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佳木斯農藝師魯秀琴遭受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佳木斯市郊區望江鎮農藝師魯秀琴修煉法輪功後,獲得身心健康。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三次被非法拘留,兩次被非法勞教,遭受了種種殘忍迫害。家人也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經濟壓力和心靈的煎熬;丈夫承受不了各方面的壓力離婚了;年幼的女兒獨自一人坐在院牆上,呆呆地望著大地。

下面是魯秀琴訴述她被迫害的經歷:

一、得大法身心受益

我出生於1963年3月18日,我家兄妹五人。我的父親正直、善良,性格倔強,對兒女們嚴厲中透著慈愛,經常告誡我們:不要貪小便宜吃大虧。記得有一次,哥哥拔了大隊地裏的一個蘿蔔,爸爸知道後把他綁在柱子上打了一頓。我的母親是位勤儉能幹、性情剛毅的人,一生吃了不少苦。聽母親說過,在那個所謂「鬥地主分田地」的年代,家裏僅有的一個包袱也被搶走了,那些搶東西的人還把子彈夾在我母親手指間用繩子勒手,我母親都疼暈過去了。每每提起這些事,我的母親越是憎恨共產黨。

我家是一個和睦的家庭,兄弟姐妹間也都很和氣,而且懂事。我在家裏是最小的一個,備受父母哥姐的關愛。那個時候,我家經濟條件不好,我大姐念到初中就不念了,下來掙錢,填補家裏經濟的不足。剩下我們四個都在上學,成績都很好,在班級表現也好。當時我們家是令眾人羨慕的好家庭。我從上小學起曾擔任過班長、文藝委員,學習成績都在班級前幾名,幾乎每年都被評為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初中的時候在尖子班,初中畢業考取佳木斯重點中學十一中;高中畢業考取佳木斯農校,學習農學專業;畢業後分配到湯原縣水稻研究所工作;一年後又調到佳木斯市郊區(原名為:湯原縣)望江鎮農技推廣站工作;後又參加全國成人高考,考取了東北農學院園藝專業。

修煉前的我,隨著社會的潮流而動,追求所謂的時尚,社會上宣傳甚麼好或別人說甚麼好,我就跟著學,隨波逐流,追名逐利,沒有了自己的思維和辨別能力,如上小學的時候,學校跟隨全國開展所謂的「批林批孔」等等運動,我也跟著起哄,沒有材料,就從報紙上剪輯一塊當發言稿;看人家打麻將,我也去打麻將;看人家跳舞我也去跳舞。遇上不符合自己心意的事,不是爭鬥,就是在心裏生氣,心胸狹小,好發脾氣,弄得身體狀況挺糟的,患有了胃病、風濕病等病症。一遇上甚麼流行感冒、發燒我就能攤上。

1996年春天,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風濕病好了,胃病也好了,以前後背、腰、腿酸痛,天天晚上要在熱炕上烙一宿才能好些,修煉幾個月後,症狀漸漸消失了。連感冒發燒也找不上我了,精力充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整天處於輕鬆愉快當中,走路都想跳幾下。

我二姐從小一身病,還招有附體,馬上要「出馬」給別人看病了,我修煉後,馬上告訴我二姐說:「你也快學吧,這功法太好了」。她也在96年開始修煉了,全身的病都好了。我媽看到我們姐倆的神奇變化,對大法好深信不疑。

記得法輪功被打壓後,我失去工作在門業打工時,冬天四面透風的車間只有一個鐵爐子,很多男工都多次感冒,而我卻從來不感冒。老闆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他感慨的說:明天咱們「全民健身」吧!

最關鍵的是大法教會了我做人之理,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儘管我有時做的不好,但我還是要求自己這次沒做好,下次一定要做好,要為別人著想,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我的世界觀改變了,不像以前那樣看人了、看世界了。「真、善、忍」博大精深的法理喚醒了我沉睡的心靈,驅散了我心中的迷霧,盪滌著我心靈的污濁,使我豁然開朗,讓我重新看待這個世界,知道了人為甚麼來在世上,應該怎樣活著,怎樣去做一個好人,從此不再庸庸碌碌了,不再迷茫了。以前的我爭強好勝,在家裏、外邊都是得理不饒人,誰要惹著我了,不是跟他明爭,就是暗鬥,修煉後能寬容別人,為別人著想,不和別人計較,而是檢查自己有甚麼毛病。記得在商店賣農藥時,進貨時付貨員多付我十箱「稻瘟淨」,回來發現後,就退給了老闆。

我感恩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給了我純淨的心靈。使我處於喜悅當中,我就想把大法告訴更多的人。

二、遭迫害身心受傷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團夥瘋狂迫害法輪功,當時的望江鎮黨委書記鄒學勇、副書記楊貴武、派出所所長柳紹臣把全鎮法輪功學員召集起來開會,傳達所謂的上級指示,不許我們煉功了,並且每天還要到派出所報到。鄉下的農活很忙,往返要很遠的路,我覺得真是勞民傷財,我們按「真善忍」修煉,祛病健身,做個好人何罪之有啊!

