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人為鏡 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早上一睜眼睛,單位同事紅姐的形像出現在眼前。我心裏奇怪:這紅姐和我關係一般、並不親近,她的形像怎麼突然出現了?而且縈繞了二十多分鐘,揮之不去?這個奇怪把我擋住了,也沒有往縱深裏去想。

那麼,在我心目中,這個紅姐是個甚麼樣的人呢?五十來歲,咋咋呼呼,平日裏特別愛傳閒話、講究別人的家長裏短,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長舌婦」。

上午工作的時候,同事小許來找我說話,問:「那個退了休的老周來了,到處找人嘮嗑。她和我說話,我也不認識她呀。她以前是個甚麼樣的人呢?」我說:「她和小榮是一樣的,都是從工人提拔上來的,這樣的人……」

正在此時,小榮一推門進來了。原來小榮剛好路過門口,聽到我議論她,直接開門進來了。場面一時很尷尬,雖然沒說她甚麼不好的話,但是我正在背後議論她卻是個事實。

這時,我一下明白了,原來早上紅姐形像出現是個點化,我和那紅姐一樣有背後議論人的心,此時此刻,扮演「長舌婦」角色的人正是我。

師父說:「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1]這段法我早已熟記於心,為甚麼到時候就忘記了呢?為甚麼看不出那麼明顯的一個點化呢?這個口怎麼就修不好呢?

我靜下來好好的找一找自己的內心。

師父說:「我一直在講,這個整個社會其實就是給我們大法弟子開創的修煉環境。你不在宗教中,你在社會中修煉,那各行各業不都成了你的修煉場所了嗎?」[2]

我們單位是個小單位,只有幾十人,大家每天低頭不見抬頭見,我從沒有拿他們對比一下我自己。通過今天的這個點化,我意識到不光是紅姐,這些人其實都是我的鏡子,我真的應該拿他們好好的照一照我自己:

小榮愛佔小便宜,這顆心我有;小許幹活老偷懶,這顆心我有;小費成天怨氣十足,我的怨恨心也不輕;小張總是看透一切的樣子,我也總自以為是;小崔是領導,高高在上、頤指氣使,我也自命不凡,瞧不起別人……

一一對照下來,我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我這不好的執著心真是不少哇!其中,有的心甚至是很可怕的。比如說:那個退了休的老周,我為甚麼對她是負面評價呢?她退休前是單位的保健醫生,我給她講「天安門自焚」真相時說道:劉思影氣管割開還唱歌?你是保健醫生,你說氣管割開能不能唱歌?她瞇著眼睛笑嘻嘻的說:能。我當時就動了氣了,心想:這人真沒良心,你作為一個醫療工作者,明明知道氣管割開是絕對不能唱歌的,瞪著眼睛替邪黨撒謊。從此內心看不上她,甚至心生惡念:留著你到地獄裏明白去吧。

每個大法弟子都明白「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3]這個法理。但是,看不上別人的心也是妒嫉心,我卻一直沒能深刻領會。這次我悟到:看不上別人是極其不寬容的表現,是與真善忍相背離的。

單位裏邪黨氣濃的同事我看不上;愛挑撥離間的我看不上;愛勾心鬥角的我看不上;不管哪一種看不上的結果都是相同的:就是我不會去給他主動講真相,即使講了,也沒有給那些我「看得上」的同事講的用心、講的細緻;對其有嚴重的分別心。明明是應該救人的大法徒,做的卻是把自己看不上的人推到地獄裏去。這顆心真是太可怕了。

說來慚愧,我在特殊狀態下已經知道了一些單位同事和我歷史上的因緣關係,有的是我的親人,有的是我的恩人。可是因為妒嫉心,我仍舊把他們分成三六九等,只盯著他們這一世的人表面上那些缺點錯誤,殊不知那些錯誤缺點也是師父用來當鏡子照給我看的,是用來修我的。

師父講:「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4]

感謝恩師,讓我暴露出執著,我定能去掉它,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