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情拖累險喪命 轉變觀念大法挽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把自己突破病業魔難的經歷,和同修們一起交流,以便共同提高,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救度眾生。

(一)各種情的拖累、險些喪命

我丈夫於二零零四年得了腦血栓 ,半身不遂,因兒女在外地工作,家裏只有我一人照料他。二零一三年兒子兒媳帶著剛滿月的小孫子一家三口回到我家。從此我忙於洗衣、做飯、看孫子、照顧丈夫等家務,一天從早忙到晚,導致我學法煉功、講真相懈怠,發正念倒掌。

二零一四年年底身體出現了不正確狀態 ,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臉色發黃、心跳、嘴唇發紫、體重不到七十斤,走路疲倦、渾身無力。

二零一五年過了大年,孩子們帶我到醫院, 經檢查診斷是:再生障礙性貧血(造血功能消失了),全血細胞減少,血小板只剩一萬(正常的血小板是一百一十萬至三百萬),醫生說:我們醫院沒有這種醫療設備,沒有治療這種病的藥,建議到市裏大醫院去看。就這樣我住進了市裏血液病專科醫院,重新檢查診斷,仍是再生障礙性貧血,治療方法就是輸血,輸血小板維持,直到死亡。

(二)轉變觀念、大法顯神威

我了解了這種病的情況後,心想:我身上的血是純淨的,是經過師父給淨化的,我絕不輸血,因為就是輸血也沒救,也得死。我還是看書學法,煉功,堅信師父。我決定先跟女兒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女兒曾經學過法,修煉過,所以她不太反對,但是也落淚了。我跟兒子說出自己的想法,兒子說:「不行,不能回家。」他雙臂趴在床鋪上,雙膝跪在地上哀求我,讓我住院治療。

當時我的心也很難過,但轉念又想,不能被情帶動,要堅信大法。到了晚上,我翻來覆去的想能出院的辦法,轉天女兒、女婿、兒子都來到了醫院,兒媳看小孫子沒來,我跟他們說,我得回家幾天給你爸安頓好了,因為做的骨穿七天後才出結果,所以就這幾天回家。孩子們真的答應了,於是他們去找醫生協商,經過幾次協商醫生勉強答應,並讓兒子跟院方簽字,我也簽了字,出院回家了。

回家的當天晚上,我就想有幾次總想闖關,但因為情的牽掛沒有做到,這次我決心一定闖。隨後我給師父上了一炷香,站在師父法像前,仰望著師父,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弟子這次已經走到盡頭了,不怨別人,是因為自己沒有了正念,被邪惡因素鑽了空子,才造成今天的局面,我捨不得法,億萬年的等待,生生世世的苦難走到了今天,大法跟我擦肩而過我不甘心,我決定放下生死,去留由師父說了算,請師父幫我。

隨後我走進了丈夫的房間,跟丈夫說實話,因為從我得法二十二年來,由於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給家裏帶來多大的麻煩,丈夫從沒有一句怨言。我慢慢地坐下問丈夫:「你說大法好不好?」「好」。「你知道我得的是甚麼病?」「不知道。」接著我就把醫生診斷的結果和治療這種病的方法都告訴他了,我說我要繼續治療只能等死,我要學大法還有一線希望,但還需要你的幫助,隱瞞子女。他哭了。我當時就感覺一肩擔著大法,一肩擔著對丈夫的情,當時我的心像裂開似的,真是撕心裂肺的疼。過了一會兒,丈夫平靜下來說:「要不也活不了,還不如你闖一下呢,要闖就闖,別半途而廢。」

丈夫的話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從他的房間出來後,我就把所有的藥都扔到垃圾箱裏,心想:看你還有啥招。

晚上八點後聽師父濟南講法錄音,沒想到九點半左右不知不覺地睡著了,直到夜間十二點發正念才醒,就這種情況,在過往的幾年當中不吃藥能睡著覺是不可能的。到了十二點半我想睡覺,可是覺的肚子不舒服就去衛生間。結果開始拉肚子,便的都是黑的、黃的等敗物,而且便一次喝一次水,便一次喝一次水,因為口乾,直到凌晨四點。四點後便的都是白水直到早上七點。

第二天早上我給丈夫把飯做好,吃完飯後,我就感覺頭很脹,發燒,全身感覺像多少針扎的一樣痛,我心裏想:一定要堅持,師父管我了,師父給淨化身體。到做晚飯時減輕,但夜間還是燒了一宿,第三天早上感覺輕鬆點,下午睡了一大覺,起來時感覺不發燒了,不難受了。

晚上給師父上香後,在我站著時,我眼前出現了一幅非常壯觀的景象,在天目裏看到:

從身體的右上方往身體的左下方像天梯似的一層壓一層,一層壓一層緩慢地往下滑動,後來越滑動越快,跟神韻大屏幕中展現的眾神經過層層宇宙下走的情景相似,同時看見白色和粉紅色像蓮花瓣那樣紅白相間的顏色,很柔和,我也不知道他滑動了多少層,因為速度太快了,突然間停住。緊接著展現出一個偌大的蓮花座,蓮花座的周圍不是蓮花瓣,而是蓮花劍,劍的高度大約四十公分左右,是垂直的,而且也是一層一層的,很厚實。再往上看有一個圓圓的大球,跟氣球皮一樣的顏色,比白色氣球皮深一些,他嚴嚴實實地坐在了這座偌大的蓮花台上。我目不轉睛地觀察著,我驚呆了,好像周圍都靜止了,身體連呼吸都感覺不到,整個身體都被掏空一樣,我靜靜地觀察著這座偌大的蓮花台,思想中有一念:雄偉、壯觀、威嚴……

不知他持續了多長時間,然後慢慢地隱去了。等我緩過神來時,才發現臉上的淚水濕透了我的前胸,我趕緊跪下給師父磕頭,感恩師父的救度,在師父的呵護下,弟子走出了所謂的病業魔難。

半個月後,孩子們回來了,看到我身體的變化都驚喜萬分,因此,兒子、兒媳都相信大法了。

二十天後我去醫院給丈夫買藥,順便化驗了一下血常規,結果血小板達到八萬,並且其它細胞都在恢復生機。一直到現在,三年來再沒有上醫院化驗血常規,身體很健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