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不敢觸及的禁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近日,八十五歲老婦李淑賢因生活不能自理要求保外就醫被拒一事,在社會上引起關注。

被關注的原因有三:一是老人是因種植樹木被砍而遭舉報,以「尋釁滋事」罪被判刑兩年半,法院將其到京十五次上訪定性為「非法上訪」。二是《刑法》七十二條規定,七十五週歲以上的應當緩刑,八十多歲的李淑賢被判實刑,法院並未給出解釋。三是李淑賢入獄後患了壓縮性腰椎骨折,在監獄兩年骨折兩次,躺在床上不能動,大小便都得在床上,生活無法自理,家人申請保外就醫被拒,河北省女子監獄將癱瘓在床描述成需「臥床靜養」,稱不具備保外就醫條件。

這三點,哪一點都是違法的,被曝光後引起民憤。有評論連問:「信訪問題怎麼處理成這樣?法院又是怎麼判決的?坐牢的八十五歲老人是否需要人文關懷?那些惡意構陷八十五歲老奶奶坐牢的人,你們真的就心安理得嗎?」

中國法律之荒謬,對人之冷血由此可見一斑。殊不知,這樣的經歷在被迫害的老年法輪功學員中很常見,只是媒體不敢也不能觸及這些黑幕,所以難以為外界所知。

今年六月,八十歲的法輪功學員鄭德財在獄中就是坐著輪椅出來會見家人的。他被莊河市法院冤判一年半,關押在南關嶺新入監監獄。家人向監獄強烈要求才得以會見,才知道鄭德財出現高血壓,心跳過速,咳血等症狀。

被關押在山西晉中監獄的八旬法輪功學員李喜虎,被獄警銬著手銬,獄警指使刑事罪犯毆打李喜虎,十五監區監區長楊春生便是直接責任人。

令人震驚的是,七十九歲的遼寧省凌源市建平縣法輪功學員劉殿元,被判十一年半重刑,目前在冤獄中遭受著迫害,這不是往死裏整人嗎?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連高齡老人和孩子都不放過。河南新鄉市法輪功學員趙美珍於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早七點左右,在新鄉「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及新鄉牧野區檢察院的直接操控下,在家中被綁架,送到新鄉看守所非法關押。由於趙美珍年逾八旬,血壓高到二百多,看守所拒收,但檢察院仍然不放人,並叫囂:「看守所不收!直接送五監獄!四年的刑期從現在開始,直到二零二零年結束。」老人被關押後身體不適,在監獄醫院裏血壓高到二百多,處於危險之中,家人去探望遭拒絕,監獄的獄警說她一直不配合治療。監區的負責人李傑說:「來到這裏的人,不到期是不會讓她出去的。」

二零一八年六月九日下午,遼寧省本溪市今年已八十三歲的叢福蘭老太太和七十六歲趙桂榮,只因發放幾張真相光盤,被本溪市彩屯派出所綁架,所長趙寧親自指揮,對兩位老人非法抄家。當天下半夜一點多,兩位老太太被劫持到本溪市看守所。因倆人年齡太大,看守所擔心身體出問題,要求派出所出兩萬元錢才能收。牽涉到派出所的利益,派出所無奈辦了所謂的「取保候審」,將兩人放回家,但暗中編造材料,上報到本溪市檢察院,意圖批捕兩位老人。

安徽阜陽市法輪功學員王學斌已八十一歲高齡,並且病重已一個多月,臥床不起。約於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左右,突然被遭非法批捕。阜陽市新上任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張家忠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下,親自下令非法批捕法輪功學員王學斌,只是因為他認為王學斌在阜陽市法輪功學員中威望很高。

遼寧省葫蘆島興城市張東華是個殘疾人。二零一五年五月,依法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元凶江澤民的訴狀,七月十五日興城市公安局來了三車警察,在沒有出示身份證、搜查證的情況下,非法抄家、綁架了他們母女,並搶走法輪大法書籍。她的母親在葫蘆島市第二人民醫院檢查身體時,由於體力不支重重跌倒在地,導致腿部、胯部多處瘀青,渾身發抖。對於一個年過八旬的老婦,看到這些警察們卻全然不顧。在看守所拒收的情況下,有的警察竟謊報老人的年齡,已快八十歲,警察謊報六十五歲,簡直是不擇手段。

海軍大校周彝也是因控告元凶江澤民而被迫害。江蘇省南京八旬老人周彝是海軍航空工程學院退休副教授,大校軍銜,師級離休幹部。二零一五年六月初,周彝的訴江狀在明慧網登出後(《海軍大校周彝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就一直處於公安的監控、跟蹤之中,並遭強制採血。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七日下午,周彝在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家裏學習法輪功著作時,被鼓樓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及華僑路派出所警察共二、三十人闖入綁架,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遭非法庭審。

早年被判重刑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如今在獄中已經年過八旬。其中,空軍第一代飛行員、國家二等功臣於長新,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被判十七年重刑,入獄時已經七十多歲。於長新原是空軍指揮學院教授,正師職,副軍級,原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曾主編空軍指揮學院教科書。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於長新即失去自由,後被北京軍事法院秘密冤判。於教授對判決不服,曾提出上訴。當時軍隊高層對於長新被判重刑反響強烈,一些高級將領為他鳴不平。

於長新教授的妻子姜昌鳳,二零零一年被非法重判十年,當時已近古稀,是北京女子監獄關押的年齡最大的法輪功學員。在女監被迫害一度滿臉長滿膿包,眼睛腫脹睜不開,嚴重便秘,腰部嚴重彎曲成九十度,手不停地抖動,生活自理困難。出獄後又被非法送進勞教所,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這位八旬老人,被人目睹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單獨關在一個牢房,身體已經很虛弱。

熊輝豐,退休前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中國宇航學會的理事,是享受國家特殊津貼的專家。二零一四年八月,因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時年七十六歲的熊輝豐老人再次被抄家、綁架,後被判重刑七年半。

熊輝豐的老伴劉元傑女士,是八三五八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多次獲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為中共的飛航導彈領域做出重要貢獻。由於多年來反覆的被迫害,加上警察不斷地恐嚇威脅,特別是二零一四年對年近八旬的熊輝豐先生的再次綁架,對劉元傑女士的身心造成嚴重打擊。她從此日漸消瘦,精神狀態越來越差,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淒然離世。

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的例子也不勝枚舉。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早晨,天津街派出所六、七個警察對八旬老人法輪功學員張錫明大打出手,使老人身體多處受傷。警察敲詐張錫明的老伴不成後,自己翻箱倒櫃,搶走一萬多元。天津街派出所王廣祥是迫害大連法輪功學員顧群致死的直接責任人之一,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王廣祥被確診為比較罕見的小分子肺癌,不能手術只能化療。

法輪功從一九九二年洪傳至今二十六年,當初六十多歲開始修煉的人,如今已是八十歲上下,這些老年法輪功學員為數不少。他們很多人被警察上門騷擾過,被勞教或判刑,甚至全家被迫害,這些年身心經受了極大摧殘。他們所經受的迫害比李淑賢老人更甚,只因為法輪功是媒體報導的禁區,這些黑箱才難以揭開,但是人在做,天在看,這些惡行必將逃脫不了上天的懲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