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十五年的點滴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三年五月,我的母親將李洪志大師的著作《轉法輪》送給了我。這本書是她的同事介紹給她的。我在一週之內就讀完了整本書,我非常的激動,也非常堅定的知道我要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路。

開始修煉不久,我就停止了吸煙。我獨自在家修煉了兩年的時間,通過教功錄像學了煉功動作。隨後,我加入了我所在小鎮的煉功小組。

從那時起,我才真正的走上了神聖的修煉之路。我嘗試著遵照大法的要求,依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兌現著自己史前簽下的誓約。十五年的修煉路,我走的異常坎坷,但我從未對大法、對師父有過動搖。

接受同修的批評 去掉對自我的執著

多年來我一直從事著明慧網文章的翻譯編輯工作。這個項目需要精準和堅持。我發現自己的翻譯有時被修改而與原意不符,甚至還會出現一些錯誤。這讓我感到生氣和惱怒,認為我們的團隊並不專業。但是,我也發現其實我的想法是不對的。主要的一點是,生氣本身就是個問題。

師父說:「大法救人項目中人心帶著你的執著,心裏頭總是憤憤不平的。你有甚麼不平的?!你不知道你來幹甚麼來的嗎?!你不知道你的責任有多重大嗎?!」[1]

認為自己的編寫方式更好並不是問題。如果真是這樣,那也是師父賦予我的能力讓我來證實大法的。只要文章的質量不會影響到網站的聲譽,我應該與同修們配合,平靜的接受編輯意見。逐漸的我能夠編譯出更好的文章,也發現對自我的執著慢慢減輕了。

現在,我更能夠信任同修,就算沒有壓力也能夠做出更多的貢獻。我不再為文章修正的好壞而煩惱。當我的文章被修改時,我反而得到了更大的進步。但是,我還會在兩個方面進行檢查:一個是技術問題,我是否還能夠變的更加專業;另一個就是心性問題,這需要提高我的修煉。隨著對自我的執著的減弱,我能夠更好的同化於法,明慧網的文章作為救度眾生的媒介,其影響力是舉足輕重的。

相信師父、去掉恐懼心

我是一個作息規律、做事按部就班的人,我喜歡做我擅長和熟悉的事,這樣我會更有安全感,而且出錯和讓自己出醜的幾率都會大大降低。

但是開始修煉之後,我突然面臨到各種各樣的困難。從大法修煉的角度看,我明白這些都是讓我作為一名修煉人提高心性和消業的機會。同時,師父和眾神也在看我到底能不能按照大法法理去做,去掉人心。只要我堅定的相信師父為我安排好了修煉的道路並一直看護著我,我就不應該有恐懼心存在。

不久我的修煉路上遇到了一次考驗。一次不萊梅的神韻協調人問我能不能承擔起一項任務,而我拒絕了。因為我害怕承擔可能存在的失敗或犯錯的責任。我很快就為當時的決定感到後悔,因為我拒絕了師父為我安排的修煉道路,我的心並不堅定才沒能去掉恐懼心,我覺的我是個不稱職的大法弟子。

很多時候我能感受到修煉信心和我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一天,一位同修讓我寫一篇關於學員在小鎮信息日的紀實文章。這位同修因工作原因無法繼續承擔這項任務。這篇文章會成為講真相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因為中國民眾能知道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有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在中國之外,迫害大法就會受到譴責。

一開始我猶豫了。這位同修說她感到很難過,因為有的同修甚至都不願去嘗試。她的話讓我能從法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如果師父在為我安排另外一次機會,我不會再錯過。我想,她說的對,就算我弄糟了並不是關鍵問題,而我固守著自己的恐懼心不放,甚至不敢去嘗試才是一個問題。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必須要信師信法,走好我的修煉之路。」我接受了這項任務。

修去名利心

在我嘗試去掉恐懼心時,我找出了另一個強烈的執著,就是怕丟面子。我常常會擔心別人和同修們如何看待我。當我覺的別人對我有負面看法時,我總會試著表現出我好的一面來。那段時間我更加註重表象而非實際,這與大法「真」的法理相違背。而當我得到稱讚時我會感到非常自滿。

