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長沙市公安局副局長單大勇遭惡報被查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媒體披露,湖南省長沙市公安局原常務副局長單大勇已被查處。表面原因是單大勇涉嫌貪腐,深層原因是其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到了報應。

公安系統一直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和具體執行機構,直接參與非法抓捕、抄家搶劫、審訊構陷、酷刑等。現年五十九歲的單大勇,二零零一年起,先後任長沙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長沙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二零一五年七月,任長沙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

單大勇任職於長沙市公安要職期間,當地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甚至酷刑致死。據明慧網報導統計顯示,截至2012年7月,長沙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21人,失蹤4人,被致傷、致殘、致瘋68人次,被枉法判刑50人次,被劫持勞教195人次,被強行劫持到精神病院11人次,被非法拘禁693人次,被綁架到洗腦班殘害152人次,被打家劫舍至少158人次等。對此,單大勇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以下是部份迫害案例。

(一)深夜綁架構陷 迫害致死善良婦女

「我不想死,想活……」趙亞玲女士直到最後的日子仍在對身邊的親人表達對活著的強烈渴望。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清晨,趙亞玲女士在醫院的病床上永遠地停止了呼吸,離開了她深深眷戀的世界以及深愛的親人。

趙亞玲女士退休前是長沙市人汽公司職工。二零零三年,她因十年如一日料理中風癱瘓的雙親身體亮起了「紅燈」。有一個好心人向她推薦法輪功。從此,趙亞玲走上了一條修煉法輪功之路。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深夜,警笛呼嘯,氣氛詭秘,數輛白色的警車駛入長沙市理工大學家屬區。數十名警察、便衣包圍了趙亞玲所住的住宅樓。凌晨十二點過後,趙亞玲打開房門,被在場的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她被非法劫持到長沙地區瀏陽市看守所。大概兩天之後,趙亞玲被轉移到長沙市第四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趙亞玲被長沙縣檢察院非法批捕。不久,趙亞玲身體不適,頭上長了一個大包,流血流膿。同年六月中旬,她因病情持續惡化,可能危及生命,以「取保候審」的名義回家。自此之後,長沙市公安局的公安人員不斷騷擾趙亞玲,或直接上門,或電話詢問。他們打著關心病情的幌子,意圖將身體恢復健康的趙亞玲非法起訴和判刑。趙亞玲承受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病情急劇惡化。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趙亞玲女士撒手人寰。

(二)長沙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部署非法抓捕三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晚上十點左右,長沙市天心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金盆嶺派出所警察共十多人將法輪功學員秦蘇南女士與丈夫吳先生綁架,並進行了非法抄家。夫妻倆雙雙被非法劫持到金盆嶺派出所進行非法審訊。第二天,吳先生被放回,秦蘇南被非法劫持到長沙市第四看守所迫害。

同日晚上九點左右,長沙市天心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夥同新開鋪派出所警察二十多人,將新開村法輪功學員劉美雙女士的家包圍。之後劉美雙的家被警察們撬開房門,非法搜查,家中私有物品等東西被擄走。因劉美雙不在家,倖免未被非法抓捕。劉美雙被迫流離失所,有家難回。

十二月七日晚上八點左右,長沙市雨花分局國保大隊、井灣子派出所一行十餘人以「查水錶」的名義騙開法輪功學員王昌靜女士家的房門。隨即警察進行了非法抄家,王昌靜家中的私人物品被悉數查抄。當晚,王昌靜及女兒被強行劫持到井灣子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一夜。次日,王昌靜被非法劫持到長沙市第四看守所迫害。她的女兒被送到跳馬法制培訓中心,非法關押一天後才讓其回家。

同日晚上八點左右,長沙市雨花分局國保大隊夥同井灣子派出所警察十多人闖入法輪功學員甄子平女士家中,並對她位於鼓風機廠宿舍區的住處進行非法搜查,將私人物品等東西抄走。甄子平被非法劫持到長沙市第四看守所迫害。

此次對三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抓捕事件,當時已升任長沙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的單大勇難辭其咎。

中國有句古話「善惡到頭終有報」。單大勇甘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犯下了迫害佛法修煉人的重罪,今日的落馬正是惡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