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放破網軟件中修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從二零一二年春天開始與同修配合做發放真相光盤的,開始是同修製作,我面對面去發放。在這個過程中我修去了怕心、愛面子心、分別心、怕吃苦等諸多人心。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我平穩的走到今天,每去一顆心都離不開師尊的鼓勵與點悟。

我發放光盤,從一開始一星期發五十張,一百、一百五十到二百張,甚至三百張。我首先是按照師父的教誨,堅持學好法,多發正念。因為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

我是個生來膽小性格內向的人,別說陌生人,就是和熟人話也不多,這也是我救人的一大障礙,我必須突破它。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有一次我出門走了兩站地也沒發幾張,可是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一直和我保持一段距離的跟著我。我心裏有點犯嘀咕,心裏背著師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2]。我不動心,因為這是去我怕心的好機會。這時他走近我,問:你發啥呢?看他的表情沒甚麼惡意,我回答:「是破網軟件,在電腦上操作的。」他一聽馬上就說:「你給我兩張,我給兒子閨女一人一張。」我高興的給了他兩張,真出乎我的意料。這是師父看我太笨,在鼓勵我呢,謝謝師尊的苦心安排。

有一段時間,我發出的破網軟件特別少,心裏想這是為甚麼呢?師父說:「有問題出現後要向內找」[3]。於是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的觀念:我認為天越來越冷了,人們接軟件時凍手,所以要的人少了。是我這個不好的觀念阻礙了眾生得救,他們明白的一面急切的盼望著被救,怎麼能有冷熱的想法呢。我還有一個觀念就是喜歡把軟件給男性、年輕人和戴眼鏡的人,我針對女性發放較少,因為她們很少有人接。這也是人的觀念,我必須去掉。師父講:「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4]

又一次看上去七十多歲的老人向我問路,我告訴了他怎麼走,之後主動的問了一句:「你會上網嗎?」他說他會。我馬上給他介紹了翻牆軟件,他高興的說:「我最愛看新聞了!」我悟到,不能有老少的觀念,否則差點錯過師父安排給我的有緣人。

在面對面發放軟件的過程中,我儘量做到不被常人的惡行、惡語帶動,時刻保持平和慈悲的心態救人。有時會遇到拿起手機要告發的,還有人剛拿到我發的軟件,轉身就給了巡邏的警察。我就守住一念:「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5]是師父叫我救人的,我聽師父的話沒錯!在強大的正念下,師父把這些魔難都給化解了。

有一週我發了三百張小光碟,再去同修家取的時候,同修既興奮又為難的說:你發了這麼多呀!這時我才意識到給同修增添了多大的壓力,同修沒有刻錄塔,用筆記本一張一張的刻錄,很費時間,所用的光盤袋也是自己打印製作的,一個小光盤袋看上去很簡單,但是需要好幾道工序才能完成,市場上賣的成品沒有自己製作的這麼精緻,同修說:為了救人效果好,就做最好的,最精緻的。這其中浸著同修多少心血,同修除了給我做小軟件光盤,還要做很多其他真相資料,還要自己採購所有耗材,很辛苦。為了更好的配合做好這個項目,後來我就主動承擔了製作小光盤袋的工作。

我發放的時候也很珍惜,我都是面對面發到眾生手中,同時介紹小光盤的使用方法和作用。

有一天,發了一百張,很順利,發到人多的地方,世人爭著要,伸過來那麼多隻手,我很為世人高興,同時又有一點隱憂:發了這麼多,有多少能真正的起作用,真正的能夠讓世人明白真相?弟子想甚麼師父都知道,有一次師父在夢裏點化我:兩棵大樹上面結滿了紅紅的果子,把樹枝都壓彎了,翠綠的葉子,紅紅的果子。現在想起來還清清楚楚就在眼前。我明白了:我發的軟件光盤能夠使很多世人明白真相。師父鼓勵我一定要堅持做下去,使更多的人得救。

北方的冬季氣溫經常在零下二十多度,夏季常常達到三十六、七度,無論嚴冬還是酷暑,我從未停止過發放。每年過年前後半個月,路上行人很少,每天就需要走很多的路才能發完光盤,但是我一直堅持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