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給自己招來惡報的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天理是公平的,作惡就得償還,善惡有報是不變的天理。在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遭惡報者一直不斷,明慧網報導了很多惡報實例。

「你別跟我說這個、我不信」

臧華(原哈爾濱市動力區進鄉派出所副所長),二零零二年春花五萬元錢買官,從大慶路派出所的普通警員升任為進鄉派出所的副所長。任副所長期間,為繼續升官發財,為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賣命,迫害法輪大法修煉群體。僅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前後,被他非法抓捕和逼迫得有家不能回的法輪功學員就有近十名。

法輪功學員勸他:給自己留條後路、別跟江澤民跑,善惡有報。他卻說:你別跟我說這個、我不信。幾天之後,沒有原因地突然開始發燒,好藥用遍也無濟於事,肺燒沒了半個,九月二十八日死在哈爾濱市第五醫院,死時才三十七歲。

「我就不信會遭報應!」

有一法輪功學員在遼寧省凌源宋杖子村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當地村民崔玉蘭等人舉報,法輪功學員被抓。她得五百元獎金。過後,有村民說她:你咋幹這事啊?這五百元錢可不好花呀!會遭報的!她毫不在意地說:我就不信會遭報應!

過了時間不長,她丈夫便突然得了病,心痛得厲害,常常尿得褥子濕淋淋的。得的五百元獎金不但沒夠治病,倒搭了許多,至今還在花錢,知情者都知道她舉報法輪功學員遭了惡報。

「我就不信有甚麼報應」

郭長青,男,湖北嘉魚縣第一看守所監獄伙計。長期剋扣法輪功學員的飲食,吃的蔬菜裏長期有衛生紙、石頭、泥。郭還辱罵法輪大法,並說:「我就不信有甚麼報應。」郭長青於二零零三年中秋節期間暴病身亡。

「如果我要治不了你們,明天就讓我見閻王爺」

波會友,五十一歲,男。河北廊坊北旺鄉李桑園村村長。從一九九九年到今天不停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又去綁架法輪功學員,並且嘴裏還喊著:「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們法輪功,如果我要治不了你們,明天就讓我見閻王爺。」他的話還真靈,第二天早上七點突發心臟病死亡,死狀非常悲慘,滿臉青紫。

「我怎麼沒遭報啊?」

董延學是大連金州登沙河白家村會計主任,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七日,董在村值班(快過年了,幹部輪流值班)。當他發現在村辦公樓的牆上貼了不少法輪功勸善的不乾膠,還有一人開車在撒真相傳單,便打電話叫來了110警車,舉報法輪功學員。當法輪功學員發現了警車,馬上安全撤離了現場。

事後,法輪功學員不斷給董講真相,讓其看真相傳單,董都不在乎,並且多次同法輪功學員開玩笑說:「我怎麼沒遭報啊?」二零零三年秋,一天上班,董忽覺得嚴重不適,胸悶,氣短,接著到大連醫院檢查,肺癌晚期,七十天後死亡。

董廷學此人一貫人緣很好,從來不跟別人打架鬧火,群眾關係很好,人們也喜歡他,可是在法輪功問題上,他跟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過不去,成了江澤民的陪葬品。

邊撕(真相)邊惡狠狠地說,「叫你遭報,遭報!」

二零零三年防非典期間,山東省臨清市×村村委會組織村幹部份東組和西組值班,西組一天在街上巡邏時看到了「法輪大法好」的傳單,上面有重病號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康復的事,下面還有勸善之言,勸大家別撕,因為誰撕誰遭報。他們一共有三四人,看後只有六隊隊長雷長春不信,上去就撕,邊撕邊惡狠狠的說,叫你遭報,遭報!

二零零四年七月五日上午,雷長春正在伐樹時,從樹上摔下來,腰胯處摔骨折,至今不能動,遭了惡報。

「我不煉法輪功,身體照樣健康,我就不怕甚麼善惡有報」

周永健,男,五十多歲,衡陽市金甲嶺農場武裝部部長,自一九九九年以來迫害法輪功特別賣力。經常帶領派出所惡警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敲詐勒索。不經他的同意,不能從拘留所放回。

當身邊的人規勸他不要再一錯再錯迫害好人時,他卻揚言道:我不煉法輪功,身體照樣健康,我就不怕甚麼善惡有報。然而害人者終害己,他於二零零四年檢查得了肝癌,後癌細胞全身擴散,一個月就死了。

「我不信神,不怕進地獄」

河北省東光縣連鎮棉機廠工會主席劉英先,響應六一零辦公室的指令,多次打電話騷擾法輪功學員,毀壞真相標語,進京盯梢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並協同惡警綁架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此人還說:我不信神,不怕進地獄。

此人於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住院,確診為結腸癌,一個月後,即三月二十五日死亡,已提前做了惡黨陪葬,可憐又一個世人因受中共矇蔽而被葬送。

「我就不信能報應」

遼寧莊河市光明山鎮松林村有一位婦女,今年四十八歲,因受電視謊言的欺騙,經常說一些不敬師父與法輪大法的話,法輪功學員多次給她講真相、給她真相資料看,她不但自己不聽不看,還不讓家裏人看,甚至將真相小冊子扔到廁所裏。她的親屬(法輪功學員)看到後又告訴她不該這樣做,給她講善惡有報的天理,她不但不信,還惱羞成怒地說我就不信能報應,並且揚言說誰再往她家送真相材料就舉報誰。

