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蔡冬蓮被綁架到蔡甸玉筍山洗腦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上午,湖北省武漢市漢陽區法輪功學員蔡冬蓮被綁架到臭名昭著的蔡甸玉筍山洗腦班迫害,參與綁架迫害的還有蔡冬蓮居住地五里墩社區,還有戶口所在地武漢市漢陽區江堤社區居委會。社區還給蔡冬蓮安排了兩個所謂的「陪教」。

玉筍山洗腦班就是江漢區洗腦班,作為中共邪黨在武漢地區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黑窩之一,先後在武漢市民意醫院、市第一醫院、江漢區福利院等地多次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二零零零年五月遷入二道棚工業園,因此又稱二道棚洗腦班。

二零一三年,存在了十四年的二道棚洗腦班,從武漢市漢口火車站背後的市中心位置搬到了市郊甚至很偏僻的蔡甸區,其背後除了躲避世人和國際上人權組織的關注外,還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節約基地經費,貪污更多的撥款用於中飽私囊。

二零一三年武漢市610又勾結蔡旬區610將江漢區洗腦班搬遷到武漢市郊蔡甸區園林局老辦公樓大院內(玉筍山陵園附近),故又稱「玉筍山洗腦班」。通過四道門崗後,再穿過茂密的叢林,才看到玉筍山山坡上建有一棟二層樓房,這個建築物所處的位置被四週圍參天的大樹環繞覆蓋得非常隱蔽,無論在山下公路上或從空中俯視也難看到它的蹤跡,這使黑窩籠罩在更加詭秘陰森之中,人們根本無法知道裏面隱藏著多少血腥的罪惡。

根據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人數在全國排名第四。但根據當地學員不完全統計,自一九九九年底至今,先後在江漢區「610」洗腦班非法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上千人次,非法拘禁期限有的長達一、兩年。其中,被江漢區洗腦班和屈申直接或間接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十七人;被迫害致瘋的至少有五人;致傷、致殘無數。

這裏迫害的主要惡人是屈申,男,五十九歲,江漢區610辦公室的主要打手。此人一臉的陰氣,一肚子的壞水,滿口污言穢語,狡詐狠毒。屈申原為武漢市江漢區檢察院的一名司機兼法警。一九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他因在單位遊手好閒,不務正業,便被抽調到江漢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設置的洗腦班。屈申不遺餘力地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先是在江漢區洗腦班開車當司機,從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開始,屈申便一直擔任江漢區洗腦班的頭子。江漢區洗腦班除了非法關押本地法輪功學員之外,還曾被省、市「610」列為所謂「轉化」全省重點法輪功學員的黑基地。很多冤獄到期而又尚未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當地「610」直接從監獄、勞教所秘密劫持到這個黑窩繼續洗腦迫害,如此循環往復,為所欲為。

十幾年來,屈申極端仇視法輪功,死心塌地的跟著惡黨指鹿為馬,迫害法輪功學員,他也一直將此罪惡視為榮耀與攀附升官的階梯,不僅自己作惡多端雙手沾滿法輪功學員的鮮血,還豢養著一批幫兇,如楊瓊、何莉、楊秀珍、孫君、郭某安保隊長、周某安保隊員、還有兩個不知姓氏的隊員等人,充當其打手在洗腦班行惡多年。這些人為貪圖洗腦班裏千餘元的工資和包吃住的蠅頭小利,不惜拋棄良知,不遺餘力地替邪黨做傷天害理的事。

院內有四個保安人員及十幾名來自工商、城管、學校、幼兒園、衛生、法院、檢察院等單位的他們稱作「老師」的工作(參與迫害)人員。他們有的是在職(參與迫害)人員,這樣的大約三個月換一批人;有的是退二線和退休的,有的是所謂的對外稱義務工作(參與迫害)者,也有年輕的其實是靠關係來的專職人員。有的在這裏幹了多年了。這十幾個人分為兩個班,帶班的一個是原湖北省檢察院的政委,姓杜,六十五歲;人稱「杜檢」,另一個是姓夏的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人稱「夏隊長」。

他們工作四、五天換一次班,也就是工作(參與迫害)五天,休息五天,每次換班,都先到三樓會議室開會,每次開會,區政法委有個叫王勇的書記也到場,平時不來。而被他們當面稱作領導,背地裏叫「老虎」的屈申除每次開會必到場外,平時一般十點左右到洗腦班,中午吃飯後就走了。有專人為他開車,順便接送換班人員。

蔡甸區610主任袁建平手機號:13308637308

蔡甸區國保大隊徐經手機號:1887188121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