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我的性格容易衝動,就是容易「發火」。雖然隨著修煉時間的推移也改掉了一些,可是作為修了二十多年的老弟子,遇事仍然一不留神就爆發出來,自己也覺的修的太差勁了。

怎麼才能修去這把「火」呢?我反覆通讀師父的講法,漸漸悟到:脾氣不好,其實質是心性問題,戒「火」要在修心上下功夫。以事論事,強行壓制火氣,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師父說:「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1]師父在《轉法輪》最後還叮囑我們:「希望大家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真正修煉下去。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2]我決心就在實際生活中時時處處修好自己。

一、原來是執著心在作怪

今年新年前,我向老年書畫會交了一幅字,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肯定能在展覽會上展出的。誰知過了好些時間,籌備組組長告訴我說:作品寫的不錯,可惜有個字寫錯了,在評選時被落下了。我說:錯了就改嘛,可怎麼沒通知我拿回來改呢?組長挺熱心,主動給我聯繫了經辦人,那人卻回話說:「那些選上的作品在評比第二天就都已經打包寄出去裝裱了。因為時間緊,沒來得及通知你,你的作品現在改也來不及了……」我聽了,心裏就「火」了:以前我負責的時候,評審不合格的作品都會通知作者改正或改寫補交,匯總好才一起打包寄出去裝裱的。旁邊有個會員也在替我鳴不平:你的字我特別喜歡,每次展覽我都會把你的字用手機拍下來慢慢欣賞的,不行,我替你找會長去!那會員給找來了常務副會長,副會長說:可以改。並吩咐那辦事人到時給我補寄出去裝裱,回來與其它作品一起參加展覽。

但我真的要這樣做嗎?到了晚上我的思想平靜下來了,意識到煉功人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剛才我為甚麼發火了?因為失去了一次書法作品展覽的機會。為甚麼失去一次書法作品展覽的機會心裏就過不去了?因為覺的自己的字寫得好,不應該給落下……這樣一剖析下來,自己才發現,裏面隱藏著名利心,還有顯示心、虛榮心等等執著心哪!自己是一個煉功人,怎麼能求這些東西呢?我連忙拿起電話,向常務副會長表示不改寫作品參展了,並對他的好意表示感謝。他很意外,說:其他人就是展覽時作品擺在不顯眼的地方都會有意見,你卻因為辦事員的疏忽而放棄展覽的機會?為甚麼?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求名不求利,而且要時時處處替別人著想,不給別人添麻煩。其它作品既然都已經寄出去了,我就不麻煩那個會員再為我操這個心了。會長聽了,稱讚我心胸寬,看得開。其他會員知道了也感慨的說:人人都是為名為利,你們煉法輪功的就是不一樣!

二、跳出人的觀念

我的大女兒很早就跟我一起學法、煉功,但因家裏人反對,總是家庭矛盾不斷,無論我們怎麼解釋也解釋不通。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以後,只要外面對法輪功有甚麼負面的消息,他們一家怕的不行,就勸說女兒不要煉,女兒堅持要煉,他們就上我家來鬧;我給他們講法輪功的真相,講法輪功怎樣教人做好人,我女兒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不貪不佔、不騙不賭,上孝公婆,相夫教子,怎麼不好?他們雖然也贊成我女兒好,但要修煉就是不行。怎麼說也說不通。

一次,大女婿忽然就在親友聚會上發飆了,說都是我教壞了大女兒,搞得他們家一日不得安寧……劈頭蓋臉、猝不及防,我哪能受這種氣呀!「火」噌就起來了,臉紅脖子粗的大吼:「你沒良心!」大女婿愣住了,不敢再說甚麼,旁邊親友們也靜了下來,不歡而散。

事後我很懊喪,怎麼就沒守住心性,又發火了呢,我誤在哪呢?表面上看,自己是為了維護大法,為了維護大女兒:大法這麼好,修大法的女兒這麼好,他們不知感恩反而這麼對待女兒,這麼對待我。我心裏憤憤不平,「火」也就爆發出來了。細想還是因為「私心」,是為了維護自我。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真是這樣的。當我從矛盾中找到了自己的執著,提高了心性,從人的是非觀念中跳出來,用慈悲之心去看問題時,再面對女婿一家,就沒有了怨恨和不平,只想要把他們從中共的謊言矇蔽中救出來。而女婿也像甚麼也沒發生過一樣,笑嘻嘻的跟我打招呼了。

三、小外孫女也來幫我修

我那四歲的小外孫女剛來我家時,她外婆看她自己吃飯慢,又怕她自己吃不飽,就餵著吃。誰知道才餵了幾次,這小孩子就依賴上了,每次都要喂,不餵就不吃飯,後來更發展到了邊玩邊吃,一吃就是很長時間。她外婆這時才發覺自己寵壞了小外孫女了,要我幫忙教育她,讓她自己吃飯。

開始第一次,我把飯端給她,讓她自己吃飯時,她嚷嚷,但給她講道理她能聽,哭鬧一會,也就吃了。第二次,她就不幹了,哭喊著,講道理也不聽了,非要餵給她吃。要是以往,我早就發火了,說不定一巴掌過去,又打又罵了。但今天不行,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3]。我是一個煉功人,要修「忍」,提高心性。我就不理她。過了二十分鐘左右,再勸她,她才吃了,但一副不服氣的樣子。我忽然想到,這小外孫女是衝著我來的,就是考驗我來的,看我能不能做到忍。我把師父關於「忍」和提高心性的經文找出來重新讀了一遍,以加深對這些法理的領悟。

果然,到第三次讓她自己吃飯時,她竟哭的淚流滿臉,聲嘶力竭,怎麼講她都不聽。我被她哭的心煩意亂,那顆心在胸口裏突突的跳著。但我就是強忍著,就是不發火。

這時,對面坐著的兒媳婦忽然「啪」一聲放下筷子,氣呼呼的嚷起來:「你也就讓著她!今天要是我的女兒,你早就把她拉出門外打她一頓了!」一副隨時準備跟我大吵一場的架勢。你這不是給我添「火」嗎?我正想發火,就在差點衝口而出的一瞬間,想起了師父的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2]說來也奇怪,就在那一瞬間,我忽然平靜下來了。定了定神,我平和的說:「是我以前脾氣不好,我今天意識到了。教育孩子不能靠打罵,要講方法。你看我這就在改啦!」

就這樣,一場眼看就要發生的風波平息了。小外孫女也不哭不鬧了,睜著淚眼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自己端起飯碗吃起飯來了。我心裏知道,我這把「火」終於修下去了。

回想起來,我的「戒火」,其實就是修煉心性、去執著心的過程。隨著學法修心的不斷提高,我的心態也在逐漸平和,心境也越來越清淨,面對再突然的心裏衝擊、再嚴重的心性干擾,都能一笑了之了。

在最近的一次同事聚會中,一位老同事忍不住讚歎說:「你現在的心態真好!」我知道,這是師父借同事之口鼓勵我。我更知道,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我與那些精進的同修比起來還相差很遠,但我一定不會懈怠,一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