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尊救度 兌現自己的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我今年六十六歲,在修煉的這條路上走過了二十個春秋。這其中飽含著師尊的慈悲苦度和巨大的付出,是弟子無法估量的,更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我只是越來越感到自己能在大法中修煉實在太幸運了!能成為師尊的弟子是最幸福的!越到最後,我越要珍惜這有限的修煉機緣。

這裏想談談最近修煉中的一些體悟,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在製作真相資料中修自己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的一個週五的下午,我在打印明慧期刊,打了三本之後,思想就不在打印上,邊打邊想怎樣給女兒租房子,選哪個地點好,租多大的房間合適,這件事找誰幫忙……

正想著打印機停了,我一看並不需要進紙,一張A4紙打了一半停在中間,打印機的燈亮著,說明電源沒問題,那肯定是我有問題了!我趕緊和打印機溝通:打印機,對不起,我沒配合你。做救人的資料這麼神聖的事我不用心去做,沒有正念,救人的效果可想而知,我錯了,我立即歸正。

此念一出打印機又刷刷的印了起來。看起來好像是一件小事,可它告訴我:修煉是何等的嚴肅啊!

一思一念都不能偏離法

就在那個月末,女兒買了一個美容器,看起來很精緻,日本進口的,24K金,她說給我做一下,能使面部皮膚緊致,減少皺紋,人顯的年輕。我想修煉人不用做美容,師父說:「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1]轉念又一想,修煉是個漫長的過程,這個來的快!於是我九點鐘就到床上躺下,女兒給我用美容器做了大概三十分鐘的美容。

當時覺的挺舒服,過後就後悔了:現在的時間多寶貴啊,這時間學法發正念多好啊!第二天早起晨煉,雙盤打坐四十分鐘時左腿就往下滑,搬上去滑下來,再搬上去又滑下來,反覆折騰了十來分鐘,挺懊喪的不煉了。一個小時的靜功都沒煉完。我馬上意識到是自己不在法上了,不信師不信法了,我是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一個神還用去做美容嗎?這不是色心、虛榮心嗎?歸正之後,第二天打坐腿就不往下滑了,一小時靜功輕鬆的就煉完了。

你想甚麼,師父都知道

一天我去菜市場,遇到我原單位的一位同事。我給她講了真相後,她問我要真相資料。因沒有準備,加之她又和她丈夫在一起,分手走的很匆忙,沒來的及約定見面時間和聯繫方式。

回到家我就想:甚麼都沒說定,這資料怎麼給她呢?轉念一想,有師父,師父能幫我,只管給她準備好就是了。我給她準備了一個資料包,內容比較齊全,用精美的包裝袋裝好備用。

兩天後的下午四點,我拿上給同事準備的真相包去了菜市場。出門時我動了一念:「今天我一定能遇見她,讓她和她的家人都明真相,得救度。」

我走過了五、六個攤位,只見她從前面向我走過來。我把資料給了她,我倆都很高興!當時我心裏特別激動,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

七月份的一天,我去早市,在市場的邊上有姐倆在賣土豆,一看就是農村來的。我一邊往袋子裏裝土豆,一邊給姐倆講真相,那個姐姐態度很生硬的說,「別和我們說這些,我們是信主的,這世界上只有一個神……」我一看這人很難溝通,又忙著做生意,那個妹妹不太一樣,臉上還帶點笑容,我就想:「要是她姐姐不在就好了,可以給她講真相。」

第二天我又去了早市,一看那土豆攤上只有那個妹妹在賣土豆,我問她:「你姐今天沒來啊?」她說到市場裏邊買早飯去了。於是我抓緊時間給這個妹妹講了真相,她聽明白了,做了「三退」。當時有一位女士來買土豆,我也給她講了真相,勸退了。

回家的路上心情特別好,真切的體悟到師父說的:「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你想甚麼他都知道,甚麼他都能夠做。你不修煉他不管你,你修煉一幫到底。」[1]

師父安排的有緣人

有一天忙活了一天,到下午快四點時心想:今天還沒出去救人呢,得趕快出去,這樣五點回來做飯還來得及。在市場看到一個菜農有一堆茄子物美價廉,共七斤,我就全買下來了。付完錢還沒等走,一個女士過來和菜農商量:想多買點黃瓜,你給我送到家去唄?菜農說:「你都包了,我給你送到家。」那一堆一共能有七十斤左右。女士說,太多了,包不了,我只買十五斤。我患腰脫,拿不了多少,所以請你幫忙。菜農說沒人給看攤,沒法給她送去。

我想,講真相的機會來了,馬上說:「我幫你送家去吧。」女士自然很感動,菜農問:「你們認識啊?」我說不認識。他說:「你真是個好人!」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接著就給菜農講真相,覺的說的差不多了,就幫這位女士把黃瓜送到家。當時我自己手裏還提了七斤茄子呢,就這樣提著二十多斤東西一口氣很輕鬆的送到女士家裏──那位女士住在四樓。女士讓我到屋裏坐坐,那就借此機會深入給她講講真相吧。

