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看守所「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哈爾濱市看守所位於哈爾濱道裏區工農大街158號。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男性法輪功學員,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女性法輪功學員。

從二零一七年十一月起,哈爾濱市公安局在哈市第一、第二看守所內設立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大廳內掛的牌子上寫「哈爾濱市反邪教教育轉化基地」(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所謂「轉化基地」,目標是針對被非法拘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逼迫他們放棄信仰,寫所謂「三書」(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具體採用的手段是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折磨。

在看守所裏,剛被關押在此的法輪功學員通常被扒光衣服「檢查」、進行人格侮辱,而且法輪功學員一般都被關入嚴管間,每天碼坐,不許說話,不許大動。被限制洗漱、被限制上廁所,睡覺姿勢呈「立肩」(碼刀魚)狀。除上述迫害外,為「轉化」法輪功學員,看守所採用的惡劣手段主要包括:

1、強迫練瑜珈功

第二看守所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和功法的修煉,採取了引進瑜珈功的辦法,每天拿出一定的時間,讓所有的在押人員包括法輪功學員,一律練瑜珈功。說是練甚麼功都對健康有好處,國家不讓煉法輪功為甚麼非得煉呢?為了對你們的健康負責任,都練瑜珈功,練甚麼功都能健康身體,放下法輪功改練瑜珈功。其實這是讓一位信仰者跌進不二法門的深坑。

2、設立專門「工作室」

看守所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使用給普通警察提級的辦法,比如原警察吳豔麗,被提升為看守所副所長,專門做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

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在第二看守所設立了「吳豔麗工作室」,還搞了一次有很多領導參加的剪綵儀式。選擇吳豔麗,是因為她學過心理學。吳豔麗當上了副所長,又同時兼甚麼心理醫生之類的職務。有個專門的工作室「轉化」法輪功學員,這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第一看守所則成立「王國富工作室」,參與「轉化」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

3、所謂「人性化」管理

看守所使用的無恥手段之一就是口號式的「人性」化管理。所謂的「人性化」管理就是連哄帶騙、連打帶罵,對不「轉化」者,馬上翻臉、兇相畢露,惡語、拳頭相加。

在女警及坐班人對「人性化」管理的吹噓中,讓人感到這裏罕見的「姐妹」之稱,「相互關心」的說辭似乎正在兌現。特別是專職負責「轉化」的「吳豔麗工作室」的負責人吳豔麗,單獨談話時經常宣說:這不是九九年了,哪有迫害了?這裏只有關心,根本沒有迫害,迫害這個詞以後提都不能提了。我們在向世界大同努力(大意)……

拳打腳踢
拳打腳踢

聽了這些話,通河縣的醫生張桂芝在監室裏開始煉法輪功,沒想到「關心」她的人立即變臉,拳打腳踢的關照過來,她被打的眼睛周圍青紫腫脹,那些傢伙逼著她改練瑜珈功。隨後對張桂芝的進一步迫害是將其人和構陷她的卷宗送到哈爾濱所屬的依蘭縣。

4、用實例欺騙誘惑

看守所獄警利用各種方式,特別對初次被非法關押或初次被非法判刑的學員以關心其家庭為切入點,比如在非法提審時,以工作、丈夫、孩子、老人和親朋好友等為切入點,有個警察信口雌黃說,某某寫「三書」關八個月(此同修只因營救親屬,被國保打擊報復以所謂「訴江」刑拘,實際根本沒寫「三書」)就放回家了;還有一個絕食半年後寫三書的才判了三年,還有某某某以前沒寫三書被判了五年,這次要寫了就會從輕處理。然後對那位學員說:看你的承受能力不如她們,你還是儘早選擇,就別遭那個罪了(意為寫「三書」)。

5、「連坐式」的迫害

看守所女警強迫法輪功學員背誦監規,如果不背就說:「你不背,所有人都會認為你找她們的麻煩,你得罪了大家。」「你不聽,監規裏有規定就會用刑具、關小號(禁閉室)懲罰。」

看守所獄警還採取攻心術,集中力量一個一個地對法輪功學員三番五次的談話,反反復復地講,你說你們就為煉功被抓,給家人帶來多麼大的痛苦,你們卻不管不顧,不考慮父母兒女感情,讓親人悲傷牽掛害怕,如果寫了「三書」可以輕判、釋放,早點回家和親人團圓。

對拒絕「轉化」的學員威脅說:某某一進來就絕食不「轉化」,結果瘦的剩一口氣了也沒放出去。

6、錄像機前羞辱

欺騙法輪功學員說寫「三書」就沒事了,可是寫了「三書」事更多了,逼迫繼續配合。到一個單獨的地方接受錄像,讓寫 「三書」的學員兩手舉著自己寫的東西,在錄像機前一句一句地念著「三書」的全部內容,利用這種政治攻心的手段進行人格羞辱和精神上的高壓打擊。使學員在承受違心寫所謂「三書」之後的悔恨中,繼續承受精神上的壓力和心靈的痛苦。

7、送藥送水的假「關心」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時,男警察拳打腳踢、擰脖子、踹腰部,當時就置人於癱瘓狀態。看守所對這樣身體無法一時恢復的學員倍加「關心」,經常勸說法輪功學員不吃藥不符合常理,讓人不理解,不修煉的人無法接受你們這個功法等等,對被迫害嚴重的學員應時應晌的端水拿藥,送到身邊,水都是熱乎乎的。

有的法輪功學員入所體檢時發現血壓高達180以上,但第二看守所不但不按規定拒收,警察怕出危險還強迫法輪功學員吃降壓藥。牢頭指使「大犯人」監視著法輪功學員張開嘴,把藥放入,看著喝水咽下,還要張嘴查看是否真嚥下去了。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吃下藥後出現幾乎虛脫症狀。

8、「坐鐵」

看守所的每個監室裏的通鋪邊上都是用窄鐵板包的鋪沿(類似炕沿兒),誰違反這裏的規矩,誰就會被罰「坐鐵」迫害,人的臀部坐在冰涼的厚鐵板上,到一定的時間會使腿部抽筋,嚴重的時候會感覺全身的血液凝固了似的。

9、一人戴兩副手銬

二零一八年三月,有律師去看守所會見法輪功學員時,看到其雙手被兩副手銬牢牢銬在桌下的桌腿上,致使她們的手被銬在桌下,根本就無法拿上來,不能在合法文書上簽字。外地律師見到這種惡毒的做法都很氣憤地說:全國各地還沒看到這樣侵犯人權的。

目前,在第二看守所內有五、六十名女性法輪功學員遭遇此種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人數尚不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