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女子監獄對我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我被當地警察蹲坑非法抓捕,冤判八年。

二零零八年我被投入武漢女子監獄。在武漢女子監獄六年多的時間裏,參與迫害我的部份警察和犯人包夾有:張新華(監獄長)、蔣春(副政委)、張彩紅、(七監區教導員)、譚英(原七監區區長)、陶靜(原七監區一分監區指導員)、劉健鷹(七監區一分監區指導員) 、汪區長、王娟(七監區一分監區改造隊長)、韓傑(副改造隊長) 丁珊(生產隊長已調出監獄)、白茹、柯宇紅(原七監區一分監區改造隊長)、王芳,黃超、夏青、楊帆、徐青等惡警 犯人包夾:向其香、謝永紅、李先紅 、余小元、石小蘭 張軒慧 夏群英、沈俊芳、朱方玲,彭華平、熊四妹 、龍小豔、劉寶珠、武麗平、黃娟娟、劉桂榮等。

我在入監隊被關了兩天,就下隊了,非法關押在武漢女子監獄七監區一分監區。

下隊當天,當時七監區一分監區的指導員陶靜對我作了一系列嚴管安排,迫害的程序就開始運作了。主管我的是改造隊長柯宇紅(黃岡市羅田人),指派四個殺人犯包夾我,分成白、夜兩班,一天二十四小時貼身監管我,同監室的犯人室長則暗中監視包夾,警察又暗中指派的監室的「信息員」又監視室長、包夾、及同監室的犯人,包夾人人自危,害怕遭人告狀,被扣分,影響減刑,所以包夾管制我比警察的要求還嚴。不准我與任何人講話,任何人也不准與我講話。包夾有個本子,專門記錄我每天二十四小時的活動,包括起床、洗漱、吃飯、做事、說話、情緒狀態等等。當然,包夾對我的迫害,她們自己是不記錄的。直到我釋放出監。

一 強制洗腦、轉化

進入七監區一分監區第二天,包夾向其香、謝永紅就開始逼我寫不煉功的保證;見警察的面,就強迫背報告詞,承認是罪犯;背監規三十八條等,不配合就罰站,開始是罰站到晚上十一點鐘,一天比一天延長罰站時間。從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號開始,每天長時間罰站迫害:早上五點鐘被包夾喊起床,開始一天的罰站,吃過早飯,七點半鐘進車間繼續罰站,中午十五分鐘吃完飯,接著站到十四點半鐘,就打掃、拎水拖整個四百多人的縫紉大車間的地,包夾始終在旁邊監督、跟著。有時打掃已經很乾淨了,包夾們仍然要重新拎水拖一遍車間地,故意折磨你。或繼續罰站。整天除了吃飯時間坐一會,其餘時間不准坐的。晚飯過後,下午六點鐘左右又開始罰站,一直到凌晨一點鐘或二點鐘或三點鐘或四點鐘。還有過通宵罰站。只要不妥協就不斷的增加罰站的時間。第二天重複前一天的虐待。多數是一天罰站十八、十九個小時。包夾還畫個雙腳大小的圓圈,定在圈裏罰站。每四個小時才讓上一次廁所,水也不敢喝。上廁所,倆包夾站在跟前,限定時間,常常還沒完事,就要起來,造成嚴重的便秘。兩三個月下來,因過度疲勞,人瘦的脫相。腿腫的都裂開一道道細口,小腿腫的與大腿一樣粗,腰疲憊、酸痛,小腿肌肉損傷,不能走路,拖不了地,包夾說我假裝,我抗議不拖地,要求停止迫害,包夾向其香不准,改為罰站。她們故意傷害我,卻假裝要我去監獄衛生院看病,醫生開一瓶鈣片,停止兩天的迫害,腿稍好一點,又繼續前面的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中旬,因監區許多犯人中傳染拉肚子,我也被傳染上了,一天拉肚子十幾次,我向陶靜(原七監區一分監區指導員)和當班的警察劉海燕反映我拖不動地、也站不住了,要求停止迫害,警察劉海燕讓包夾自行處理我的要求,包夾對我繼續拖地和罰站虐待。因為包夾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如成功的話,會獎大分,與減刑掛鉤,警察給她們施加的壓力也很大,她們若沒管製好我,也會被扣分,影響減刑。所以犯人包夾為了早點減刑出監獄,會不顧一切的逼迫我妥協。 包夾的吼叫、謾罵、欺負是每天常態,除了睡覺的兩、三個小時外,就是折騰、刁難、虐待法輪功學員,還其美名:做思想工作。這樣的迫害罰站持續了半年時間。

