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警察為何對一位老人出言如此惡毒(圖)

——一位近80歲善良老人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那天,午後的陽光正暖暖的洒在石河村畔,整個村子靜悄悄的,充滿了靜謐。

山上有一個小屋子,裏面住著老倆口,男的叫劉希永,今年七十八歲,平時總笑呵呵的。老倆口相依為伴,一起種地澆園、培植果樹,日子雖不算富足,但是身體硬朗,能夠自給自足,生活上也算是安閒自得。

下午三點,這個小屋子裏突然闖進了一群不速之客,他們氣勢洶洶的要帶劉希永走。問他們是誰?沒有人回答,也沒有人出示任何證件,只是看著像派出所的警察。劉希永拒絕配合,說:「我沒有犯法,你們憑甚麼帶我走!」可是那七、八個警察容不得劉希永分辨,強行的架起這位老人,連拎帶拽的拖出屋子就往警車裏塞。

「放開他!你們不能這樣對待他!你們這樣做是犯法的!他是好人哪!我老伴兒都這麼大歲數了!你們要把他帶到哪裏去啊!」老伴兒著急的大喊。

面對眼前這位比自己母親年齡還要大的老太太,一個警察竟然惡狠狠的回過頭來,咬著牙說了一句:「這次就是死也得讓他死裏頭!」……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被七八個警察強制按著胳膊和腦袋往警車裏塞的劉希永老人,發自肺腑的喊出這句話,他的吶喊聲震撼了山谷。

悲愴的老伴兒跌跌撞撞的跟在後面不由得老淚縱橫。

'劉希永的老伴兒望眼欲穿'
劉希永的老伴兒望眼欲穿

劉希永老人,一九四一年出生,曾經身患多種疾病,特別是腿,一直疼的很厲害,用各種方法醫治也不見好轉,到處尋醫問藥,在大連市金州區縣醫院找專家會診也沒好,醫院要開刀做手術,因家裏沒錢就沒做。後來病痛嚴重,導致劉希永癱瘓了兩年多,全靠老伴照顧。

由於病痛的折磨,曾經使他產生過輕生的念頭,加上脾氣不好,與鄰居經常鬧矛盾,幾次想和鄰居以死相拼。

一九九六年那年,聽說學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劉希永的大哥就用車子把他推到當時在石河鎮(友利大酒店)舉辦的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班,九天班聽完,劉希永就在家學煉,二十多天後他就能挑水下地幹活了。劉希永的變化鄰居看在眼裏,都覺得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同時,劉希永抽煙、喝酒的頑固嗜好都戒掉了,按照大法的法理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利益上也不去跟鄰居爭了,以前打過仗的鄰居見面都主動笑臉說話了,再也不記恨別人了。

從那以後,劉希永性格變得樂觀開朗,村子裏誰家有事都找老劉頭幫忙。他不但吃苦耐勞,又懂得果樹技術,是村子裏果樹技術骨幹,鄰居家的果樹都願意找他幫忙剪枝。他扶弄過的櫻桃樹結的櫻桃又大又多。在日常生活中,劉希永主動去幫助生產隊和村民解決生產上的問題,處處為別人著想,默默地義務奉獻,村民們都誇他說「這老劉頭變化可真大啊!真是個大好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的污衊、迫害法輪功,劉希永為法輪大法遭受到的無端誹謗和迫害而感到震驚,他以自己親身受益的事實去和鄉親們講明真相,結果遭到石河派出所及石河鎮政府先後三次迫害。

第一次,是在二零零二年的四月,劉希永幫助生產隊修理打井機器至晚上七點多鐘才回家,剛一進門,就被早已蹲坑的石河派出所徐廣悅等幾個警察戴上手銬綁架到派出所,同時還有其他四位法輪功學員一同被綁架。當時的所長蔡傑無理要求每人交一萬元錢才能放人回家。後來其中三人被勒索了一萬元,一人被勒索了五千元,(都沒有給任何收據)才被放回家。劉希永沒有交錢,就被石河派出所上報,非法勞教二年。