師父說:「你覺的治好了病,別人叫你一聲氣功師,你高興的沾沾自喜,美壞了。這不是執著心嗎?治不好病時垂頭喪氣,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嗎?」[2]

這種心出現在不同的情況中。像剛剛提到的我回絕神韻協調人的那件事中,我的理由是她應該找一個更博學、處理相關事宜更有經驗的人來接手。她的回答是我就是那個最佳人選,而且還有很多潛在的因素會影響到最終的結果。我同意她的觀點,但我心想:「如果我這次失敗了,別人會看不起我。」

這是我的一個強烈的執著心。我一直在為了避免丟面子而花心思,這卻影響了講真相的力度。我希望能夠同化「真」 ,去掉這個執著心,特別是我要從最本源處一層一層的把它去掉。

聽師父的話修正自己

去年,我為參加集體學法的事而陷入了糾結。學法日期與我的日常生活並不衝突,但我卻糾結於是否要每週都參加集體學法。大多數時候我的人心都佔了上風,「你在家裏可以更加專注的學法,在家學法吧。」「搭電車的話到家會很遲,明天早上還要早起。」「他們可能還會要我交流。」「我沒有心情去聽某某交流」……

隨後的一段時間,我完全沒有想要參加集體學法的念頭。我對某些同修也存在一些看法,覺的他們很囂張、古怪、固執,慢慢的我和這些位同修出現了隔閡。

師父說:「你們都是同修,你們是敵人嗎?你們為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在世上救人,你們應該是最親密的,互相幫助的,你看誰不順眼?他的表面形像、行為,只是人這的,可是你們不都是神來的嗎?神那面會這樣嗎?要從修煉上看哪。」[3]

舊勢力鑽了空子才有機會攻擊我,因為我對師父留下的集體學法的形式不重視。那段時間我時常會出現病業狀態,我的耳朵和臉有感染和紅腫的症狀,致使我無法出門。在分發神韻資料時,我有過極為嚴重的臀部和腿部的疼痛。幾天時間都無法正常行走,只能一瘸一拐的。這些現象讓我驚醒了,很快就找到了我的漏。

提高心性 同化大法

在法輪大法修煉過程中,我悟到在我身邊發生的事、接觸到的人都像一面鏡子一樣用來反映我自己的思想和行為的。在身處不良環境以及遭遇人與人之間矛盾的時候,我知道我需要找到真正的原因。

師父說:「所以每個人碰到任何一個麻煩事你都首先看自己,是不是我做的不對勁兒?我經常講一個道理,就是說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平和的。你自己做錯了,就造成了擰勁兒,和別人擰了勁兒了,周圍一切好像都不對勁兒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緊張了。這時自己找找自己的原因,你把自己不對的地方糾正過來,你發現一切都平和了,又對了勁兒了。」[4]

我丈夫也是大法弟子,我們居住在一棟老式公寓裏。我家大門口就是老式的雙扇回旋門,所有的住戶和來訪者都要從這裏通過。這扇門會發出很大的噪音,我們在房間裏都能聽的一清二楚。一位住在我們樓上的鄰居希望冬天時把這扇門鎖死,來保持樓裏的溫度。而夏天時再把門打開,用掛鉤勾住。我覺的她的做法不對,因為這扇門不能完全關上。我們曾經關係很融洽,常常會一起說笑。但是為了大門的問題,我感到被不公平的對待了。我像常人一樣去維護我的權利,並試著去轉變她的想法。我越不讓步,就越覺的煩躁,大門發出的噪音對我們的影響也越來越大。

師父說:「如果能把那個心放下之後,那個物質的本身並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擾人的就是那顆心。」[2]

我悟到我遇到的不論好事壞事,都是讓我修煉的。同時這些事也提供了一次向社會展現大法美好的機會。我必須要展現大法弟子的善和忍。通過這次大門事件,我對大法法理有了更深的認識。我應該退一步、放下對這件事的執著。我冷靜下來,不再在意大門了。

我分享了我的一些親身經歷和我所在層次上的領悟。我會繼續精進的修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誓約。尊敬的師父,請接受我最真摯的感謝。同時我也要感謝所有的同修們。我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了解到大法的珍貴。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