二零一零年,惡警劉健鷹調到七監區一分監區任指導員,對待法輪功學員很敵視。不轉化就長期罰站,白天進車間生產,晚上從十八點鐘左右一直罰站到凌晨四點,強行看、聽污衊大法的書、光盤;不准法輪功學員之間相互接觸(隔離距離最少一米),更不準講話,也不准犯人與我們講話。有違者,警察找他們談話,警告他們不准與法輪功學員走近,否則等待的是懲罰和扣分處理。二零一零年到二零一一年間有九個多月時間惡警劉健鷹不准我買生活用品,衛生紙、衛生巾、洗衣粉都沒有,別的犯人看不過去,偷偷的接濟一下,還沒等用,包夾李先紅報告了當班警察白茹,收走了衛生紙,還作了扣分及一系列懲罰:十天另外加的罰站、提飯、掃地、罰抄監規等等;還有這期間一年零七個月不准與家人接見,在武漢女監六年多,我丈夫(也是煉法輪功)沒能見我一次面,每次要求接見,劉健鷹都以監獄的規定不准見為由拒絕。除了明的包夾、值班的、監督崗外,在我周圍都布置了盯梢的犯人。惡警劉健鷹經常對包夾施壓,有次劉健鷹拍桌子吼叫,威脅胡婷婷、熊四妹等包夾沒管好我,是因為法輪功學員崔海在廁所裏,同時放我進去了的緣故。包夾們嚇得膽顫心驚,害怕扣分,影響減刑。對我看得更緊了,吃、喝、拉、撒包夾們讓去就去,不讓去就去不了。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號左右,惡警韓傑為逼我寫「三人互監」保證書,牽連監舍的其餘十九名犯人,也不准她們睡覺,要她們陪罰站,我甚麼時候寫,甚麼時候讓她們睡覺。監舍的十九名犯人一天勞動十三、四個小時,累極了,聽說不讓休息,還要陪著罰站,她們恨不得把我吃了,所有矛盾都對準了我,吼我、推搡、破口大罵。僵持到十一點,惡警韓傑怕影響了第二天的生產任務,就帶一個販毒犯人陳志蘭來,讓她領頭喊罵大法口號,監舍其他犯人跟著喊一陣才罷休,讓她們睡覺。後又指使包夾用粉筆在地下寫滿侮辱大法、大法師父的話讓監舍的人第二天踩。一連幾天如此。還把逼我寫「三人互監」保證書的任務交給牢頭、獄霸式的人物瞿寶定完成,她是個公開的同性戀,長的也像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對我不是打就是罵,或用東西紮。只要從車間回到監舍就開始折磨我。

包夾還用洗漱來刁難我們:下午監舍三、四點就接洗澡的熱水,每人一桶。晚上八、九點鐘收工後,回監舍,二百多犯人分批洗澡,小小的水房,洗澡的人多的像下餃子,擠的滿滿的。想找個洗澡的空隙都難,限定犯人二十分鐘洗完澡和衣服,只給我十分鐘,超過一分鐘,就延長罰站半小時、或一小時,警察王芳限定我五分鐘洗完澡和衣服,超時就懲罰。我提出抗議時,王說抗議作廢,部隊當兵的都是這樣的。冬天時,常常讓我最後洗,一桶熱水放七、八個小時後,已是冰冷的。

