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同修都來寫交流文章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交流文章對我修煉的幫助非常大。雖然我每天都在學法,但有的時候總有自己學法時理解不到位的地方,甚至有些方面還有悟偏的。比如,如果不懂怎麼否定舊勢力,就很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學師父講法之餘,再多讀同修關於怎麼否定舊勢力迫害的文章,能使自己在平時的修煉和證實法中很容易就認識到哪些是舊勢力的思維,並徹底否定它。

再比如,自己以前覺的自己挺精進的,三件事都很用心的在做,後來通過多讀明慧網刊登的交流文章,看精進的同修是怎麼向內找自己的,對照自己才發現,自己平時所謂的精進只是做事,慢慢的也就學會向內找了,等等。

我發自內心的認識到明慧交流平台對真修弟子的巨大作用,內心非常感動於同修能在每天做好三件事的同時,還能擠時間把自己在修煉上的體悟無條件的與全世界大法弟子分享。這時,我想到了自己為甚麼在這方面差距就這麼大呢?只要是真正的修煉人,無論層次多高,只要是在法上的提高,那都是正悟,都是師父對自己無盡的付出才得到的,都能證實法偉大,為甚麼自己就不能再多承擔一點,把自己在法中正悟的也寫出來與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和共享呢?這時,我就拿起了筆。

開始寫的時候,並不順利,第一篇文章,我寫了兩個月。剛寫了一半,自己剛才明明點過「保存」了,關閉文檔再打開時,發現修改的部份不見了。這時,不耐煩的心就上來了,不想寫了。坐在那裏鬧心了很久,才反應過來,原來這是怕麻煩的心啊,去掉它。從新寫吧。把之前丟失的再寫好,我才發現只用了很少的時間。我意識到,如果我放下不再寫了,其實不是從新寫有多麻煩,而是被自己這顆心擋住了。

當我把第一篇文章要完稿的時候,我的雙系統電腦突然出了問題,不斷的重新啟動,卻怎麼也無法進入安全系統了,這代表我寫的東西全部白做了。靜下心來想,為甚麼會出現這個狀況呢?這也是為了讓我去怕麻煩的心嗎?我發現不是這個原因,因為我怕麻煩心已經去掉了,平時遇到甚麼事情,無論棘手與否,都能平靜而認真的做好。那一定是邪惡干擾,當我系統不斷的重新啟動了兩天之後,我內心求了一下師父,一瞬間電腦就進入了安全系統。我知道是我堅定寫文章的信念和對師父的正信,將邪惡的干擾解體了。

因為文章拖的時間很長,有時候寫的很累,大部份是在每天學好法,三件事都做了,在深夜的時候動筆的。有時候甚至覺的「如果不寫交流文章,就會給自己很多空餘時間,那樣我可以學更多法,我的修煉狀態可能會更好一些」,等等。每次由於私心想擱筆的時候,內心總有一個聲音告訴我:「這是不對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就不能只考慮自己,得無私的放下自己,要能吃苦,要為整體付出。」這樣,才使我沒有放下筆。

我在寫第一篇交流文章的同時,也在聽明慧廣播中同修們的文章,經常為同修在法中修出來的無私偉大的境界而感動,等我將第一篇文章全部整理完以後,我思想中出現一個念頭:「自己修的與同修差距這麼大,還好意思寫,還好意思投稿?趕緊刪了吧!」這念頭是那麼的真實,以至於我差點就把文章全部刪除,讓邪惡得逞了。這時,我仔細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發現這應該不是我真正的自己想的。因為一篇文章合適不合適發表,不是由我來選擇的,是明慧同修在做這件事,或者更進一步說,是師父在選擇。這時,我確確實實的知道,這是邪惡在干擾破壞。我把文章投稿了。

上面的心路歷程是我最近寫的第一篇交流文章時思想中出現的所有念頭,我想,其中有很多反映出來的思想念頭,其他同修應該也經歷過吧?其實不寫稿不知道,只有真的開始寫交流文章的時候,才發現,做任何證實法的事情,包括坐在家裏寫文章,都需要強大的正念,才能排除邪惡干擾,才能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從那以後,再寫文章就沒有那麼大的干擾了,幾乎是一揮而就,我想可能是所有阻擋的因素都清除了。

同時,在寫文章中,我也有非常大的收穫。當我在回憶自己在證實法的一件事情的時候,邊寫邊不由自主的對照法,能認識到自己一直沒有察覺到的在那件事情上的不足。甚至,當自己寫的時候,思考著某件事當時為甚麼做的效果不好時,師父會突然點化我,我突然就明白了,是因為某個方面心性有問題,才造成當時那件事情沒有做好,這就等於把當時過心性關的事情從新在心裏又過一次,而這次,在法上悟到了,心性提高了,彌補了當時的不足。

