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汕頭市市長蔡宗澤遭惡報落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蔡宗澤,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七年一月擔任汕頭市政法委書記,主管迫害法輪功。由於其在職時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而造下巨大罪業,最終難逃天理報應,據悉,蔡宗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被調查。

汕頭市政法委/610系統是當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軸心。蔡宗澤任職汕頭市政法委書記期間,汕頭地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包括:洗腦、勞教、冤判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致殘致死,大規模的迫害運動不斷。本文重點摘錄蔡宗澤直接領導政法系統期間(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七年一月)所犯下的對法輪功學員的主要的迫害罪行。

一、蔡宗澤主導迫害,大量綁架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是理性、善良的合法群體,因此警察對他們的非法抓捕都屬於綁架。

據明慧網報導的迫害案例,2002~2012年汕頭地區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綁架事件共有80多宗,其中2002年發生19宗,2003年12宗,2004年20宗,2005年6 宗,2006年9宗,蔡宗澤任下,共發動47宗綁架事件。而2003年5月份之前的政法委書記是賴益成,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同樣嚴酷。賴益成2015年勒死情婦,被判入獄13年,難逃報應。

'圖:蔡宗澤領導下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迫害'
圖:蔡宗澤領導下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迫害

二、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冤判和勞教迫害

在具體執行江氏集團的迫害政策中,汕頭政法系統對堅持信仰、堅持講清真相的大法學員非法判刑、勞教。據不完全統計,蔡宗澤主管汕頭政法系統期間,能確認到詳細信息的被監禁迫害人員有8人,刑期處於1年半到3年間。另有多名被非法監禁的學員,如:郭惜玉、鄭智超、許垂亮、郝學森等人,雖然他們被勞教的時間疑似是在蔡宗澤任內,但由於查證不到他們被迫害的具體時間,故不列入統計。

姓名案發時間基本案情
謝楚華2004年被非法判刑3年
許木群2003年被非法判刑3年
杜蘇鳳2003年被非法判刑1年半
王惜芳2003年被非法判刑1年半
李惠君2003年被非法判刑1年半
林培學2004年被非法勞教1年半
王少雲2003年被非法勞教2年
張白如2003年被非法勞教1年半

三、對法輪功學員洗腦迫害

由汕頭市「610」辦開設的非法監禁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汕頭市「法制教育學校」(洗腦班),設在汕頭市救助站裏面,位於汕頭市泰山路珠津工業區內玉津南路20號,火車站至市新津街道辛厝寮(村)之間,是單獨一幢被隔離的四層建築。與救助站沒甚麼關係,對外也不掛牌。在2004年底前,汕頭海濱路的汕頭政法委辦公大樓六樓也曾被用來做洗腦班。

「法制教育學校」實質上是汕頭政法委私設的黑監獄,除了非法監禁,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主要還包括:

﹒恐嚇、威逼、欺騙。
﹒毆打、虐待。
﹒精神折磨,強制學員接受違反常識、基本認知的事物。
﹒向學員灌輸色情、暴力思想,如強迫長時間觀看色情電影。

以下是蔡宗澤主管政法委期間部份被洗腦迫害的重點案例:

鄭楚貞,澄城法輪功學員,女,2004年6月,澄海「610」、國保惡警欺騙並把她綁架到汕頭洗腦班遭受殘酷的迫害。李東明等惡徒對鄭楚貞不斷施加極端的恐嚇、威逼、欺騙,甚至幾個惡警暴力圍毆她一個人,不擇手段的企圖讓鄭楚貞放棄信仰、寫所謂的「保證書」。洗腦班的慣犯謝瑞浩、黃秀儀專門輪番對她一對一的實施高強度洗腦折磨。在洗腦班被迫害的兩個多月期間,鄭楚貞被迫害得精神幾次瀕臨崩潰,一度承受不住極端高壓,以至突發左耳嚴重失聰。

陳建兵,澄城法輪功學員,女,2004年7月,汕頭市「610」、國保夥同澄海區「610」、國保,到陳建兵所在單位,把她劫持到汕頭市洗腦班,實施惡毒的強制洗腦、精神折磨。每天強迫她重複地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帶,每天無休無止反覆的灌輸誣陷法輪功的謊言材料,被逼迫寫不修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被逼迫說違心的話,致使陳建兵承受了莫大的心理痛苦和精神傷害。不斷地被強迫寫心得,談體會,隨時被非法提審、問話、所謂的「思想檢查」,讓她的頭腦24小時都無法休息,所有的思想幾乎都被控制著,被禁止和任何人交談,無論吃飯、睡覺、上廁所都隨時隨地由兩個包夾看管著。洗腦班的邪惡慣犯謝瑞浩、黃秀儀專門輪番對她一對一的實施高強度洗腦折磨,她的精神承受極大的壓力和傷害,被非法關押沒多久,就經常鬧腸胃、拉肚子,被迫害3個月下來,整個人骨瘦如柴。

郭凱霞郭松奎,2005年5月15日郭凱霞被綁架送往汕頭邪惡法制班,8月26日才放回。3個月的迫害使原本活潑純真的女孩變得理智不清、坐立不安、沉默寡言、精神恍惚,幾近崩潰。而郭凱霞被放回家後才半個月,在2005年9月8日,汕頭、潮陽的「610」夥同村治保員阿五,出動三輛警車,將郭凱霞的父親郭松奎家包圍。惡徒推倒整個鐵門,狂衝而入,郭松奎及二女兒郭凱雲被幾十個暴徒群毆毒打,而後抬出門去,塞進車,又送往汕頭洗腦班。郭松奎等眾男性學員在洗腦期間被強迫長時間連續觀看色情電影。

