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人間地獄──武漢女子監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武漢女子監獄多年來一直殘酷迫害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長期逼迫她們所謂「轉化」,有的被迫害精神失常。以下曝光武漢女子監獄的情況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內幕有待曝光,請更多知情人繼續揭露。

1、所有被送去的人首先要到一個「入監隊」進行所謂的三個月的入監教育。犯人稱為:「魔鬼訓練營」。它的主要目的是全面洗腦。讓人沒有尊嚴,沒有人性,沒有思想,沒有自我,成為一個會聽話的馴服的勞動工具。只培養你的條件反射能力,聽到鈴聲知道是吃飯,知道是緊急集合,知道是收工,知道睡覺僅此而已,把正常人變成鬼。

2、徹底毀滅人性,和人格尊嚴,讓每個人大聲喊叫,「報告」,「警官」,「謝謝警官」,「背38條監規隊紀,背報告詞:我叫某某犯人,因犯甚麼罪,被判多少年,現在在某某監區服刑,報告完畢,請警官指示……」培養每個人的奴性意識,跟獄警說話要低頭,眼睛看自己腳尖,學的奴才相,做奴才事,然後他還告訴你,有甚麼事向我報告……還要讓你回答是。

3、在監獄超強度的勞動,加上營養跟不上,很多人都處於亞健康狀態,長期帶病,有的人進來很健康,半年左右就積勞成疾,犯人一般能堅持就堅持,實在堅持不了才會要求看病。而看病多半是自費,對於那些沒有經濟來源的犯人,看不起病就只有拖著,直到小病變成大病直到無法治療。

例如三監區:有一個叫房玉潔的犯人,小腿上長了一個包,最後拖延病情,直到小腿上流水,包變成洞,不斷地往外流水,最後這條腿走路疼痛,疑似骨髓炎,仍然得不到醫治,只有求老天保祐。在監獄看病,一般要給獄警打報告,同意才能看病,不同意只能忍,沒有道理可講,他可以說你裝病。在監獄裏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比如說一個犯人幾天沒解大便「便秘」,按理說這並不難治,可是在監獄裏卻因為便秘死了人,獄方說是腸梗阻。而且在監獄裏所有發生的不正常的事都會被警告不准亂講。

4、在監獄裏你不能有思想有想法,否則就是不服管教,說你抗拒勞動改造,警察就利用犯人整你打你,叫「包你的餃子」。用他們的話講就是整的你沒有圖象沒有聲音,最後老老實實地幹活,不敢再說話。

三監區有一個警察叫楊帆30歲左右,此人很陰毒,喜歡整人耍威風,每次點名看誰不順眼,就讓大家反覆的起立,蹲下,直到她認為出了氣。對於犯人來說,長期的營養不良,超強度的勞動,身體都很虛弱,那裏經得起這樣的折騰呢?是不是太殘忍呢。有一次一個犯人這樣起立蹲下幾分鐘就昏了,她才罷手。在監獄的規矩是一個人犯錯全體受罰。有一個犯人叫李啟英的,,跟她爭了兩句,惡警楊帆就打電話給監獄特警隊說李啟英襲警,特警隊就把她帶走,回來後她就被打廢了,再也沒有力氣幹活了。她自己說她受了內傷,警察還威脅她,不叫她說出去。

5、武漢女子監獄三監區是監獄的龍頭監區,一直做服裝為主,共有8條流水線,主管生產的警察叫叢慧,名利心很強,對犯人沒有人性,勞動任務定得很高。很多人因為完不成生產任務,不吃飯不喝水,不上廁所,還是完不成任務,由於長期不喝水,很多人得「結石」。

一個叫周靜的犯人,20歲左右,不到半年就雙腎結石。為了趕任務,犯人們在電動縫紉機上一坐就是十幾個小時,由於電動縫紉機速度很快,加上搶任務,經常有人手被車針扎穿,扣眼房釘扣子,經常有人十個手指變成了九個半,夏天更是經常有人昏倒,而監獄警察卻在空調房裏,偶然巡監,把很多事交給聽話的奴才--犯人管,其他大多數犯人的生命在這裏得不到保證。

6、從監獄長到下面的獄警沒有一個不貪錢的,他們利用犯人的心理弱點,在犯人身上撈錢,比如說給犯人安排一個輕鬆的崗位,例如入監隊曾經有一個叫潘麗的經濟犯,就是程監獄長的關係給安排了當入監隊大組長,這個程監獄長經常跟她單獨談話,這是公開的秘密。而潘麗可以隨時接見親友及朋友,而其他犯人只能在規定時間內接見,且只能見直系親屬,這個犯人曾是原鐵道部長劉某某弟弟的情婦,原武漢鐵路客運站的,蠻有錢,她自己說警察光在她住處都搜出了三千萬人民幣。女子監獄三監區(3-1)警察利用犯人撈錢賣崗位,一個崗位多少錢,都是暗箱操作的潛規則,在這裏沒有甚麼公正不公正。一切都是黑的,見不得光的。

7、武漢女子監獄4監區4分監區(4-4)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監區。她們對法輪功學員非常的殘忍。對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晚上不讓睡覺,不讓與其他人說話,常常折磨到深夜,半夜經常可以聽到慘叫聲。

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他們逼的精神失常,常常自言自語,傻笑不止。

三監區(3-1)主管迫害法輪功的隊長羅芳,逼迫武漢的法輪功學員陳麗萍轉化,陳不轉化,她就利用武漢販毒犯人胡秋萍打陳麗萍,陳麗萍喊『法輪大法好』,她們就把她戴手銬掛在三樓一個小房間鐵窗戶上,24小時不讓睡覺,掛了半個多月。在身體極度虛弱下,痛苦的違心的被迫轉化。

三監區惡警鐘衛紅,楊帆迫害一位法輪功學員,強迫她轉化,白天洗腦逼她看污衊大法的書,晚上逼她在房間裏不停的轉圈圈走動,不准停止,由於體力消耗太大,身體出現低血糖的反應,走不動時,他們就利用犯人包夾一個架一個膀子,拖著走,罵學員裝病。惡警鐘衛紅說:「我今天晚上值班陪你,明天我可以休息,你不行,你今天晚上不睡明天照樣得做事。」

還有一個叫李春梅的50多歲法輪功學員被包夾翟春花的整得高血壓高的不得了,站不住發暈要倒地。武漢法輪功學員陳曼關在三監區(3-1)由於不轉化被惡警限制購物,一個月只允許購買50塊錢的生活用品,根本就不夠用。不能接見親友,不能打電話,不能寫信,並不得與任何人說話,孤立她。據知情人講去年陳曼給監獄寫信,包夾吳漢花(武昌毒販)不讓她投信,拉她打她。

8、武漢女子監獄(6-1)監區被稱為瘋子隊,所有被關在裏面的人都不是真正的瘋子,三監區(3-1)曾經有一個叫陳寶林的犯人,由於不服管教,被他們送到瘋子隊(6-1)。進行精神折磨和肉體折磨,不讓漱口,吃飯共用一個碗,不做清潔衛生,裏面臭烘烘的,整天臉對著牆,360天見不到太陽,沒有瘋的都被逼得精神都失常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