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大車禍 我卻安然無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個家庭主婦,今年五十四歲,我修大法十幾年了。今年三月十二日那天,女婿的爺爺去世了,我和女兒、女婿去參加葬禮。下午四點,女兒、女婿住下了,我一個人開著老年代步車往回返,準備回去接上小學的外孫女。

我走到山根拐彎的地方,突然眼前一黑,我就甚麼也不知道了。突然又覺的車在翻跟頭,我意識到車掉溝裏了,咋成這樣了!我著急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法輪大法好。」

車停住了,我在車裏趴著,感覺沒大事,摸摸頭上有點血,手上有點血,頭上有個疙瘩,左肩疼,不敢抬胳膊。

我給女兒打電話。從口袋掏出手機,撥通女兒的電話,我不知咋說,怕驚著她們。女兒說:媽咋了?媽咋了?我說我翻車了,趕緊過來吧。女兒說在哪?我說我看不清楚。女婿和他哥正在喝啤酒,急忙放下酒瓶,剛喝完酒,不能開車,就找上女兒的同學開車來找我。

大約半個小時過去了,不見人來,我焦急的等著。因為我下來走右邊,他們就順路右邊找,找了好幾個來回,沒找到。女兒打電話問我:在路左面還是路右面?我說在路左面。

不一會兒她們來了,一看車底朝天,跌得不像樣子,女婿嚇得腿直哆嗦,不知道我人在裏邊跌成啥樣了。我在車裏出不來。他們急忙往起翻車,費了好大勁,還請一個過路人來幫忙,終於把車翻過來了。

車門開不開,女婿使勁把門拽開,把我從車裏弄出來。女兒的同學和女婿的哥哥說:快送醫院去檢查檢查吧。我說不用去,把我送回家吧。他們說不行,快去醫院檢查檢查吧。我說我沒事,把我送回去吧。因為女婿和他哥家裏辦事,很忙,我說你們走吧,我沒事。他們見我沒大事就走了,女兒和同學把我送回家。

女婿回去了,人們都急忙圍過來問他,人有事沒?女婿說車翻了好幾個跟頭,掉下去了,前面的擋風玻璃都碎了,人沒事。人們都說有大神保祐。

我回家後,滿身都是碎玻璃碴,打掃完了,沙發上還有,弄不乾淨。感覺左肩就像綁了一塊東西似的,沉甸甸的。晚上,睡著睡著頭疼起來了,疼了一會兒。我想我有師父管,啥事沒有。

第二天,眼窩都散出黑青來了。我沒吃一顆藥,每天學法煉功。儘管煉功有些吃力,我也要堅持煉完,左胳膊往起抬的時候很疼,我就盡力往起抬,煉第四套功法下蹲時疼的難受,我也儘量做到位。向內找,修心性,在法上提高。身體恢復的很快。

不修煉的女婿回來,見我在沙發上坐著,感歎的說:出這麼大的事,我看在車禍中,你這算最輕的了。車翻了好幾個跟頭,跌成那樣,車裏還有些頭髮,你就跟沒事一樣,真是萬幸!咱們有師父保護,要不後果不堪設想。女婿描述著出事的現場,我聽了都有點後怕。

姐姐知道了,趕緊來看我,見我沒多大事,感恩師父的救命之恩。第二天,姐姐又來了,說:一夜沒睡好,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著都後怕,要不是師父保護,你還在這坐著?不知道成啥樣了。全家人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第三天,女婿把車開回來了。說車上棚跌壞了,擋風玻璃壞了,一個門壞了,車轂轤有點晃,車裏邊還好。

第七天,妹夫開車回老家,我也去了。走到那,我讓他停車,我們下去看,撞斷了兩根馬路牙,要是從那直接掉下去,下邊是個坑子,有兩塊大石頭,說不定就擠扁了。可車是從半壁上沖到前邊的草地上,就像飛簷走壁一樣,掉在那裏沒有一塊石頭。師父費盡苦心,無處不在的看護著弟子,保護著弟子。弟子再次感恩師父的救命之恩。

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沒幾天我的身體就康復了,我又回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行列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