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世報應:獄醫作惡暴斃、農家樂洗腦班作惡遭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功的善良群體發動了一場罪惡滔天的迫害運動。在中共邪惡的高壓與脅迫下,那些追隨迫害的人很少去思考這場迫害違法的、邪惡的性質,很少去思考作惡的最終後果是甚麼。其實,慈悲的上蒼一直在以惡報的形式頻頻警示世人,只是人不去悟,有些人至今抱著無神論的僥倖心理,繼續參與迫害。在此,把我親身見證的幾則惡報實例講出來,警醒世人。

一、獄醫作惡 暴斃家中

二零零一年上半年,我們當地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了看守所,我是其中之一。當時兩個女監室都關著法輪功學員。一天因為法輪功學員煉功,一個女警去打另一個監室的人,值班的獄醫(男的姓孔)就氣勢洶洶的闖進我們這一監室來問:誰在煉功?誰在煉功?他用手銬把我與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銬起來。一副手銬銬兩個人,被銬的人吃飯、睡覺、上廁所都連在一起,不能洗澡,上板床睡覺都難。警察說,不寫「決裂」不解銬,或曰,誰銬的找誰解。

這個獄醫不給解銬, 我們一直被銬了十多天,直到被銬在一起的那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迫害去了,才給我解銬。獄醫在銬我們時我們勸他說,你這樣做對你不好。他說,等他不好。我們又說,到時候你後悔都沒機會。他不吱聲,仍然我行我素。

沒多久,這個獄醫暴死家中。死前的頭天我背一個人到醫務室看病,看見他還好好的,沒想到第二天就聽說他在早上五、六點的時候就死了,死在夏季最熱最熱的日子裏。

二、農家樂洗腦班作惡遭報 、

我們當地的洗腦班從二零零一年年初,到二零零三年八月,非法存在了長達三年多時間。七、八個人一直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解散。有人說,三年來我沒單獨出過房門,三年多我沒見到過一絲戶外的陽光。

洗腦班雖然設置在休閒的農家樂,但有鐵門鐵窗,二十四小時專人看管,是一個非法剝奪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的黑監獄,由公安、「六一零」、政法委、司法局、紀委等人員輪流值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說甚麼,只要說聲不煉了,就可以出去,點個頭都行。可是真正要放人出去,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要在他們寫好了的惡毒攻擊大法的三書上簽字,蓋手印等。

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極盡生活虐待,不給吃飽,又不准自己買方便麵等任何東西充飢。有次家人給我帶了一點香蕉來,值班的李公安一把奪去,留下幾個給我,其餘的全部讓家人帶走,理由是避免我分給大家吃,目的是要大家都處於飢餓中。

我被關在洗腦班兩年多,清楚的記得洗腦班從沒給我們吃肉。一次我姐姐來看我,帶來一點肉,被管宗教的張部長搶走,叫姐姐帶回去,說,不准吃。最可笑的是,有一次一盆水煮白菜幾個人吃,可一盆菜裏只有唯一的一小塊肉。有個法輪功學員過生日,提出自己拿錢買點肉,都沒能允許。

印象最深的是,一年過年,給我們吃一點沒用油煎的油菜,黑幽幽的油菜水把飯也染的黑幽幽的。僅吃過兩次肉,都是我在看管人員沒注意的情況下,給錢請老闆幫忙買的,買來分給大家吃。冬天沒有熱水用。

洗腦班從來不放風,有法輪功學員住的房間兩扇窗戶只開了一條縫。有來探望的家人看見我們的情況,就說,關在這裏就像關的豬。我出洗腦班後,頭昏、嘔吐、全身無力,連一捆谷草都擔不回去,走路打蹩腳,可見洗腦班對我們身心的極盡摧殘。洗腦班解散時,他們還要法輪功學員家屬拿錢來贖人……

這個設在農家樂的洗腦班輾轉搬遷了幾次,農家樂配合迫害法輪功學員,幾處都發生了惡報事件。

火炮廠農家樂廚師被燙,圍牆垮塌

在火炮廠農家樂洗腦班,一小盆飯一人分一勺,根本吃不飽。我們提出意見也不給增加。一個勞改釋放犯給我們做飯,我們在樓上看見樓下對面的廚房裏,那個廚師把南瓜湯煮好後,把原湯留起來,重新摻水攪和在南瓜裏,清湯寡水的幾片南瓜端上樓來給我們吃。沒幾天,保溫瓶從廚師手中摔裂,燙傷了廚師的右手,廚師還陪了老闆的錢。

一天火炮廠農家樂的圍牆垮塌,壓倒電樁,差點引發火災。老闆娘非常惱怒,怒氣沖沖的說,圍牆無縫無痕,好端端的怎麼就垮了?還差點燒著人了。她不知道神目如電,迫害了法輪功會遭報應,就說是甚麼帶來的霉運,於是催促洗腦班趕快搬走。

氣象站農家樂大灶爆裂

洗腦班從火炮廠搬到瓷廠,因外國人要來參觀,怕暴露中共迫害人權的行徑,就搬到了氣象站。

開始,氣象站農家樂給法輪功學員吃桌席的殘湯剩菜,後來不給剩菜吃了,就一點葷菜也見不到了。每天只給很少的飯菜,有時把麵條做成夾生的,讓人無法下咽。農家樂都是燒煤炭的大鍋大灶,不久,這個可以放出熱水的大灶突然爆裂,燒不成熱水了,紅紅火火的生意也頹敗了。

仙鶴賓館死生豬、水池滲漏

二零零二年元月,洗腦班搬遷到農家樂仙鶴賓館(現在叫度假村),開始對法輪功學員一人一間屋的單獨囚禁,實行更嚴厲的封閉。過年了,一點水煮的油菜放在飯面上把飯染的黑幽幽的,經常是一碗飯上面放幾塊南瓜就算一頓。農家樂仙鶴賓館配合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應,突然好端端的生豬死了,水池突然滲漏,關不住水了,生意也出現敗象。

仙鶴賓館是洗腦班最後一個地點。二零零三年六月洗腦班開始解散。洗腦班解散時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當作人質,當綁票,向家屬勒索錢財。如拿錢、簽字寫保證,才准許家屬將這些被非法關押了兩年、三年的法輪功學員接回家。有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拿不出錢就用房產擔保。我們有三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管洗腦班的張部長威脅要給我們灌食、打迷魂藥。我們沒有妥協,並正告他:你這樣做是要負全部責任的。

以上所舉都是我親眼看見的配合對法輪功迫害遭現世報應的實例。有些人認為自己迫害了法輪功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沒人看見,沒事。其實不是不報,是上天一再給其醒悟的機會,時辰一到惡報即到。奉勸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類人員停止迫害,善待法輪功,天賜幸福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