這些年來我三次被非法拘留,兩次被非法勞教,停止工作,停發工資,承受著經濟上的迫害,肉體上的折磨。我的家人也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經濟壓力和心靈的煎熬,我們家人怕我年邁的母親知道我被非法關押,就瞞著我母親說我去外地打工去了,我丈夫承受不了各方面的壓力,也與我離婚了。我年幼的女兒獨自一人坐在我家院牆上,呆呆地望著大地。

在2000年7月的一天早晨,我去戶外煉功,上班的時候政府秘書通知我去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之後,所長柳紹臣說你被拘留了,然後被送去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當時沒有任何手續,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規定,構成非法拘禁罪。

作為公民我有權利和義務向我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澄清事實。在2001年1月進京,從北京回來之後,書記王海叫派出所所長柳紹臣到我媽家把我拉到派出所,一個穿便服的女人讓我脫衣服搜了我的身。派出所罰款3千多元後,把我送到看守所,關了兩個月,又被非法勞教一年。

從勞教所回家不到三個月,派出所郭所長領兩名警察到我家搜查,翻到一本法輪功書籍,郭所長叫我到派出所登記一下,就回來。到派出所之後就沒有放我回家。他們還找來了郊區公安局局長等一夥人,幾個人強行把我抬到車上,我掙扎著喊我沒有犯法。當時我丈夫正在患病,頭痛耳鳴。

那天是星期五,在佳市上學的女兒該回家的日子,女兒回家又不見了媽媽,那真是一個黑色星期五。在看守所關押半個月後,我又被非法勞教兩年。這些過程都沒有出示任何手續,有的是後補的手續。

在勞教所裏為了讓我們放棄信仰,運用了各種手段,轉化率和警察的獎金掛鉤,首先讓勞教所裏被關押轉化了的學員來勸說,播放誹謗大法的錄像,然後再找外面所謂「轉化高手」來胡言亂語。不轉化的學員不許上外面活動,不許上洗手間洗漱,還給關「禁閉」,一天只給一瓢水,不許親人接見等。

2002年11月1日,勞教所開始對我們進行強制轉化。從早晨五點半開始被逼坐小板凳,看誹謗大法的錄像,不准低頭、不得閉眼、兩手放在膝蓋上,誰要閉眼就加長時間,一直坐到半夜十一點,被強迫讀誹謗大法的書。再一個個的被弄到寢室,被上大背銬酷刑,強制轉化這些善良人。犯人王傑把我用大背銬銬在床邊,坐在釉面磚地上。這種姿勢坐不直,躺不下,痛苦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渾身疼痛難忍,犯人還不時的給活動手銬,加劇疼痛,有的被銬殘廢了,挺不過去,被迫寫了保證。

2003年,我丈夫因承受不了我被迫害這種壓力,找來了郊區法院的褚德凱還有國保大隊的人到勞教所跟我離婚,連蒙帶騙的讓我在財產是否屬實的表上簽字,達到他們的目的。

有一天,八中隊長洪偉把我叫了出去,說為了我們家好,把我吊銬在暖氣管子上,吊了兩個多小時,疼痛自不必說,我開始迷糊了,腦袋耷拉下來了。警察李秀錦,把棉大衣一脫,手裏掂著手銬,拉著架勢威脅我說,你不是想反彈嗎?把我從暖氣管上放下來,副大隊長張曉丹領一個男警察,說把我拖到男隊去,然後張曉丹拽著銬在我手脖上的銬子往外拖出幾米遠,這時我已渾身哆嗦,說不出話來,已抽搐。

有一次,洪偉把我弄到一樓,又給我上大背銬了,讓我寫五書,幾次的大背銬,折磨得我生不如死,心理、肉體都承受到極點。

2004年2月中旬的一天,因我們的做法沒達到所謂的「要求」,大隊長陳淑梅就不讓我們吃飯。我們善意的跟幹警講我們是被冤枉的,要求無罪釋放。結果招致二、三十個男女警察,連拖帶打把二十二個學員都吊銬在床上。警察孫麗敏用電棍電我的脖子,把電棍塞進衣服裏電我的腰。有一個70多歲的老太太的臉上被電起了好幾個葡萄大的水泡,有的學員被電得拉在褲子裏,而警察們卻毫無人性的哈哈大笑。

在勞教所裏,我多次被銬上手銬,最長時間達半個月。原因是我沒按照他們強制性的無理要求去做,好長時間手都是麻木的,渾身無力。定點上廁所更是害苦了我們,有時竟達7個多小時才允許去廁所一次,實在憋不住了要求上廁所,她們居然說讓自行消化。

還有強制做奴工,挑紅小豆,縫車座墊子等等手段,就是不讓我們有好日子過。

記得2003年小年那天,我往家裏打了一個電話,孩子自己在家,說他爸爸給她送來一代餃子,孩子還問我吃沒吃餃子,我說沒吃,我們娘倆哽咽著說不下去!孩子心靈承受著巨大的傷害。更有一件令我心碎的事,我的大哥得了癌症,當他覺得不久於人世時想去勞教所看我一眼。勞教所的警察必須叫我的家人罵我們的師父才能接見,我大姐當時說:「讓我們罵人幹啥呀」?

我們兄妹倆隔著玻璃窗相見了,相對無語呀!有多少話想說又說不出來!看見大哥離去的背影,我的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我回家以後,聽家人說,我大哥去世時一直喊著我的名字。是誰給我們家庭製造的人間悲劇?!

從勞教所回家是四月份,吃的、燒的都沒有,我身無分文,都是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給我送來錢,買些米麵才得以生存。我找書記王海要求上班,他說得寫保證書才能上班。多次去都不給解決,我就天天去單位擦玻璃、薅草。後來孩子到湯原上學,我到單位每月坐車費用就得200多元錢,我還得租房住,單位只給我300元生活費,我只得出去打工了。後來已經離婚的丈夫又回到我身邊,我們復婚了。

2015年11月份,單位負責人事的人通知我去上班,我發自內心高興,可是,過年之後,把我的簽到的名字拿下來了,我問領導是怎麼回事,領導說郊區政法委不同意。

2018年3月份,我到退休的年齡了,我找領導說該退休了,領導說我得寫保證,不要以前的工資了才能辦理,後來說只要寫個承諾不上訪要以前的工資保證就行。

任何有頭腦、善良、正義的人都會看出,這場無理性、殘酷的迫害根本就不應該發生。打擊善良的一定是邪惡的。善惡必報,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