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腸壞死的老母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去年母親剛好七十五歲,正月末的一天傍晚,老父老母都同時看到了一個黑影伴著風聲從院子高空飛入了屋內,第二天,本來上午母親還好好的,中午母親突然想喝點從來都不敢吃的大米煮棗的稀飯,下午突然疼痛難忍。當晚孫子帶她兩次轉院,早晨趕到我市醫院時已經快不行了。

醫生確定腸梗塞並懷疑已經腸壞死,因為劇烈的疼痛甚麼辦法都控制不了,超高的血壓甚麼辦法都控制不住,根本無法再推出去做檢查。醫生再三商量後,說腸壞死手術是百分之九十的死亡率,提前無法準確斷定,只能根據疼痛情況猜測,往往都是因其它原因上了手術台,切開時卻發現腸子已經壞死了,因為病毒太多太髒,即使切掉了一部份腸子縫合了,也容易再次感染。醫生逼我為手術風險簽字。

我趴在母親耳朵旁,示意她手術成功率很低,只有大法才能救她,當年我的胃就是那樣神奇的康復了,所以,我希望老母親不要再害怕中共,也不要害怕手術,誠心的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發願修煉,相信師父就能保護她。危難面前,母親同意了。一直到手術室給她換衣服,我一直在母親耳邊囑咐,母親再三睜開眼睛表示同意。

手術幾個小時過去了,大哥也趕到了。外科主任半路出來用托盤盛著半米長已經黑爛壞死的小腸,讓我們看了整個切除前、中、後的手機視頻,然後告訴我們:「醫生已經盡力了,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能不能闖過危險期,就看她的造化了。腸壞死這種病因為肚裏已經太髒,手術後很容易感染,只要體溫超過三十八度半,就沒救了。」

結果那麼大一場手術後,母親幾天就恢復了精神和笑容,醫生護士都誇她恢復的快,命大。大家都高興。但只有我越來越有些暗自擔憂,因為,始終看不到母親發自內心感謝師父。

果然,母親真的以為單純是手術救了她。手術一週時,醫生下班前例行巡視,她感謝醫生為她緊急手術才救了她的命,能聽出她是真心的,卻始終沒有對我說一句感謝大法對她的保護。也難怪:我不敢告訴她死亡率那麼高,她也不知道醫生出手術室時說的「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誰知,下班時還好好的,晚上我回到家照顧老父親和孩子,不一會兒大哥就打來電話,說母親高燒讓我快去。我到醫院時,母親又顯現快不行了,毫無精神,已經失望,甚至是絕望。大哥二哥那個洩氣啊!整個氣氛就像人已經死了一樣,手術住院花費昂貴,人財兩空將是多麼難過的結局啊!

丈夫也很著急,我去找醫生,請求加大抗病毒藥量,醫生說:「根據體重用藥,超過了就會中毒,面對高燒毫無辦法,只能聽天由命!」

我很震驚:「聽天由命!」──這就是現代醫學給我的答覆麼?!面對一個普通老百姓的生死,醫生已經麻木了,甚至都不採取任何努力和搶救措施!我是修煉真善忍大法的修煉人,明白現代醫學對人體認識的狹隘,不能責怪外科醫生知識的固化,我堅定而小聲的對醫生說:「好,那我求師父。」

回到母親身邊,我讓大哥去旅館,讓二哥去其它床上休息,讓丈夫回家去照顧老父親和孩子,然後我輕聲跟母親分析:「其實醫生說這種手術的死亡率極高,您原本身體那麼差,卻恢復的那樣快那樣好,誰都誇讚您命大。但您沒有一次感謝大法和師父,下午卻真心的感謝醫生緊急手術才救了你的命,而且能聽出不是客氣話,而是發自內心就是那樣認為的。其實我們沒敢告訴您:醫生說您這病死亡率極高,憑您的身體情況,怎麼能得到那極少的幸運呢?醫生都說:他們只管給切了,結果只能聽天由命看你的造化。而您卻以為是醫生給了你回天之力。其實:人的壽命是有定數的,醫生能治一部份病,但不能給人延長生命,如果您還願意相信大法,那就真心的向師父懺悔吧……師父慈悲,只要你真心悔過,相信師父還會幫你。千萬不要洩氣,大法如果幫您,就一定會好的。那個高死亡率就不會對您起作用。」

母親向師父懺悔了,一直念誦「法輪大法好」,情緒漸漸穩定。我也一直給她念,給她鼓勵,按她和二哥的要求給她捶腿掐手幫她舒服些,到天亮時,母親體溫就漸漸恢復正常了。後來大哥二哥硬說早晨體溫就是容易降下來,我看到母親又有些動搖了對師父的信。我向內找,發現自己有利用大法給母親祛病延壽的私心,也該去掉了。人該得多少福報,全靠她自己的正念。

