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仍然嚴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據明慧網近日報導,二零一八年七月又有51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72人被非法庭審,中共法庭對18名法輪功學員非法罰金151000元。二零一八年一至七月份,至少526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遭中共綁架的法輪功學員2805人次,騷擾1990人次。據明慧網信息統計,河北省是遭受騷擾最嚴重的省份。僅七月份,543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其中保定232人、石家莊99人、張家口41人、秦皇島41人、廊坊35人、唐山32人、滄州17人、承德12人、涿州9人、邯鄲9人、邢台9人、衡水5人、魏縣1人、河北1人。僅保定市騷擾232人,保定淶水縣騷擾123人。

以保定市為例,近期保定街面隨處可見所謂「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部署」,商業鬧市一條街,全副武裝的特警來回巡視隨處可見,給平靜熙攘遊人遊動的街面盡添不和諧因素。保定市所有派出所片警全部出動,以執行上級命令為由,大面積騷擾當地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砸門入戶,手舉小型錄像機對著前來開門的法輪功學員錄音、錄像;有的要求入室照相、還要求給全家照相。

有的法輪功學員與家人不給開門,這些警察就不斷砸門,三番連續登門非要面見法輪功學員,並威脅再不給開門就抄家。還有以開除法輪功學員孩子工作為由要挾法輪功學員寫不修煉的保證書。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派出所欺騙,以辦證為由誘騙到派出所強迫被錄像。

據警察說上門照相騷擾是為了採集法輪功學員信息,利用人像識別技術,公安部要搞數據庫,為進一步監控迫害法輪功學員做準備。

下面列舉幾個近期發生的幾個迫害案例:

遼寧省撫順市東洲區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呂慶、李豔榮、李剛、徐桂榮、張桂萍、胡風秋、劉鳳娟、李明雲、秦增雲、潘福德、東維榮、姜順愛,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二十二日先後在家裏被綁架、抄家搶劫,被非法關押在撫順南溝看守所已有兩年多。

家屬聘請的做無罪辯護的律師目前遭到打壓,有餘文生、程海、文東海、吳莉、李明、張科科等,已不能繼續來撫順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熊冬梅和藺其磊律師的律師證仍然被當地司法局扣押,沒有給到本人手裏。

官忠基遭誣判七年

七月十三日,山東省平度市法輪功學員官忠基接到被非法判七年的判決書。此後,官忠基就受到來自看守所相關人員的「不要上訴」的壓力。

七月二十三日,官忠基在上訴狀上簽字,提起上訴。當天,律師將上訴狀遞交到平度市法院。法官雷鴻春告訴律師大概兩、三週的時間,會接到青島中院的通知。

非法判決後,相關人員就多次安排官忠基的兒子去看守所會見官忠基,目的是讓他兒子勸官忠基認罪,不要上訴。相關人員欺騙他兒子說:「為甚麼重判你父親七年?就因為你聘請了北京的律師做無罪辯護。」

今年六十六歲的官忠基,是一位家住平度市東閣辦事處後巷子村的普通村民,因為二零一四年六月給當地百姓講述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的真相,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再被綁架,七月三日遭平度市法院非法庭審。

杜賀先遭誣判七年

河北省雄縣法輪功學員杜賀先女士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以後,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鄰里和睦,看淡名利,是十里八村公認的好人。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杜賀先被雄縣公安國保大隊長郭軍學等入室綁架、構陷。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身體已被迫害得非常虛弱的杜賀先被鎖在一個鐵籠子裏推進法庭所謂「庭審」,「庭審」剛剛開始不久,杜賀先突然口吐鮮血,他們把杜賀先推出法庭幾分鐘後,又把她推進法庭繼續開庭……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雄縣法院在保定看守所內宣布對杜賀先非法判刑七年的非法判決。

祝亞遭誣判八年

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祝亞,律師作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祝亞也作了無罪自辯。祝亞說:自己是一個殘疾人,沒有「破壞法律實施」的能力。修煉前殘疾左腿要靠左手撐著才能往前邁,修煉後通過學法煉功,萎縮的腿長粗了,明顯地好了。拉血尿、血塊壞死的腎也好了。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無病一身輕。

法官無視當事人和律師的陳述和辯護,在一個月後的七月十七日還是秘密誣判祝亞八年,罰款兩萬元。祝亞的女兒陳雪婷聽到媽媽被誣判八年後,悲痛欲絕,泣不成聲。父親早已病逝,和她相依為命的母親又被誣判八年。

牟永霞被迫害致五臟衰竭

黑龍江省大慶市七十歲的退休女教師牟永霞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去探親,在車站被國保警察綁架。警察並捏造罪名將她構陷到讓胡路區檢察院、法院,對這突如其來的遭遇,導致牟永霞的身體出現心臟病突發、高血壓、頭暈、抽搐、胸悶、背痛出不來氣,多次被背去醫務室吸氧氣,睡板床後曾受過骨傷的她,翻身都困難。當時看守所說辦保外,辦案單位不同意。

家人幾次奔波到相關部門詢問,不是沒人接見,就是被推諉。家人到檢察院去詢問情況,被告知說案子返到辦案單位了。字幕上顯示牟永霞是「頭」。家人認為構陷得太離譜:說七十歲的「二級殘疾」老太太是「頭」兒,她管誰呀?誰聽她的?不是胡謅八扯嗎?

到第八天(七月九日)時,牟永霞老人已生命垂危,在這人命攸關的生死時刻,讓區法院法官李晨勇被指使欲勒索家人兩萬元錢做擔保放人,並說得向上面(政法委)交差。

家人氣急地到法院交涉放人,並說:我媽快被整死了,還要錢,我也沒錢。辦案人說:你媽快不行了。家人氣憤地說:是人命重要啊?還是錢重要啊?我媽是好好的被抓進去的,現在把老太太整成這樣,就是你們給我一千萬也沒法治好啊!人我還不接了,死了我就告你們。

看守所也給家人多次打電話催促接人。孩子無望地說:我沒錢,我媽也沒犯罪。晚上,牟永霞的狀況,時刻令人擔憂,看守所又給家人打電話說:晚上還不知道咋過呢。而且多個獄警和犯人,在二十四小時內不停地用冰水給老人澆頭降溫,冷敷毛巾,看了一夜並敦促法院放人。

在家人的正義抵制下,第九天(七月十日)下午,法院以所謂的「監視居住」放人,還沒等家人到看守所接人時,看守所用輪椅把五臟衰竭、奄奄一息的牟永霞推出監區,推出看守所大門,並喊著放法輪功牟永霞,就這樣老人被釋放。

十九年來,有多少慘無人道、滅絕人性、喪盡天良的迫害案例?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就這樣被迫害致殘致死?有多少家庭被迫害得支離破碎、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身陷獄中每天遭受著中共的摧殘迫害?有多少他們的家人每天以淚洗面期盼著和親人團圓?這一切能結束嗎?能,只有解體滅亡了中共才能實現。因為中共就是一個邪靈,禍亂人間、毀滅人類是它存在的目的。只要它存在一天,迫害就不會結束,世界也不會安寧。願全人類都來關注迫害,關注法輪功學員及所有中國大陸遭受中共迫害的民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