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挽救了我危機四伏的家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今天主要就自己如何利用家庭環境修好自己談一點感受。

我是一個性格比較內向的人,從小因為在家中是姊妹六人最小的一個,所以養成了懶惰、依賴的壞習慣。婚前常常幻想自己能找一個疼愛、體貼自己的丈夫,可是命運並不隨自己所願,丈夫脾氣暴躁、性格內向冷漠,不用說體貼疼愛,家務活一點不想幹。為了這一點,我們倆整天吵吵鬧鬧,丈夫有時甚至動手打人。有幾次我們甚至鬧到了要離婚的地步。

那時我不只是對他失望,內心更是充滿了憤恨。同時我也把這種仇恨灌輸給了兒子。每次打架後我都會氣恨的不讓兒子叫他爸爸,讓兒子叫他大土匪。兒子比較小,我說甚麼他就聽甚麼。有一次婆婆逗孩子玩,指著丈夫常騎的摩托車問兒子這是誰的車,兒子不假思索的說:是大土匪的摩托車。因為長期給孩子灌輸,孩子從小也對他的爸爸充滿了恨。

氣恨不平,不僅導致家庭不和,更是招致了自己一身的疾病,面黃肌瘦,整天萎靡不振。記得我身邊有一個在常人中很正派、在家中也很賢惠的同事曾說過這樣一句話:當丈夫對她不好時,真想出軌來報復丈夫。其實那時的我又何止不是這樣想。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讓我明白了如何做人,更懂得了時時為他人著想。從此,我主動承擔起幾乎所有的家務活,雖然有時自己在做家務時,也產生不平的心理,我就背著師父的講法「不記常人苦樂 乃修煉者 不執於世間得失 羅漢也」[1],並不停的清理自己的氣恨心、委屈心,自己的心性境界也在不斷的提高。

現在不管家務活多繁重,我再也沒有往日的那種氣恨委屈。二零一四年婆婆做了腸癌手術和公公住到我家,婆婆手術後常常大便控制不了,拉到褲子裏,而公公則做了膀胱切除手術腰裏掛著尿袋,尿袋粘貼不住常常尿濕褲子。早晨我早早起來煉完功後趕快把婆婆公公那個屎衣尿褲洗出來,再忙著做早飯,做完飯後為婆婆打針(婆婆糖尿病需要打胰島素),然後伺候兩位老人吃飯,而丈夫每天早晨睡到要上班時才起來吃點飯就匆匆上班去了。當早晨忙完這一套後往往就到上課時間了,有時甚至顧不得吃飯就走了。

我婆婆公公常常覺得過意不去,而丈夫在我這種無私的付出中,也在慢慢的改變著,他沒有了往日那種暴躁、冷漠。

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總覺得自己在家庭中過關較多,我也悟到我的修煉道路可能就是要通過在家庭環境的魔煉中去掉自己根深蒂固形成的一些不好的觀念。孩子在大學畢業以前,我都是在和丈夫過心性關,過得磕磕絆絆,拖泥帶水;沒想到兒子大學畢業以後,甚至比丈夫給我製造的心性關更大。

兒子自小比較聰明,但是頑皮、貪玩,而且比較固執。我和丈夫從小就對他寄予極大的希望,總想讓他將來出人頭地。每次考試後當孩子考試成績不理想時,就會受到我們的批評,丈夫甚至經常動手打他,而我也沒能耐心的引導孩子,給予的只有諷刺挖苦。在這種嚴厲的家庭「教育」中,兒子最終考入了一所重點大學。可是,因為這種畸形的家庭教育,再加之家庭的暴力爭鬥,導致了孩子孤僻、粗暴、怪異的性格。在大學期間有好幾門功課掛科,最後總算有驚無險的大學畢業,回到家中,準備通過考試找份工作。可是回到家後,我發現他的所作所為彷彿變了個人,每天他會把房門關上,不是玩電腦,就是玩手機,而且常常玩到深夜一兩點鐘,一跟他提學習的事,他就會跟我吵架。更可怕的是他常常會在深夜發出一種恐怖的聲音,把我從睡夢中驚醒。那段時間我的心簡直被撕碎了,深深的痛苦、失望、流淚,害怕孩子會得抑鬱症。

有一次兒子剛剛拿到駕駛執照,就要拉著他的爺爺奶奶出去轉轉,我因為擔心他的駕駛技術不夠嫻熟,就悄悄的對孩子的爺爺奶奶說暫時不要讓孩子拉他們,沒想到當他爺爺對他這樣一說,他就像發瘋般的對著我們三人大吼大叫,並摔門而去,我連忙跟隨他出去,看到他要開車,我更加害怕了,哭著求他不要開車,可是他不理不睬,開上車子揚長而去,我驚恐、生氣的回到家中,孩子的爺爺奶奶因為孩子對他們發火而受不了,也要回老家,總算在我的再三勸說下留下來,我進了自己的房間放聲大哭起來。

同修不斷的和我交流,讓我多學法,向內找,放下對兒子的情。我也開始深深的反思自己的修煉,兒子從小知道大法好而且會背《論語》,雖然沒有真正的走入修煉,可是每當我發真相材料時,他都會和我一起去發,我給他讀過《九評》,他從小知道中共的邪惡,所以上初中時,他不入團。上高中時我也經常給他抄一些師父的經文讓他背,他甚至還勸退了班裏的幾個同學。師父說大法弟子的修煉環境都與自己的修煉有關係。兒子今天走到這一步一定與我有關係,我認真查找自己,首先找到自己的求名心很強,不僅自己很重視名利,從小總想幹甚麼事都比別人強,而且把這種求名的心也放到兒子身上,還找到自己從小不允許孩子跟自己頂嘴,不管自己做的對錯,有一種固有的認識就是自己說甚麼孩子就要聽甚麼,所以孩子一旦反駁,我就受不了。而且自己雖然修煉這麼多年,實際上修煉很不紮實,尤其忍字修的很不夠。找到自己的這些不足,我決心改變自己。

我每天不再只盯著兒子學習不學習,回家後就連忙進廚房給他做可口的飯菜,做完飯後,我就輕輕的敲敲他的房門讓他出來吃飯,可是常常敲幾遍他都不開門,等我們吃完飯了,他才出來吃飯。有時想到自己天天上班那麼辛苦,回家後他不但不能替我分擔一點家務,還要這樣小心的伺候,氣恨心又會冒出來,這時我就趕快背師父的講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這種氣恨不平的心理就會消失。看到他有時對前途失望時,我就勸他,咱怎樣也能吃一碗飯,何況你有師父在管著。

就這樣隨著自己的心態逐漸變平穩,兒子的學習態度也在發生著變化。在他畢業的第二年春天,兒子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一所事業單位。還記得在他要參加考試時他先洗手恭敬的給師父上香。走入工作崗位以後,他也開始變得開朗起來。

兒子有了工作,丈夫的臉上也有了笑容,因為自己無私的付出忍耐,家庭也充滿了一種其樂融融的氛圍。我相信這一切也是師父給予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跳出三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