酷刑演示:鞋底打臉
酷刑演示:鞋底打臉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六日,劉希永被非法關押到大連勞動教養院五大隊(新收隊)。猶大王長果在管教警察的唆使下,用木棍毆打劉希永、用鞋底抽打其頭頂,逼迫他放棄信仰,但是這都沒有動搖劉希永內心對大法的堅定信念。由於在教養院不能夠正常煉功,裏面的衛生環境又差,夏天雨季潮濕霉暗,劉希永不幸染上疥瘡,於是老劉堂堂正正的開始煉功,被警察景殿科以治疥瘡為名將其隔離、關入小號進行迫害。當時五、六個四防(其他常人勞教人員)把老劉按在鐵床上毒打,郭鵬(中隊長)穿著大皮鞋使勁踹、踩遍劉希永的全身,後來又把劉希永背銬在床上,使劉希永連續四十多天不能翻身,不能洗漱,劉希永在嚴管期間不畏強暴,喊「法輪大法好」,又被教養院大隊長劉忠科及幾名管教犯人兇狠地用布堵住嘴,牙被捅掉了好幾顆。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中旬,劉希永因與三中隊隊長李茂江談話時,講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被再次送進嚴管進行酷刑迫害。他們叫普教強行把劉希永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兩手抻直,分別銬在兩邊的鐵床上,頭上戴上拳擊帽(避免喊出聲音),一銬就是一個多月、甚至幾個月的進行酷刑「轉化」。有的一連九天不讓睡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精神都出現了幻覺。劉希永當時六十四歲了,多次遭到隔離強制「轉化」,從禁閉室嚴管出來後,身體遭到嚴重的迫害,視力下降,連字都看不見了。

在大連勞動教養院這個人間地獄的魔窟裏,劉希永由於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受到了各種酷刑折磨:蹲小號、綁死人床長達四十多天;被惡警毒打折磨得不成人樣,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非法勞教關押二年後,劉希永回家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身體才慢慢的得到了恢復。

第二次,是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九點左右,石河派出所所長郭鑫,派警察徐廣悅等七、八個人翻牆闖入劉希永家院內,像土匪一樣撬開門又一次綁架了劉希永和他的老伴兒。並非法搶走電腦、大法書等私人財物。

後來劉希永被非法關押到金州三里看守所。在那裏,劉希永堅持真、善、忍沒有錯、做好人無罪,絕食抗議這種無理迫害。看守所的五、六個警察對他大打出手,拳打腳踢,叫獄醫對他進行野蠻灌食、灌入不明藥物,導致劉希永肚子鼓脹,腿不能行走,再次生活不能自理。非法關押二十八天後,劉希永闖出金州三里看守所。回家經學法煉功,身體再次得到康復。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後來,片警姜清山一直對劉希永進行非法監視,石河派出所也三天兩頭進行電話騷擾,迫使劉希永夫婦流離失所一年多。

第三次,是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五點左右,劉希永在外面幹完活剛回到家,就被石河派出所副所長徐廣悅等四、五個人綁架,再次給關進金州三里看守所。之後,警察徐廣悅翻牆進到劉希永的屋裏進行非法抄家。

劉希永被非法關押到金州三里看守所後開始絕食抗議,看守所惡警就給他灌食,灌的是鹹鹽水,濃度非常大,灌完食後劉希永痛苦的渾身發抖、全身縮成一團,此次劉希永共絕食六十天。

六十天後,劉希永接到通知:被非法判了三年半。這個過程劉希永本人甚麼都不知道,也沒有任何開庭等法律程序。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劉希永被非法轉往監獄。往監獄轉押的時候,因為長期被灌食迫害,劉希永的兩條腿都不好使了,是幾個人給架到警車上的。在這個期間,整整四個月的時間,都沒有人通知家屬劉希永在哪裏。家人四處打聽,派出所警察都不告訴。

直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本溪溪湖監獄新收隊打電話告訴家屬:要求送衣服。家屬才見到劉希永,當時他被迫害的雙腿不好使了,非常消瘦,家屬看到都落淚了。

這次冤獄迫害,劉希永也是九死一生,一直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的二十五日,劉希永才被釋放回家。

