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最幸運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個八十後的女大法弟子,得法有六年了。從小到大總覺的自己不管遇到大事小事都是一個很不幸的人。小時候爸爸媽媽總是吵架,爸爸愛喝酒,脾氣暴躁,總是挑吃挑喝,飯菜稍不合心意就罵媽媽。在我的記憶裏,爸爸基本上不關心我們母女,媽媽本來就身體不好,還得出去掙錢養我,家裏的家務活也都是媽媽的。

父母在我上小學三年級時分居一年,媽媽考慮我年幼沒有選擇離婚,最終在我上高中時還是走了離婚的路。這件事在我的心裏留下了深深的傷。我覺的我真是不幸的孩子。內向,孤獨和自卑的性格就這樣形成的。再從小事方面說:上學時幾次大型考試老是差一分兩分就通過。比如大學時四級考試,同寢室的同學幸運的剛過分數線兩分,而我就和分數線差兩分,一道選擇題還六分呢,還沒差上一道題的分,別人總是能僥倖通過,我的字典裏就沒有這個詞;走路時大平道上有個坑,我就能踩到坑裏。買彩票時,我買的彩票都是排除號,開獎不出甚麼號我買的恰恰就是甚麼號。我男朋友也就是現在的丈夫那時總是開玩笑說:「以後就買你不買的號就能中獎,你排除號怎麼排的那麼準!」這類事情很多就不列舉了。所以,從小到大我總覺的自己怎麼那麼倒楣、不幸。當然學了大法以後明白了很多更高層次的理,知道了我上面的這些看法和觀念都不是正確的。

得法

我的婆婆是一個大法老弟子,她是一九九六年走入修煉,迄今已有二十一年多了,這二十一年多來她沒吃過一粒藥。這本身就讓我對大法充滿了好奇。二零一二年過年,婆婆將寶書《轉法輪》捧給了我,並告訴我看書時候要洗手,要敬師敬法,看書要盤腿看,不要倚靠床和沙發。如果遇到甚麼危難要記得求師父,心中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在心裏經常默念。

當我接到《轉法輪》時,我很開心也有些激動和好奇,特別想趕緊看看書中到底寫了些甚麼內容。當時的我不清楚為甚麼是這種感受,現在明白了,就是當時我明白的一面知道自己得救了才會有這種感受。因為當時和丈夫一直在外地工作,接觸不到別的大法弟子,而且當時丈夫也沒有走入修煉,所以自己雖然經常看書,可是看到的法理都是最淺顯的。可是就算這樣,師父也把我當成大法弟子對待,很多神跡在我剛看書不久就顯現出來。

記得那是二零一二年正月初五的晚上,我仰面躺在床上正準備睡覺,當時屋裏黑黑的,我漫無目地的朝天棚看去。一瞬間,一片紅光中一個形像以盤腿打坐的姿勢從天棚上下來,那種紅色真是無法用語言形容,就是那種透明的紅色,他從天棚下來一點一點的靠近我。我從來沒見過這麼超常的現象,瞬間嚇的趕快閉上眼睛一動不敢動。當我調整好心態再睜開眼睛想看看時就再也看不到了。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把前一天晚上看到的神奇景象告訴丈夫時,他不相信,說我是不是看錯了,是不是做夢在夢裏看到的,怎麼可能呢,不符合常理。最後弄的我也懷疑自己,可是這一幕真是太真實了。後來丈夫把這事告訴了婆婆,她說我看到的是真實的,那就是師父的法身。婆婆說神跡在大法修煉人這裏到處都有,誰都經歷過。

又過了些日子,一次上班時,我用單位裏的塑封機塑封一些圖片,可是不一會機器就出故障了,圖片卡在機器裏拿不出來,我急的渾身是汗,越急越弄不好,最後機器開始冒煙並散發出燒糊了的氣味。我心想這可怎麼辦?這下機器是壞了。這時我想起了師父,我心想求求師父幫幫我讓這個機器趕緊好吧。真的是一瞬間,快的眼睛都來不及反應,機器瞬間就不冒煙了也沒糊味了,剛才怎麼拿都拿不出來的卡住了的圖片也一拿就拿出來了。我那不敢相信的眼睛告訴我重新塑封一張圖片試試,看看機器是不是真的好了,再試一次證實機器果真是好了。常人中有句話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這次我是眼睛也看到了,鼻子也聞到了,手也接觸到了。

說到這,我真心希望不修大法的人如果有緣看到我的文章,希望你能給自己一個機會,看一看關於法輪大法的一切,能試著了解大法,你會發現自己真沒白來在世上,總算活明白了,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義和目地。也會知道我說的都是真的,絕無虛言。從那以後我也經常能遇到神跡,可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那麼波動,心態變穩了,在大法修煉人中這都是正常的。我更應該多學法,最主要是做好三件事,不要執著於這些。