不光是我遭受這樣虐待,曾被關押在七監區一分監區的許多法輪功學員都不同程度的遭受這樣虐待:比如王麗、呂麗賢、唐國英、楊淑芬、張玲、史映霞、李市紅、余早榮、戴美霞、崔海、吳梅、夏美榮(62歲)、錢有雲、朱惠敏、孫友桂、萬大九、吳利亞等。崔海是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號被關押在七監區一分監區的,由最邪惡的獄警韓傑(身高一米八三、三十多歲、未婚)主管。崔海來的第二天,我遠遠的看到她腰弓到了九十度,拿著臉盆與包夾進水房。我心酸的想;大概昨天罰站了一夜,腰都不能伸直了。後來就看到犯人衛生員每天監測崔海的血壓,血壓高達二百多,在監獄衛生院把她綁在床上灌藥。灌完藥,獄警韓傑又暗示包夾犯人虐待她(這是其中一個包夾犯人偷偷對我說的,這個包夾也看不下去了。)讓血壓升起來,再送監獄衛生院灌藥。夏天崔海還被強制在太陽底下長時間罰站暴曬,全然不顧已是六十七歲的高齡,而且還有高血壓,嚴重胃病。由於七監區一分監區,以劉健鷹、韓傑為首的惡警長時間的、無人性的折磨和虐待,致使崔海女士出獄十九天,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一號就含冤離世。另一位武漢市蔡甸區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余早榮,二零一二年下半年,被關押在七監區一分監區,由獄警韓 傑主管,也遭受同樣的迫害,出現嚴重腦梗,心梗,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被獄方送往武漢市漢陽醫院(原漢陽鐵路醫院)重症病房搶救,心內科確診為「心肌梗塞」,並被嚴密監控,不准家人見面,獄方怕擔責任,不得已給她辦了保外就醫送回家,余早榮老人精神上、身體上造成極大傷害,於二零一五年元月三日在家含冤離世。而惡警韓傑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有功提升為副改造隊長。就是這樣如人間地獄般的武漢女子監獄,還是中共的「先進單位」。

二 奴役生產

進監獄的前半年是強制洗腦轉化,半年以後,半天強制洗腦,半天強制勞動。七監區的獄警們,為了完成本監區的經濟效益,往往強制法輪功學員把半天的奴役生產延長到全天奴役生產,等到晚上八、九點收工後,再強制法輪功學員洗腦、罰站四至九個小時不等,逼迫轉化。武漢女子監獄僅一處生產大樓有九層高,每層可容四百多人的服裝加工流水線。一樓生產車間的大門,掛著「湖北省楚恆集團沙洋制式服裝武漢分廠」的招牌,七監區有兩個分監區,一年的生產服裝加工費任務就是一千多萬元。而且年年節節攀高,都是獄警殘酷壓榨和奴役犯人的結果。

通常規定早七點半進車間。七監區為外面的企業老闆加工服裝,七監區一分監區,二百左右的犯人每天必須完成二萬多的加工費任務,隔不長時間又任務加碼,而且落實到個人頭上。完不成生產任務,不准接見、不准購物,還罰站,做衛生,還加班補產等等。晚上八點半收工。如監獄上面有檢查的,就提前一點下班,檢查一完,又是那麼晚收工。犯人說一天生產下來,腿抬電縫紉機的壓腳,都是軟的,沒勁了。中、晚兩餐在車間吃飯,一年除了六、七天的幾個節日休息外,不論高溫酷暑、嚴寒季節,再沒有休假。加工的服裝有遠銷到中東的軍隊迷彩服、學生服,有遠銷到香港的一次性的護士服,有遠銷到美國的警察服,有遠銷到國外的鬼節一次性的服裝。也有漢正街銷售的服裝。法輪功學員中有許多不同程度抵制這種壓榨和奴役迫害的。

有時車間生產收工後回監舍,還強迫做手工活。完不成任務的,繼續由包夾押著補產。法輪功學員張玲常補產到凌晨1點鐘。還被罰拎飯、從一樓拎到五樓、洗飯桶,掃地,沖廁所。我完成不了任務,常常不准購物,罰站,罰抄監規,罰拎飯、從一樓拎到五樓、洗飯桶,掃地,沖廁所等等。勞動報酬象徵性的發一點。在女監六年多時間,我先是做車工,後做服裝質檢,報酬最高的為72元,只發一個月;發60多元的有五、六個月;還得是完成生產任務的,欠產的只有幾元、十幾元。我得過月5元的、9元的、30元不等。

中共封武漢女子監獄是全國文明監獄,其實是一座人間地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