這位正直善良、而又命運多舛的老人啊,多次被無辜殘忍迫害的經歷,使他徹底看清了邪惡迫害的真面目,他更加堅信這個大法,他也越加明白:這個世上,唯有法輪大法師父是最慈悲的,也唯有法輪大法是最正的道。人世間為甚麼天災人禍越來越多?在大自然的災難面前,再高的科學家、國家領導人也是無能為力,其實,人類道德的下滑,才是導致天災人禍越來越多的原因。而修煉法輪大法,能夠使人真正的道德回升、人心歸正。因為,這是一部能夠真正指導人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中共電視、報紙裏所說的對法輪功負面的言辭,都是江澤民集團當初為了迫害法輪功而製作的謊言。這一切,修煉法輪功的人太有親身體會了。

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好的下場。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大法弟子以修煉真、善、忍為根本,又怎能眼睜睜的看著人們被謊言迷惑、從而被拖入危險的深淵呢!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劉希永在石河集市上發真相期刊,又被石河派出所兩名執勤民警綁架,後因看守所的獄醫看到劉希永的身體檢查結果後拒收。劉希永的女兒當時被勒索了五千元錢。

後來僅在這一年裏,劉希永老人相繼多次被石河鎮派出所警察騷擾迫害: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屯長張桂鳳和一個警察到劉希永家騷擾,期間要照相,被劉希永制止;二零一七年七月份,石河鎮派出所周某等警察闖到劉希永家,再次強行拉劉希永到金州中醫院和中心醫院體檢兩次,企圖將劉希永關進金州區三里看守所,獄醫看到兩張診斷書後,再次拒收。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石河鎮派出所的警察,把構陷劉希永的材料送到金州區檢察院,劉希永拒絕聽檢察院念構陷材料內容,說:我無罪,做好人沒有錯,真善忍沒有錯。你們不要念了,這樣對你們也不好。八月十六日上午,石河鎮派出所周某又帶警察到劉希永家,強行要把劉希永關進看守所。三里看守所的獄醫看了金州醫院的診斷書後,告訴周某:身體不合格,人不能留。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下午,石河鎮派出所警察徐新把劉希永叫到金州區法院,讓劉希永在一份金州區檢察院出具的非法起訴書上簽字。劉希永拒絕簽字,並告訴法院人員:「是他們(迫害法輪功的人)在犯法,我沒有罪」。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八日晚,劉希永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給百姓送真相,結果遭到大連金普新區派出所以劉波為首的警察再次綁架,期間他們幾次執意想把劉希永關進看守所,都因體檢不合格,血壓高達二百,看守所拒收。

劉希永在最後這一次被綁架回家後,身體出現高血壓、心臟病、氣喘,頭暈、嘔吐、渾身無力等症狀。就是這樣,派出所的警察們仍然沒有停止對他的迫害,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下午,再次把劉希永綁架並強行關進看守所。

這些警察是明知違反相關規定,明知劉希永的身體和年齡都不符合關押的要求,也是硬要給這位近八十歲的老人關進去。面對劉希永老伴兒心急如焚的哭訴,他們竟然說:「這回死也讓他死裏頭!」,並且在第二天就對劉希永下了非法批捕令,欲加重下一步的迫害。

據悉,此次行動是大連金普新區派出所(原瓦房店炮台鎮)和金州石河派出所的警察聯合所為。在這裏,想問參與迫害警察們兩個問題:

是甚麼讓你們對一位近八十歲的老人如此惡言相向?他們,可能比你父母的年齡還要大,他們善良、勤勞,他們也有兒有女;當你說出「這回死也讓他死裏頭!」這些話的時候,你是否意識到,你的人性已在迷失。又是甚麼讓你們的內心對法輪功學員充滿了仇恨?他們販毒嗎?不;他們貪污受賄嗎?沒有;他們偷誰的東西、搶誰的財物了?也沒有;相反,他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樂於助人,正直善良。

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世人好,為了你們好;而你們的仇恨來自哪裏呢?如果你真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那麼我來告訴你:你們的仇視,更多來自於被邪惡灌輸的謊言,你們是被矇蔽的、被欺騙的。靜下心來想一想,不是這樣嗎?當初迫害法輪功的時候,江澤民邪惡集團不惜一切代價栽贓、抹黑法輪功,連所謂的「天安門自焚」都是一場騙局(國際追查組織已經證明),是為了煽動仇恨、加重迫害。正因為你們被灌輸了這樣的謊言、相信了這樣的謊言,你們才有了今天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是不是這樣呢?