有的時候,文章突然寫不下去了,電腦壞了,而且怎麼也修不好,我向內找,沒找到問題,再回頭想自己的文章,一句句在自己思想中過了一遍,這才發現自己全文都是在證實自己。如果自己平時的思想和行為沒有一點點的清晰的落到紙上,是很難發現自己在細微處這些證實自己的部份,因為很多思想行為都習慣成自然,一下子就那麼滑過去了。打個比方,為甚麼我們平時看別人的執著那麼清楚,卻總也認識不到自己的執著呢?就是對於別人,我們以局外人的狀態「看」的,當然是非對錯一眼就看到了,而自己的執著和觀念就在思想中,就不容易意識到,但是當你把自己當時的思想行為落在紙上時,就像在看別人的事情一樣,就能一眼發現自己的執著所在了。

還有,在寫文章時,當自己放下證實自己的心、完全在證實法時,我發現無論自己在做家務還是休息,師父都會把一段段講法打入我腦中,而每段講法都是跟自己寫的這篇文章相關的,這時自己會悟到很多法理。同時,也讓我認識到,自己,也包括很多同修,那種對寫文章的畏難情緒是完全沒必要的,因為本來就是師父在做。到後來發展到,每天都有一篇文章的標題反映到大腦中,然後文章的小標題、文章的具體內容都像照片一樣在大腦中呈現,我知道這些文章都是師父交給我的任務,我所要做的就是不要偷懶。就跟同修說的出去救人是一樣的,其實都是師父在做,自己只是動動腿動動嘴而已,不會講真相時,師父會給智慧。

當這麼多的文章一篇篇的反映到我的腦子裏,這也讓我悟到,明慧是很缺高質量的交流文章的,師父應該是很著急。我不斷的寫,有時到了無法完成師父交給我的任務的成度了。寫到這,真誠的希望同修,當自己在法中悟到甚麼的時候,請同修拿起筆來吧,把法的偉大證實出來。

無需畏難,法是無所不能的,不識字的同修可以很快學會認字,用了一輩子鋤頭的老年同修握起了鼠標,為甚麼?因為法偉大,證實法需要,同修要證實法的心真誠,那我們甚麼都能做到、做好。寫文章也沒甚麼了不起的,寫的都是修煉體會,真修人人都有體會,差別只在寫出來和沒寫出來,寫的同修和看的同修都理性對待,不要捧也不要看不上。修煉體會都來自於法,我們證實的都是法。心正了,證實法的事情才能做好。

我寫交流文章,從開始一篇文章寫了兩個月,到後來發現一篇文章寫完也就是一個小時的時間,幾乎一揮而就,寫完自己看看,都覺的自己怎麼寫的那麼好?這時,我才意識到,這哪裏是我在寫呀,都是師父在做呀,這時我也認識到,自己以前看同修的文章寫的真好,覺的自己寫不出來,其實同修寫的時候,也是師父在幫啊。而以前為甚麼師父就沒有把一篇篇文章打到我腦子裏呢?因為我沒有寫文章的願望,打給我也沒用。就像你出門,如果你有救人的願望,師父就會把有緣人帶到你面前,如果你壓根不想去救人,把有緣人帶給你,不是浪費嗎?

後來學《洪吟二》,學到「舊勢不敬法 揮毫滅狂濤」[1]。我心裏突然一震。我認識到,就在我的一篇篇交流文章寫出來的同時,相關的大量的舊勢力就被銷毀了。而寫交流文章過程中的提高非常的大,這是師父的洪恩,我們只要付出一點,師父恩賜我們的卻是很多很多。

如果你偶爾心中突然想寫一篇文章了,我現在認識到,那是師父在點化你,要你寫,可能是因為你在這點上悟到的法理,對整體同修有幫助,如果不寫,那就是不聽師父話了。當然有的同修可能是覺的自己修的就那樣,或者沒有悟到整體中的事情,也是自己的事。舉個例子,我身邊有位同修,七次被綁架,七次都正念走出,其中兩次送洗腦班,洗腦班不收,有時候是跟其他同修一起遭綁架,邪惡把別的同修送進去迫害了,讓她回家。沒有一次是在承受迫害中走過來的,都是念一正就解體了迫害。同修也說,想把自己在被綁架時的修煉過程寫出來,但是幾年了就是沒有動筆。看到明慧網上報導的黑龍江逾百名同修被綁架迫害,看到每個星期那麼多的嚴正聲明,看到有的同修被誣判長達七、八年的刑期,我想可能這位同修就是沒有意識到,整體中的這些事情也是自己的事情,如果自己的認識對其他同修有幫助,那把心得寫出來就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個人在寫交流文章中的一點體悟,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震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