚喜,隨即借給我一本《轉法輪》,我如獲至寶。

我那天上完晚自習回家安排全家人吃完飯,就開始看那本深深吸引我的《轉法輪》了,夜深了丈夫孩子都睡了,我仍然看著書,根本沒有絲毫睡意,一氣呵成,不知道到了幾點鐘,我把一本書全部看完了。

我從書中終於明白了人為啥活著,確信真的有神佛,解釋了我人生中許許多多無法解釋的問題,夜靜悄悄,我卻熱血沸騰,激動的無法入眠,啊,我得天書了,我明白了常人不明白的道理。我明白了病原來是業力所致,我明白了真正修煉大法的人沒有病,有師父悄然看護,有師父給淨化身體。我明白了原來人能超脫生老病死。我要用修煉人標準要求我了。

我幸福極了。第二天,我來到學校上班,把書還給劉姐,說再借我一本別的大法書吧,這本看完了,她驚詫不已,說你真有緣,我開始追著劉姐讓她趁她與我都沒課的時候教我煉功,煉著煉著我腿上手指尖多處感到法輪的旋轉。

由於得法初期的勇猛精進,很快我身體達到了無病一身輕,不管冷的熱的冰的甚麼都能吃了,而且耳朵後那個又長出的瘤子也在修煉大法一年後某一天突然消失,而且還是一位同事先發現瘤子不在了,因為我那時梳著短髮,天天都能看見,她奇怪的問我怎麼那個瘤子不見了?這一下轟動了全校老師,都說看來法輪功真是好啊。

這樣我徹底由一個病秧子變成一個健康快樂的我,沉浸在浩蕩佛恩的無限幸福之中,真是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其實,像我這樣在大法中的受益者在全世界數不勝數。所以希望被中共謊言毒害的眾生趕快清醒過來,記住法輪大法好,退出中共邪教組織,給自己選擇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