我給她講真相中她說:「有人讓我『三退』過,我都六十多歲了,退不退有啥用?看那些人天安門自焚都燒死了……」我一聽,她連基本真相都不知道,這一次一定要講到位。我從自焚講到活摘器官,她最後她明白了,退了入過的團和隊。臨走時女士給我留了姓名和電話,讓我和她常聯繫。她送我水果,我婉言謝絕。

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我們講了這麼多年真相,有的眾生連基本真相都不知道。師父一再延長時間,就是因為有很多人還沒得救啊!難怪師父心裏那麼著急呢。看到明慧網上的一篇交流文章說「救人要奮不顧身」,此話講的真好。

師父時時呵護

師父說:「度一個人很難,改變你的思想很難,調整你的身體也是很難的。」[1]我深有體會。剛走入修煉不長時間,清清楚楚的做了一個夢:兩個地方,一邊是明亮的白天,另一邊是黑的,像夜間一樣。黑的那邊有很高的大門敞開著,門兩邊一邊站一個人,個頭能有兩米高,穿一身黑衣服,看不清面孔,大門裏面也是黑黑的,陰森可怕。那兩個人往門裏面拽我,還說「快進去!」我害怕極了,一邊用力掙脫,不肯進去,一邊喊:「李洪志師父!」一下就嚇醒了,出一身冷汗。

從噩夢中醒來,我知道是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救出來了。在修煉中,師父以一種特殊的方式管著我,可我很不爭氣,讓師父操了很多心,很多事情悟到做不到,甚至同樣一個問題,點化多次都不改,我想師父一定很傷心,度我太難了!每當我做錯事,說錯話,人心多,不在法上的時候,大腦的左半部都會明顯的感覺刷一下,酥酥的,那種感覺用語言形容不了,但一瞬間就過去了。想必是師父利用這個辦法提醒我。

有一次我在廚房做飯,一想起我姑姑如何傷害我,我心裏就忿忿不平,她做的太過份了,我知道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就想說出來解解氣,和女兒叨咕,剛說一句腦袋就「唰」一下,知道不能說,可我放不下,還接著說,女兒說:腦袋沒酥酥的啊?我說剛過去。

吃飯時又想起我丈夫的姪子,說他不懂事,去年中秋節一大早,來我家借車,說要給他岳父岳母送禮物。我們都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了,根本不把我們這大伯大娘放在眼裏,就是買兩塊月餅也是心意啊。這時腦袋又「唰」一下,我馬上把嘴閉上不說了。

還有我婆婆已去世多年了,一想到她對我的傷害,免不了還要說上幾句,有時剛一動念,還沒等說出來呢,腦袋就「唰」一下,我就趕緊用手捂上嘴,憋住。過後我也想,過去多少年了,婆婆和姑姑先後都過世了,為甚麼我總是忘不掉呢。這人心怎麼這麼難去呢?向內找就是利益之心,因她們傷害了我,一個是讓我身心受到很大的痛苦,再一個是在利益上吃了大虧,心裏不平衡,這不就是名利情嗎?修煉人能要這些東西嗎?我努力克制自己,用法來約束自己,漸漸的把這些心放下了。

修去在女兒婚姻問題上暴露出的各種執著心

有一個階段我就執著給女兒介紹對像,認為和女兒交流這也是證實法,符合常人狀態,還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女兒。因為我總是看到她的缺點,看不到她的優點,覺的她做事情不符合我的觀念,在修煉上不用心,常人的事情也耽誤了,到最後一事無成,怕人家會說我這個做母親的沒正事,把孩子的事給耽誤了,所以就極力的想促成她的婚事。

一時間親朋好友、同事、鄰居都給她介紹對像,就像開了鍋一樣,有的時候她很為難,也很煩。不見面吧,好像不尊重別人,出於情面就去見,見後回來心情很不好。見第一個的時候,我的腦袋感覺到強烈的「唰」的一下,我自己都感到很震驚,這件事做錯了?但是我沒把師父的點化當回事。和同修交流,同修說你們母女倆互相干擾,你干擾她,她干擾你。

當時是因為我不在法上,一味的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讓邪惡鑽了空子。就這樣今天見,明天見,這種狀態持續能有兩年的時間,到後來干擾的女兒都修不下去了,加上常人社會大染缸的污染,各種利益的誘惑,使她的狀態很不好。後來讀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醒悟了,這個問題應該順其自然,就把心放下了。

我的心放下,家裏家外也就都平靜了。之所以發生這些事情,都是我的人心促成的:強烈的證實自我的心、求名的心、怨恨心、顯示心、歡喜心、利益之心,還想給女兒風風光光的辦場婚禮,等等,一大堆執著,還想用法來掩蓋自己的執著。師父說:「呂洞賓有句話:寧可度動物也不度人。人實在太難悟,因為常人受常人社會所迷,在現實利益面前放不下那個心。你不信,有的人聽完課走出禮堂的時候,就變成常人了,誰要惹著他、碰著他,他就不幹了。過一段時間之後,根本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1]

我知道師父度我很難,要知道一個弟子要修成,師父得付出多少心血啊,用「師恩浩蕩」都形容不了。我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正法沒結束就是修煉的機會,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精進不停,兌現自己的誓約。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