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輪大法 生命在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日】我出生在北方,父母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因病離開了我們,扔下我們姊妹六人相依為命,當時最大的姐姐十六、七歲,最小的弟弟才幾個月大,我在姊妹中排行第四。家中每月生活費靠姐姐不多的工資維持著。六、七十年代,大多數家庭都不富裕,到了冬天菜很少,有的時候,我家經常是鹹菜就飯吃,因為生活困難,我從小就營養不良,體質很弱,經常生病,遇有流感甚麼的就能攤上。

我的妹妹和弟弟都很小,姐姐把精力都放在了照顧弟妹的身上,所以對我的關注就很少,我基本屬於那種自然生長的孩子,小的時候貪玩,很晚了回家,家人已經上了門栓睡覺了,因為不知道外邊還有一個我沒回家。因為總是被大人忽略,我自然形成了很強的自我保護的心,從小就很自私。在家裏,我的東西誰也不能隨便動,誰要是動了我的東西,我就和誰一打到底,上邊的三姐和下面的妹妹是我經常打架的對像,我從小性格倔強,內向不愛說話,用大人的話說,就是不會來事,死犟死犟的。

一九九七年的秋天,在一次和姐妹遊玩中,我幸運的聽到了法輪功,當時就聽妹妹說法輪功能教人做一個好人,特別特別好的人,我聽了就想學,就想做一個好人。

第二天,我就去了妹妹家,請了《法輪功》書,迫不及待的學了起來,就覺的大法師父講的太好了,很多道理我都是第一次聽到,和我以前學的知識都不一樣的,從來沒有人這麼教我做人,越看越愛看,每天下班都抓緊時間學,後來又請了《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各地講法。就這樣,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中,喜悅的心情無法言表。

師父說:「這本書無論你看多少遍,你都覺的好像是有一種新鮮感;無論你看多少遍,在同一句話上你都會有不同的認識;無論你看多少遍,都覺的裏邊還有許許多多的內涵沒有看到。」[1]我就聽師父的話,一遍一遍的學,漸漸的大法的法理不斷的展現出來,我的心性也隨著在學法中不斷的提高。我真正的明白了,大法書是一部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煉的一部天書。

學大法後,在每天學法煉功中,自己心性在不斷的變化,性格也變的開朗了,整天樂呵呵的。整個人的性情都在改變,每天無論碰到好事,壞事,都是高興事,別人對自己不好了,就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對了,找到馬上改正過來,也不去怪別人,就跟甚麼也沒發生一樣。

我還學會了為別人著想,一次單位下屬一個分管企業的會計把表報錯了,他急急忙忙的找到我,懇請把表重報改正過來,當時我已經把總表都匯總完了,馬上就報出去了,如果重改會非常麻煩,而且時間可能都來不及了,這要是沒修煉前,我一定告訴他,已經報完了,改不了了。因為他分管的業務他要負全責的,跟我沒有關係,錯了罰款也是罰他。可我修煉了大法,師父叫我們做事要為別人著想,我要按照師父的話去做,我修大法了,就不能怕麻煩,而且錯了不管是誰的錯,都應該及時改正過來,於是我很痛快的就答應了他,並加班工作及時把正確的表報了出去。他非常感動,從自己兜裏拿出三百元錢答謝我,我謝絕了,因為我修煉了大法。

修煉大法不長時間,慈悲的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再沒有吃過一片藥,打過一次針。身邊的同事看到我的變化,誇我身體不但沒有病,長得還越來越年輕了。

法輪大法 在工作中做個好人

一九八一年,我通過招工進了工廠做了一名工人,第二年,我接管了出納員的工作,後來提升為會計。

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很多新生事物接連不斷的進來,歌廳、舞廳、遍地都是,讓人眼花繚亂,人們的日常生活變的豐富多彩起來,各種慾望一下子都釋放了出來,在這個大環境的影響下,人的道德在不知不覺中下滑著,好的壞的都分不清了,我的思想也受到了衝擊,跟著潮流往下滑。然而,我學了法輪大法後,逐步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歸正自己的行為,同化大法,例如:

(一)不助長不正之風

有的時候單位領導在外邊陪著客人吃喝,回來沒有發票,報銷不了,在這種情況下,要在過去我就得想辦法幫助處理,在別的地方弄來發票,或在買辦公用品及其它事項時,多開出來錢數報銷,這在當時的企業中是很普遍的事情,會計之間都知道,是公開的秘密。誰也不會覺的我做的不對,還互相探討誰的方法好,不能被審查出來。單位領導還會認為你「有能力」、「有本事」。

學大法後,我認識到自己錯了,我為了迎合領導,滿足領導的需求,不惜用各種不正當的手段弄虛作假,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我首先就沒有做到真,這是虛榮心的表現,不但害己還害了別人,助長了不正之風,認識到了,就知道怎麼改了,在以後的工作中,逐漸的歸正了自己的行為。

(二)不弄虛作假

單位銷售員因公出差回來報銷旅差費,為了多報出錢來,有個別銷售員就會多添出差的天數,多報汽車票或是虛開住宿發票等等,當我審查票據的時候,問題不太嚴重的,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了。為的是不得罪人、不傷和氣、想叫別人說自己好,有時心裏還很坦然,美其名曰,他們在外邊辦事很辛苦不容易,多報點就報點吧,反正也沒有從我兜裏掏錢,我還能得到實惠,他們出差回來有時還會給我帶些地方特產甚麼的。現在社會不都這樣嗎?比我厲害的多了去了,最起碼我沒有往自己兜裏揣錢,和別人比還覺的自己很高尚呢。

修煉大法後,認識到自己太不善良了,為了叫別人說自己好,縱容個別人中飽私囊,損害集體的利益,這是最大的不善,說白了就是求名求利的心太強了。在以後的審核票據中,發現上述問題,我都及時善意的指出來,得到同事的理解,他們說我變了,變的正直了。

(三)單位搞福利不謀私

單位給職工搞福利,我們財務經常利用這個機會,選自己喜歡的東西,發的東西都要比給職工的好一些,甚至多一些,也會給領導帶上。這樣做自己還認為,也給職工爭取到了最好的福利,感覺自己還挺好的。

修煉大法後,才認識到自己已經偏離了做人的方向,做的太差勁了。我利用手中的權力去得到更多更好的福利,這是多大的私心、利益心啊,這種現象在當今的社會中雖然不算甚麼大事,可是如果我不修煉,真不知道自己的道德下滑到哪裏去了。

單位每年年終都要對職工進行表彰獎勵,每個人還要發放福利待遇,每次採購發放福利,都是對我心性上的一次檢驗,大法的標準歸正了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按照大法的標準走好、走正修煉的路,按照大法的標準去做人,做個更好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