那麼你們是否想過一個問題:如果法輪功真的是被冤枉的,這些法輪功學員真的是無辜的受害者,他們冒著生命的危險所做的這一切,又真的都是為了你們好、為了世人的未來,你該怎樣看待你今天的行為?

就像南亞大海嘯一樣,人們正在海邊玩樂,絲毫沒有感覺,有人預知到了危險的來臨,他不顧一切的喊叫,想讓正在海邊嘻玩的人們趕緊離開,可是,沒有人聽他的,甚至認為他很可笑,像個瘋子。幾十分鐘後,數十米高的海浪鋪天蓋地而來,瞬間吞噬了幾十萬人的生命。

法輪功學員為甚麼這麼執著的講真相?就是因為,他們看到了這個危險,知道了世人如果不能夠明白真相,就無法從這次劫難中走過來,就將失去一切。所以,他們著急啊,希望你們能夠明白,能夠從邪惡的謊言和捆綁中走出來,哪怕被冤枉、被抓、被打、被判刑,甚至失去自己的生命都無怨無悔!
你們,能理解嗎?法徒滴滴血與淚,只為喚回眾生歸!

邪不壓正,終有一天,人們會看到大法與大法徒被昭雪天下的那一天。那一刻,你在哪裏?你們要知道: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天理。當年羅馬帝國不計後果迫害基督教,最終遭到上天的懲罰,四次大瘟疫席捲全國,約一半人口喪生,曾經不可一世的羅馬帝國由此走向滅亡。當年殺害六百萬猶太人,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頭號戰犯希特勒,最終自殺身亡。追隨希特勒的納粹戰犯,在紐倫堡審判中,相繼受到審判。臭名昭著的納粹秘密警察機構的元凶赫爾曼.戈林等十二人,在第一輪審判中被判處絞刑;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的江青,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被判處死緩。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四日,絕望至極、生不如死的江青上吊自殺身亡!

這一切歷史教訓,都在眼前。而當今,中共江澤民集團,因為對法輪功的迫害犯下了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現在被全球追查、起訴,全民起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對國家恐怖主義超級犯罪集團實施正義審判的時刻正在到來,江澤民集團的惡報已經進入倒計時!你們該何去何從?還要繼續當邪惡的傀儡,還要當邪惡的替罪羊嗎?快快放下手中邪惡的鞭子,快快找尋真相、快快掙脫邪惡的捆綁吧!

迫害好人有罪;迫害修煉人有罪;迫害法輪功更是罪大滔天啊;如果說在迫害之初,大勢所趨,每個人在謊言中都很難擺正自己的位置,也許還能夠理解,但是現在,形勢已經變了,快快停止作惡,將功補過,給自己和家人一個好的未來吧。不要等到歷史的審判和惡報來臨時,後悔已晚矣!

眼看著到了春耕農忙的季節了,劉希永的老伴在家裏整日以淚洗面,真的是望眼欲穿:「我的老伴兒可是個好人啊!他到底啥時才能回家呀?」


相關部門信息

大連金州石河派出所信息:郵編:116101
大連市金州區石河鎮派出所:
所長祁錦帥13940811559
警察徐新15304110299
金州區石河鎮派出所電話0411---87260219

大連金普新區派出所信息(原瓦房店炮台派出所)郵編:116308
所長 沈玉斌 13942644949 主要責任人
教導員 於正江 13942607359
副所長 劉波 13337246099

炮台鎮街道綜治辦主任:董科電話:13352225099主要責任人
警察 劉遠強 15566407711
王希成 15754048110
劉佳峰 15909865510
張洪祥 13942024311
張愛林 15042495606
徐光躍 13478579336
陳衛兵 15504089356
姜家禮 13500702121
王正 13804252160
呂波 15604089966
祝金成 15842660710
鄶萬久 13904287793
曹永濤 15698897729
郭永巍 15998669215
陳棟芳 15998529485

袁屯書記 吳兆坤 13842650720 宅電 85263668 主要責任人
副書記
袁德春 13898675626
袁世金 13478999431
梁元新 1599847701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