救人中的體會

二零一五年四月,我和丈夫回到老家工作和生活,從這以後婆婆和二姨也經常帶我做救人的事情。在此談談其中的體會。記得第一次我和丈夫出去發真相材料時,我害怕的緊張的腿都直哆嗦。接連幾次發材料非得有人陪我一起發,不然自己不敢一個人出去發資料。有一次自己試著出去一本沒發出去又都拿回家了。總擔心監控會不會拍到我,材料上會不會留下指紋。從小我膽子就小,對照大法我知道我的怕心太嚴重了。

師父告訴我們:「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我不要這顆怕心,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沒有任何生命敢破壞。而且師父的法身在我身邊,護法神也在我身邊,我甚麼也不怕。我還悟到我還有怕心,我怕監控,怕留指紋,這就是在走人的理。

師父告訴我們:「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2]

師父還說:「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2]

我悟到我們常人這個空間就是這個一沉到底的地方。如果我不倒出去怕心等等這些髒東西,我就浮不上來。我就會被人這層的理控制住,那我就是個常人。我要是走人的理就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師父就會不好辦的。我必須把怕心從我的空間場清理出去,讓怕心再想夠都夠不到我了。我才會符合法,才能既提高自己,又救了別人。救人的效果才會好。我還悟到,我根本就沒有慈悲心。我的想法都是為了維護我自己,做事的基點就沒放在救度眾生上,我的善心不夠。

在常人的染缸中呆久了,舊宇宙那為私的特性,我都習以為常了,好像覺的沒甚麼。對照大法,原來為私的心不去那就和壞人沒有區別。而且永遠也達不到善者的境界。把法理理順清楚後,發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念頭,現在我再做救人的事就不害怕了,思想也清淨了,一心想著拿到真相資料的人能得救。也經常自己出去發材料,打語音電話,晚上多晚走夜路也不怕了。

再談談我在打語音電話中的體會。剛開始打語音電話我總覺的我的任務就是把手機開始任務點開就行了,語音電話這邊撥打,我那邊思想都不在這,總是想常人中的事情。一般我都是撥打一會我就拿起耳機聽一聽,可是發現對方總是一接聽電話沒幾句就掛斷了,再不就是打不通空號甚麼的。

一看這種情況我的心就不穩了,也懷疑這種方式講真相三退能有效果嗎?這種念頭一閃現我就知道自己錯了。馬上停止撥打回去調整自己。我向內找自己,為甚麼會是這種情況。同時發正念清理自己,並求師父加持。當我找到了自己問題所在時,我在心中默默發出一念:「電話那端的人,不論你在忙甚麼,你生生世世明白的一面都在等待的就是大法的真相,一定要接聽,得救。不要錯過機緣。求師父加持。」

調整好後,第二天晚上我以純淨平和的心態撥打真相電話,效果明顯變化很大。當我聽到電話那端在選擇三退鍵後,又按了兩次確認鍵,直到語音電話全部播放完了,才掛斷電話。

一瞬間,我熱淚盈眶。我就覺的好像我生命的最深處和他的生命最深處已經溝通上了,我真心為他的得救而高興和幸福。那種殊勝的感覺無法描繪。雖然外面又黑又冷我還是一個人,可是我渾身充滿了暖流,真切的感覺到空氣裏、樹木上、我周圍的一切,從最表面到最微觀都充滿了大法真、善、忍的特性,我真的是體察到了。

語音電話還在繼續撥打,我就一直在心裏默默的發正念,我思想中就只有一念就是期盼他能得救,甚麼人的雜念基本都沒有,甚麼常人的事情也不想。這樣撥打的效果真的好很多。

結束語

我知道是我心性小小的提高,師父就讓我救人的效果變好。我發現救人真是太嚴肅了,自己如果修不好,連帶著別人就無法得救。以後我更要提高自己。

謝謝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的時間,讓我在這個時間裏得救走入大法中。如果師父正法如期結束,我真不敢想像我會甚麼樣。希望和我一樣,在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時間裏走入大法的大法弟子,能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得法早的大法弟子,往往執著於時間的快點結束,而我這種後得法的弟子,總希望時間再多一點。我知道這兩種想法都不對,都是對時間的執著。我們就做好今天吧,師父叫做甚麼我們就好好做。

現在的我,有時候總是默默的微笑,因為我是宇宙中最幸運的人。在此,謝謝師父,叩謝師尊慈悲苦度!

層次所限,有不對的地方請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