半年後(二零零三年秋天),她得了一種難治的心臟病(偷停),醫生說她這個年齡不該得這個病。她為治病花去幾千元不說,到現在還不能幹活。

「我就這樣,還能叫我掉個手指頭嗎?」

有一個十六歲的男孩兒,聽信謊言的宣傳,仇視法輪大法。把牆上貼的「真、善、忍」不乾膠撕下來,倒貼在牆上。法輪功學員勸他:你不要這樣,對你不好。他說:我就這樣,還能叫我掉個手指頭嗎?兩個月後他在外打工,果然被砸掉一個手指回家了。

「我就不相信有報應」

雙城市雙城鎮文明街一委二組居民夏榮江(個體油工),自一九九九年聽信造謠電視的誣蔑宣傳後,就對法輪大法仇恨起來,經常出去撕真相資料。法輪功學員發現後經常勸他,他卻說:「我就不相信有報應。」一天撕完傳單後,突然右臂怎麼也抬不起來,疼得直打滾,到哈爾濱醫院去檢查,也沒查出甚麼毛病,回到家三天後就死了。

「我啥都不信,就信錢,你們煉法輪功能當飯吃?」

李豔廷,男,家住昌圖縣十八家子水泉村,該人受電視媒體對法輪功造謠宣傳的影響,對法輪功非常抵觸。

二零零二年秋天,有一天他到法輪功學員家串門,正趕上放師父講法光盤,法輪功學員向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口出狂言:「我啥都不信,就信錢,你們煉法輪功能當飯吃?」並且還說:「村裏找看法輪功的找我,讓我看法輪功,我看見法輪功傳單不是撕了,就是踩兩腳。」臨走時還拿出手機顯示說:「信啥有甚麼用?還得這玩藝兒實惠。」

事隔半個月,有一天李豔廷騎摩托車外出,在後窯鄉六家子附近的鄉道上,從摩托車上摔下來,當場死亡。

「怎麼就不見甚麼惡報呢?」

和平市天門村青年農民晁某,逢人就說:「我每天都從牆上,電線桿上撕下法輪功的傳單幾十張,天天如此,怎麼就不見甚麼惡報呢?」剛過了不到一個月,他開著小四輪車外出就和一輛卡車相撞,一條腿被斷成三截,住了醫院。賣小吃的妻子不得不去伺候他,家境本就不富裕的他一下垮了。

「你對我無可奈何。」

湖南洞口縣石橋村一村民深受媒體謊言欺騙,仇視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在家放師父講法錄音,他暗中剪斷電源線進行干擾。見妻子學法輪大法,他拿刀剁碎經文,惡言加穢語,氣勢兇橫,並口出狂言「你對我無可奈何,你師也不靈。」此後不久,他扶著樓梯上屋簷,離地僅一步跌下來,膝蓋骨裂成三塊,臥床一年多。從此他變得寡言少語。此事鄉鄰皆知,遠近傳聞。

「我現在才真的相信有神的存在。」

河南省滎陽縣某村裏有個組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夕,他在一位法輪功學員面前說:「我敢罵你師父。」這位學員勸他說:「你罵對你自己沒有好處。」他說:「我看你的師父會對我怎麼樣?」接著就破口大罵……他看了中央電視台報導四二五的造謠後,他說:「法輪功的人老多,怎麼不用機槍把這些人都打死,看他們還去不去中南海。」沒多久,他的女兒在去學校的路上被一輛摩托車給撞死了。

二零零零年八月,他妻子得了闌尾炎做了手術,之後他本人又得闌尾炎也做了手術。後來他養狗想發財,財沒發成,卻賠了萬元左右。二零零一年他因土地糾紛,他的一塊地至今還荒著。二零零一年七月,他那村的村書記被罷職後,懷疑是他背後幹的,書記的兒子與外地人一起持刀闖進他家進行恐嚇,揚言要打死他,他去鄉政府告狀,結果鄉政府不管。這時他才從迷中醒來,他找到法輪功學員說:「我現在才真的相信有神的存在。」從那時起再也不反對法輪大法了。

「我就不怕遭報」

吉林省舒蘭市蓮花鄉蓮花村七社村幹部劉俊仁,男,四十多歲,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初攔截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對他講真相,勸他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這樣會遭惡報,劉俊仁不聽勸,並說,我就不怕遭報。並對該法輪功學員窮追不捨,綁架到派出所,將該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二年。

劉現已遭惡報,其長子開車將別人車撞壞,逃跑後被抓回;另一個兒子連續出三次車禍,傷身、破財;劉在九月一天出門喝酒回來,在路邊沙堆上摔倒人事不省,後經搶救總算活了過來,經法輪功學員再次對其講真相,告訴他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其人有所省悟,自語道:「以後損人利己的事不做了。」

「我就不怕遭報應,你說我甚麼時候遭報吧!」

蛟河市某村一農民,揭撕真相標語並責怪法輪功學員不該貼。法輪功學員便耐心地和他講真相,並告訴他善惡必報的道理。他非但不聽,反而無理智地說:我就不怕遭報應,你說我甚麼時候遭報吧!結果他趕牛車回家的路上從牛車摔下,腿骨折。事後一天他拄著拐到法輪功學員家說:「我真的現世現報了。能不能把大法書借我看看,我也想學。」

* * * * *

「不信」,「不怕」是無神論者狂妄自大的通病,看似強大無所畏懼,實則一捅就破,惡報來了你能怎樣?

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之徒,不管你是否相信神佛的存在,都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做賭注。趕緊懸崖勒馬,停止你們的罪惡行為並將功贖罪,趁生命還在世之時,贖回自己的未來,一旦惡報上身失去了生命,一切就定在那裏了,不會再改變。萬望珍惜這稍縱即逝的寶貴時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