手術時一天得三萬,後邊幾天醫藥費一天也近萬。大哥生意忙,母親體溫一降下來,他就急著走了,說再不走他自己就得因血壓升高倒下了。即便深夜從沒讓他值過班。二哥也緊接著病倒了,二哥和大哥怕醫院飯菜傳染病毒,一直在外面飯店吃。二哥吃羊湯後一直上吐下瀉,也不得不走了。倆哥哥商量要求儘快出院,讓我們回家照顧母親慢慢長傷口,並簽下了堅持出院不用醫院負責的字。誰料二哥正要買票時情況突變:醫生突然發現母親的傷口裏面已感染了碗口那麼大。

大哥急的無法承受,只有電話沒任何行動,二哥也還是走了,只剩下我和丈夫兩個大法弟子日夜伺候。我們雖然因信仰真善忍長期被中共迫害,導致很窮,沒錢請護工。怎麼辦?我一咬牙,我是大法弟子,只要老人還有一絲希望,再難我也得管。丈夫的工作也不能老請假,我們還得兼顧家中半癱瘓的老父親、小孩子上學及偶爾接送課外班,在常人看來壓力如山,可我們是大法弟子啊!在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教導下,再難的事也不能逃避,也要正念闖關。

母親腹部二層手術線下面已經感染,兩層肚皮之間已經流出大碗口那麼大範圍膿和黑血,母親再次洩氣,我和丈夫再次安慰、鼓勵她一心信師信法。我修煉大法的大學同學也來給她念《天賜洪福》裏邊歌唱家關貴敏等修大法後的真人真事及神跡,母親比以前信師信法了。每天早起都自動念一會「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且願意聽師父講法了,並表示日後身體能走路後願意煉功。

從此,丈夫和我輪著睡地板繼續照顧,母親一直安心聽法,醫生看見也笑著鼓勵她說「多聽聽好」。一點一點給母親逐漸恢復吃飯功能,傷口一天天明顯癒合,膿和黑血越來越少。一個月時醫生允許出院。

看到我勞累又發愁,丈夫(同修)下班時間儘量與我輪班伺候,從不嫌髒臭、也不嫌繁瑣,想盡辦法,為母親保養腸造口。儘管剛買了房還欠著巨債,卻傾囊盡孝。幾個月來,我的丈夫──一個名牌大學生,不僅耐心幫我八十多歲的老父親洗澡理髮剪腳趾甲(哥哥們沒做過一次),而且整天幫我的老母親清理糞便,從不嫌髒臭。老實巴交的老父母真的感動了,整天覺的太拖累我們了,而且父母尤其說欠女婿的太多了!閨女孝順是自己生的,哪有女婿也這麼孝順的?我一再告訴他們:是因為大法師父教導的,否則,女婿做不到,閨女身體也承受不了啊!

我這兒房子小,母親能自理後又鍛煉了一段,就回老家過夏天了,後半年可以做回納手術了。丈夫和我又一次無條件照顧母親住院,二哥煩了,大哥也嫌花錢多,只有大法弟子修真善忍,不嫌煩不嫌累,花錢還儘量不能讓哥哥們看見了,得顧及哥哥們的自尊心。

不久,一年經過兩次大手術的老母親,很快身體又恢復了自理。

哥哥嫂子們也都態度好多了,不再諷刺嫌棄我們窮困。而且,我們也忽然之間天上掉餡餅,得到一處樓房。大嫂又一次更明白了真相,她給娘家人全體三退保了平安,對我丈夫的孝心佩服至極,對著她的兒媳婦都誇:「他們修煉人沒有私心,要不,不管江澤民怎麼鎮壓,全世界那麼多人都堅持學煉大法呀!人家都不知道誰好誰壞啊!」而且這一次,大嫂更明白了中共整人運動的目地是毀滅傳統文化和道德,從而毀滅人類,後悔在我們遭迫害期間,也沒給予多少幫助!

老母親更加信師信法,一直好好聽法,她說她今後的命就指著大法了、指著師父了!

寫出我的這一段親身經歷,不是想表達大法弟子怎麼好,而是想告訴世人:如果沒有師父的教導,我們的身體和精神也承受不了,而且也做不到那樣長期的無私和無求;如果沒有大法的救護,也許,許多人的生命,包括我自己,早就不在人世了。

千言萬語,只有一句:謝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