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來全靠師父的看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學了法輪大法,從此我聽師父的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整天樂呵呵的。

一、利益面前修自己

一九九七年,我家搞工程沒錢投資,我們向大哥借了兩萬元,完工後我們趕緊把錢還給了大哥。

第二年春天,我、三哥和一些人在魚塘上玩,這時大哥走了過來,他是來找三哥借錢給他女兒用。大家聊了起來,我接過話說我還欠姪女一萬元錢沒還。大哥一聽就來氣了,大聲說:「你只欠她的?借我的兩萬元錢還沒還呢?」大哥這麼說讓我感到很意外,因兩萬元錢在當時來講可不是一筆小數字。我背著師父的法:「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心想:我的利益心太重,他是來幫我去利益心的,我要守住心性,不跟他計較,我沒有跟大哥爭辯。大哥有事離開了,不一會兒又轉了回來,他一臉的不高興,在場的人連忙倒了一杯水遞給他,他生氣地把水杯一甩,衝著我大聲說:「沒良心!借錢不還,把錢存著好貼你娘家。」我的臉唰的一下紅了,我告誡自己:不跟他爭,要為他著想,大哥很善良,不會有意傷害我的。我又忍了下來,為自己守住心性而高興。如果不是煉大法,由著我以前的火暴脾氣,非跟他吵架不可。

丈夫晚上回來,我將白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他,說著說著哭了起來,我傷心地說:「我甚麼都可以忍,可平白無故說我把錢貼給娘家,太傷人心了。」丈夫也很生氣,要找大哥算賬。我一邊擦淚一邊說:「算了,可能是我前世欠他的,我們不跟他計較。」

第二天姪女拿著存摺來到我家,抱歉地對我們說:「你們是還錢了,當時我就把你們還的錢存在了銀行,是我爸忘了,真的對不起,請你們原諒他。」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放聲大哭起來。三娘走過來安慰我說:「你受委屈了,事情已經搞明白了,不要再傷心了。不過我覺的你的忍耐心真大!」我說:「是師父教我這樣做的。」我很清楚,師父讓我在矛盾中修自己,要我修去利益之心,當我守住心性時,矛盾很快就過去了。真是太感謝師父了,要不是修大法,我是絕對做不到的。

幾天後,我在外面遠遠的看見大哥,我對自己說:不怨恨他,我今天一定要喊他,不喊我就不是修煉人。大哥見我不計前嫌也很感動,後來親戚們得知我主動喊大哥,都說我變了一個人。是的,我變了,我變的大度了,變的會為人著想了。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太好了!

二、在家庭魔難中提高心性

一九九八年,我市有幾千人在體育館排字,我也去了,那場面真是壯觀。那天下著大雨,我們的衣服都濕透了,沒有一個人退縮,也沒有一個人感冒。天黑我才回家,一進門只見桌子、椅子倒在地上,丈夫看見我上前就是一腳,他又踢又罵,把我家祖宗八代都罵遍了。丈夫怎麼罵我也不動心,心想:法輪大法在我心裏扎根了,誰也動搖不了我。第二天丈夫和我去挖地,他抱歉的對我說:「不知道昨天是怎麼回事,我為甚麼要發脾氣?我錯了,你不要怪我。」我笑著說:「我怎麼會生你的氣?」

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謊言鋪天蓋地,只要聽到有人說大法不好,我就跟他講大法的真相,叫他不要相信謊言。丈夫不修煉,害怕邪惡的迫害,把我看得很緊。同修從外地帶回一些真相資料,我拿了一些晚上出去貼,當時還是有點怕,還剩一張沒貼我就回家了。回到家丈夫就搜我的口袋,他看見真相貼劈頭蓋臉的向我打來,他一邊打一邊罵:「與其被他們抓住打你,不如讓我打,他們可不會像我這樣打你。」他打他罵我不動心,說來神奇,他打的那麼重我一點也不疼,那時不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只是覺的奇怪,怎麼不疼?心中暗想:難怪監獄裏的大法弟子不屈服呢,有師父保護呀。

二零零五年,姐姐來我家住了一段時間,有時我倆一起出去貼真相,丈夫知道了就發脾氣,我沒有守住心性和他爭了幾句,這下把他惹火了,他氣沖沖的拿來菜刀,惡狠狠的對我說:「我要殺你!」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他動不了我。我閉上眼睛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一會兒他自己退了下來,也不罵人了,我知道又是師父保護了我,要不我怎麼過的了這一關。姐姐見他這樣欺負我,傷心的哭了起來。我勸姐姐:「你要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他是在幫我們;你如果不是修煉人,那你就生他的氣。」

三、師父救了我們全家

有一年,我在家準備過年的菜,我一個人在廚房裏忙開了。我倒了半鍋油,見油沒有燒熱,我背過身去準備滷菜的東西,等我轉過身來時,鍋裏的油燒著了,火越燒越大,慌亂中我舀了一瓢水倒進鍋裏,「轟!」的一聲響,滿屋都是火,廚房頓時濃煙滾滾。我看著廚房裏的兩罐煤氣,心想這要燒著可不得了。正著急時想起師父,我舉起雙手大聲喊道:「師父救我!」「師父救我!」話音剛落火就滅了,太神奇了,眼前發生的一切太突然了,我呆呆地站在那裏。這時兒子、丈夫聽到響聲都跑了過來,只見天花板燒得漆黑,連隔著一道牆的廁所上面的吊頂都燒壞了。

過一會兒他倆才緩過神來,兒子說:「媽,趕快去醫院!」我說:「你看,我一點事都設有。」兒子上下打量,見我一點傷都沒有這才放下心來。再看著廚房已是一片狼藉,兩個煤氣罐卻好好的,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似的,屋裏的電線也沒有燒著,更神奇的是我站在大火跟前卻毫髮無傷。我對他們說:「你們聽到了嗎?我喊師父救我,火就滅了。是師父滅的火,是師父救了我!要不是師父保護,我們家就要遭大難哪!今後你們都要相信法輪大法好!」我激動的熱淚盈眶,一個勁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丈夫從此相信大法,再也不反對我修煉法輪大法。

我們那裏搞開發,把村的魚塘全賣了,他們象徵性的賠了一些錢,並不是按國家政策賠償,土地費、安置費全都沒有。我們全村上訪,因上訪有被打死的,有逼瘋的。他們說我丈夫是上訪的頭把他抓去關了起來,前後四次近半年的時間。丈夫備受折磨幾次想死,最後一次他們逼丈夫吃不明藥物,丈夫想:我沒病吃甚麼藥?他悄悄將藥吐出來藏在衣角裏。他們把丈夫的衣服脫光,用鞭子抽,還狠命的抽打丈夫的一雙腳。丈夫回來說:我被毒打時求你們師父救我,還真管用,他們那麼抽我不覺的疼。

一路走來全靠師父的保護,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弟子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