張盛立,男,70歲左右,汕頭市潮陽區谷饒鎮大法弟子,2004年6月7日在家被綁架進汕頭市政法委大樓洗腦班。因張盛立不肯寫「三書」,被惡警和所謂的「助教」隨意辱罵、隨意人身侮辱。

張華君,澄海大法弟子,2006年9月27日在澄城南興園樓下被澄海「610」頭子陳賢忠為首的惡警蹲坑綁架,劫持到洗腦班迫害。張華君絕食抗議,原本九十多斤的張華君被迫害致七十斤,身體極度虛弱,11月6日被家屬保外就醫,身體稍好轉後,惡人又將她綁架到洗腦班繼續迫害。

周緒遠,2004年2月12日潮南區公安局、「610」辦公室邱某、區綜合辦劉曉東、峽山鎮派出所吳偉波及居委會人員,闖入大法弟子周緒遠家中,發現桌面上有一張《天地蒼生》,錄音機中有師父的講法錄音帶,便以此作為迫害的藉口。鎮政法委書記周漢清用偽善的嘴臉誘騙周緒遠到鎮政府談話。2月13日強行綁架,把周緒遠送往汕頭市海濱路政法委大樓洗腦班。

曾錦然,澄海區上華鎮法輪功學員,2001年3、4月,年已六旬的曾錦然被澄海「610」夥同上華派出所惡警綁架至澄海萊蕪洗腦班進行高壓迫害、被強制洗腦、精神折磨、威逼恐嚇,使他身心極受傷害。

蔡漢深,龍湖區外砂鎮法輪功學員。2003年8月,在澄海「610」授意下,外砂610夥同外砂派出所、蓬中管理區,去家裏將他強行綁架至汕頭市海濱路洗腦班。在洗腦班,蔡漢深被迫撞牆抗議,後由於牙齒流血不止、食不下咽,邪惡之徒迫於無奈才將他釋放回家。

林少姈,女,37歲,「五一」期間去做真相,2004年5月4日在親友家被汕頭市公安局綁架,關在鮀浦看守所,後被送到洗腦班迫害。

謝純鋒,男,原市中級法院書記員,因堅持信仰,被關精神病院打毒針,2000~2003年這四年期間,他仍反反復復遭迫害,被先後送兩次勞教和關進看守所,第一次勞教一年,第二次兩年,在勞教所,他遭三條1萬伏、1.5萬伏電棍長時間電擊,長時間被關禁閉。2003年9月中旬第二次勞教期滿當天,又被轉送洗腦班繼續關押3個月。

四、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致殘、失去生命

從1999年7.20至今,與全國眾多法輪功學員一樣,汕頭地區的學員承受了極其慘痛的非理性迫害,多個家庭被迫害破裂,多人被迫失去工作,有的甚至失去生命。蔡宗澤之流的,對生命毫無憐惜之心,邪惡、癲狂的變態心理加劇了這場迫害的殘酷性。

蔡宗澤主管政法委迫害法輪功期間,多人被打死、致殘。更有眾多學員被施以酷刑。以下選摘部份案例。

謝秀吟,女,40歲左右。2003年5月20日因講真相被龍湖派出所綁架,抄家,後送鮀浦看守所。在裏面,警察將謝秀吟吊起來用竹板打了一星期,導致謝雙腳不能行動,但仍被逼迫從事奴役勞動。龍湖派出所還對其家人多次逼遷,不准他們在龍湖區住。

陳多:被毒打致死。2003年5月15日,汕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李東明夥同金砂派出所蔡永亮等人對陳多進行抄家,並綁架了陳多,5月26日陳多被送進汕頭市鮀浦看守所。在裏面,他多次被警察毒打,看守所所長李惜強下令並親自動手。陳多絕食抗議,被折磨得3次休克,後送鮀浦醫院搶救。6月5日,警察見陳多危在旦夕,怕擔責任,就叫其家人把他接回家,6月9日,陳多因傷勢過重,不幸去世,年僅54歲。

謝楚華:男,五十多歲。2004年6月9日,謝楚華被綁架並被抄家,隨後關押在鮀浦看守所,遭到李東明為首的警察的刑訊逼供,被長時間懸空吊起。善良的謝楚華被誣判三年,關押在梅州監獄。在梅州監獄,謝楚華受盡非人折磨,身體不明原因排血,骨瘦如柴,精神上也備受凌辱和煎熬,那種痛苦沒有承受過的人也難以用語言表達,奄奄一息才被送回家中。在長時間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下,謝楚華於2008年6月含冤離開人世。

結語

總結過去,蔡澤宗主導迫害法輪功,給法輪功學員帶來無盡苦難。上一場戲,我們看到了蔡澤宗的癲狂,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堅忍與善良。下一場戲,蔡澤宗給自己帶來惡報,給歷史留下一聲嘆息,法輪功學員依然堅韌不拔。

是啊,善與惡的選擇中,誰能逃脫因果循環呢?如蔡澤宗之流的,如不悔改並挽回罪過,都將天理惡報中償還他們迫害佛法的罪惡。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