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瑣事中修煉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河北省衡水深州市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七歲,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我四歲父親病故,母親帶著我和十一歲的姐姐艱難度日。沒了父親的我從小就覺得低人一等,養成了少言寡語的性格,且處處吃虧讓人,我還時時看著母親的臉色行事,因此母親很少批評我,更別說挨打了,母親特別疼愛我。長大後,母親說離不開我,就給我找了個比我大兩歲的本村的青年結婚了。

當時我曾高興的想:我這輩子命好,找了一個本村的、又有正式工作,離母親近,照顧著方便,和同伴們相比,還算不錯。我決心和他和和美美的過日子,以後混出個名堂來。

可是婚後發現,丈夫個性極強,難見溫柔,說話壓我三分。有矛盾和不同看法時,我還沒說幾句,就被他暴風雨般的陣勢壓下去了,每次都是我不說話了,他才消停。我心裏不服,只會生悶氣,最嚴重時,各做各的飯,半月二十天的不說話。我很苦惱,又不敢和母親說,怕老人生氣,整天氣往肚子裏咽,結果引起肝疼、膽囊炎,原本健康的身體成了藥簍子。一次實在過不去了,我就想:自己還年輕,啥時算個頭啊!把心一橫,不能讓他氣死,我提出了離婚。可丈夫也不示弱,我們就一同去了鄉派出所,經調解沒離成。

回家後,孩子知道了,撲在我懷裏,哭著說:娘,別離婚,離了俺跟誰呢?誰管我啊?我知道是爸爸不對,湊合過吧。看著幾歲的孩子哭,孩子太可憐了,為了孩子就委曲求全吧,不離了。

就這樣,在無希望的身心苦難中,我度過了一年又一年,真是傷透了心。有時一閉眼,滿腦子都是丈夫的缺點或他氣人的語言,越想越生氣。直到一九九六年,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和丈夫的戰爭漸漸的停止了。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以前和丈夫吵架時,我總想改變他,可總也改變不了,這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修煉人應該遇事找自己的原因,多為別人著想;看別人優點,不看別人缺點;要理解人、包容人;無怨無恨,以苦為樂。師父在講法中還講了韓信受辱於胯下的故事。我決心改變自己,同時找到自己心眼小、性子急,缺少女人的溫柔等等,問題都在自己身上。我越學法,越覺得心裏亮堂,漸漸的怨恨心和不平衡的心沒有了,看丈夫也不生氣了。

然而,丈夫不會因為我修大法就立馬變好,我自己必須變好。於是我心路寬了,再不和他爭對和錯,當他發脾氣時,我不再計較、不再爭辯。往往家庭矛盾都是一些小事引起的,有時還是把握不好。比如:一次丈夫在沒和我商量的情況下,就買了一輛麵包車,當時孩子的姑姑告訴我,他去衡水買車去了。我聽後心裏很生氣,怎麼這麼大的事就不告訴我一聲,拿我太不當人了。頓時一股腦的怨氣都湧上心頭,甚麼──你掙的錢歸你管,不給我花;我不吃肉,你偏買肉吃,我吃的一點不買;我掙的錢全家用,沒怨言,你做的太過分了,越想越氣,眼淚都下來了。

我畢竟是修煉人了,轉念一想:我不和他一樣,我要按照師父說的做。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

想到這,一下肚子裏的氣全消了。這事要是發生在修煉前,說不定會出多大亂子。可現在我倒想起丈夫的不容易,他省吃儉用為這個家著想,買輛車也是為了孩子們回家方便。不告訴我也是為了我的修煉,讓我心靜、讓我心裏少裝事,這不是為我好嗎?我心一變,這事就平安過去了。回來後,丈夫主動和我說了買車的事情。

還有一次,大兒子和媳婦晚上下班回家來(兩個兒子媳婦都在縣城住),吃過飯,我們四人聊天說話間,不知哪句話,我碰到了丈夫不能碰的神經,他拍桌子摔板凳的鬧了起來。我立馬向內找,是我哪兒不對惹他生氣了?同時師父經文映入眼簾:「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2]。我一句辯解的話都沒說。這時兒子和媳婦同時和他爸理論起對錯是非,最後丈夫不吱聲了。

過後,兒媳婦偷偷勸導我:娘,別生氣,我爸的脾氣不好,心眼不錯,讓著他吧。我笑著回答兒媳婦:別擔心,我是修煉人,甚麼都看得開。俺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3]他打我都不會還手,何況罵呢?不疼不癢的。媳婦聽後很高興,這事使她很佩服煉功人,也很敬佩大法和師父。

今年過麥收,我和丈夫去地裏割麥子(機割),人很多,大家都在地頭上等收割機。當割到我家時,因地邊中間有一棵樹,機子一繞樹,留下了兩壟麥子沒割下來,被丈夫發現了,衝我大吼:沒看見沒割下來的麥子嗎?還傻站著!聽見他的吼聲,我第一念沒有埋怨他,而是自責:怎麼我的眼睛這麼不管事,讓他發了脾氣。於是我趕緊拿起鐮刀向地中走去,心裏沒有一絲的氣恨。回來後,往車上裝麥粒,有一個姪子對我說:嬸子,你怎麼這麼好的人找了我叔這麼個人,剛才這點事,他不應該這樣對你。我笑著對姪子說:你嬸子是煉法輪功的,不和他計較。姪子高興的點了點頭,看得出,他對大法是認可的。

一次,我看見我家種的茄子該摘了,有的都發了白色,我就隨手摘了幾個拿回家中。沒想到丈夫看到我手裏的茄子,就衝我大吼:你看不見家裏摘下來的還有幾個嗎?你就又摘,你不會隨吃隨摘嗎?今天你把這些都吃完,吃不了不行。聽後,我一句話沒說,只管幹我的家務活。他發了脾氣還生氣,認為我不出聲是沒理。正好那天,他的弟弟妹妹來我家,他的氣還沒出完,就對著他的弟弟妹妹說起摘茄子的事來,他們都沒給他評理,還帶著指責性的語言對他說:茄子都發白了還不摘,晚了還能吃嗎?最後他說:那就是我不對了。那次,他從心裏服了,服了修煉人的胸懷和不計較,從那時起,他就開始轉變了。

我們以前吵架,回想起來,不過是為雞毛蒜皮的小事,有時甚至是一句話、一個表情看不慣,就吵起來,結果越鬧越大。現在不同了,他說甚麼我都能理解,不貶低他。我表嬸子曾對我說:你學這個功好,我知道,就憑你們不吵架這事,我就承認好,現在和以前大不一樣了。

其實我知道自己有時也做不好,也有氣不順的時候,那時他就用大法法理壓我:這法讓你白學了,李老師怎麼有你這麼個弟子?我立刻無語,心裏說:師父,我錯了,一定改。

在家中,我時刻按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家中有事,提前和他商量,生活上關心他、善待他。

現在丈夫也做得很好,尤其對大法的支持和幫助,家中來同修,他很熱情,開個小交流會,他也不反對,每次都熱情接待,同修們在我家吃飯,也不嫌棄,有時他還主動做飯,給我修煉騰出來更多的時間。

可喜的是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煉,雖說沒那麼精進,可也堅持學法煉功,原來的嚴重心臟病好了,脾氣改了許多、心性也在提高,三件事都在做。

謝謝師父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