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爆青年到新好爸爸(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在孩子心裏,大人爭吵如同烏雲罩頂,自陳憶緣有意識開始,他的世界就已昏天暗地。「從我很小的時候,爸媽就是三餐吵架,過一段時間打架,我一直以為所謂的家就是這個樣子。」

在硝煙瀰漫的環境中長大,憶緣養成了暴怒的性格,「我不知道甚麼是真誠和善良,只是複製著父母的模式長大,所以我一生氣就學大人辱罵、丟東西、像大人打我那樣去打狗,還會在心裏盤算別人對自己如何不好,斤斤計較得到的、失去的。」

長大後的憶緣叛逆自我,在母親的嚴厲管教下,更加不愛念書,衝突總是一觸即發!「曾有一次我鬧脾氣,媽媽重打我後還不滿意,就把我趕出家門,那時我既憤怒又絕望,想以自殺作為報復。我走到河堤上,想把頭栽進水溝,但不敢做,於是躺在斜坡上思考怎麼死可以比較輕鬆一點,想著想著,河堤上一輛車從我頭上開過去,車上小朋友對我大喊一聲,我頓時驚醒,算了,回去吧……」

明明有家可回,心裏卻覺的無家可歸,直到接觸飆車後才發現,這是暫時拋下怨憤不安的好辦法。「上高中時我沒有駕照,就學哥哥偷拿家中鑰匙出去飆車,不管媽媽怎麼藏,我都可以找的出來。」在時速一百二十公里、急馳如飛的快感中,最撕心裂肺的痛楚都被迅速拋諸腦後。

上大學後,在四人一間的男生宿舍,憶緣迷上了網路遊戲和情色,蠶食鯨吞著理智和本性。「我知道那樣不好,但在那股惡勢力的洪流中,我真的無法清醒,也沒辦法控制自己,只能隨波逐流,有一種很重的無力感,想爬可是爬不起來,曾經因為二分之一學分不及格而險些被退學。」

家庭沒有溫暖,學習失去動力,憶緣像個無頭蒼蠅般無助亂轉,上色情網站,玩線上遊戲,不停聯誼渴求情愛,沉迷飆車又逢重大車禍,上天讓他走了一條坎坷崎嶇的路,到底想要告訴他甚麼?「那時我的人生沒有目標也沒有方向,我內心深處很無助,不知道自己究竟屬於哪裏?」

生命的曙光

大二下半年,憶緣來到台北打工,在阿姨的熱心推薦下,他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這是他首次系統、完整的聆聽師尊講法,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明白了這是修煉的大道、度人的佛法。「小時候我曾想過老了要出家,但我驚喜發現不用等老了,現在就可以修煉了!」

上完九天班後,憶緣也看完了《轉法輪》,他的世界觀在短短幾天內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舊觀念、壞思想逐漸崩塌。「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我就覺的,原來做人就是要這樣,那是一個人與生俱來的嚮往,我覺的我就應該這樣做。」

'圖1:接觸法輪功後,憶緣(中)的世界觀在短短幾天內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圖1:接觸法輪功後,憶緣(中)的世界觀在短短幾天內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是慈悲的師尊喚回憶緣的本性,明白來到世上的意義。「以前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活著,每天失落盲目的活著,現在我找到了歸屬感,看到了希望,領悟生命真的有一種更高的境界存在。我感覺身心像被清洗過一遍,原本包覆我的那些負面物質消失了,很多不好的想法、慾望不見了,網路遊戲和色情網站也自然不想再接觸了。」

回想當時的難以自拔,憶緣說:「其實人的身體本是『膿血糞尿』,看淡情,看淡對美色的喜好,慾望就會少很多。而且任何東西在另外空間都是有生命的,不管是電玩還是色情,都是一種毒藥,讓你沉溺其中,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人生更重要的事情,嚴重影響每天的生活。」

不斷用真、善、忍法理洗淨自己的憶緣,在戒掉惡習、善待他人後,不但從小纏身的鼻竇炎不藥而癒,體力和成績也突飛猛進。「在我得法後的一次期考,班導師曾對一個前幾名的同學說,你看憶緣可以考九十分,你要加油點。大四考取國立研究所時,一位科任老師也跑來祝賀我:沒想到你是一匹黑馬!」

在婚姻中走正修煉路

二零零九年,憶緣自台灣師範大學光電科技所畢業,隔年以三等特考考上智慧局。在有了穩定工作後,憶緣於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和交往一年半的同修登記結婚。

憶緣說:「其實當時女友並不想這麼快走入婚姻,但我認為年輕男女之間要麼是朋友,要麼是夫妻,所謂的男女朋友事實上是現代社會的一種變異關係,造成兩性的開放與對情的放縱,所以我們也在衡量婚姻這條路是否能圓容大法、走正修煉的路。還記的當時她問我,婚後是否可以全心在大法項目上工作,我告訴她我絕對是支持你做的。」

儘管婚前約定一諾千金,但婚後考驗一個也沒少。「記的結婚之初,有一次妻子工作到凌晨一點,事情卻還沒處理完,在等她的當下,我認為妻子不重視家庭,在沒有得到善意回應下,憤而將情緒寫成文字發到公眾平台上,引起軒然大波。當時我就在想,為甚麼很多家事是我在做,難道只有你要證實法,我就不用嗎?心裏有一種忿忿不平的委屈。」

'圖2:憶緣(左)和妻子(右)帶著孩子參加活動。'
圖2:憶緣(左)和妻子(右)帶著孩子參加活動。

修煉中沒有坦途,都必須在生活中摔摔打打、踏踏實實走出來。憶緣不好意思地說:「妻子是一個生活中不拘小節的人,而我剛好是反過來的個性,所以相處起來磨合也多。就拿使用衛生紙來說,她常用完衛生紙後到處亂丟,我問她為甚麼不丟進垃圾桶,她會告訴我不是不丟,只是暫時放著還沒丟,甚至反過來質疑,家裏是回家休息的地方,為甚麼我要弄的那麼拘謹。其實就是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讓我們在生活中充滿考驗。」

經歷多次爭執後,憶緣意識到儘管自己認為自己有理、形式上再怎麼平衡家庭,都不能成為不向內找、不修自己、不做好三件事的藉口。「我好像也在強迫妻子接受我的思維方式,尤其夫妻之間因為關係親近了,好像說話也可以不客氣了。」

憶緣坦白地說:「我能察覺到自己從小在骨子裏形成一種不好的黑色物質,就是自我,經常因為沒有守住心性和妻子形成負面的對立情緒。事實上,表面看似再有道理的東西,當你沒有做到真、善、忍,為此受到衝擊而生氣時,就是自己緊抓執著不放了。」

「修煉人是有能量的,當你帶著執著改變別人的心時,其實也就是把不好的物質丟過去,造成對方的傷害和整體環境的負面影響。所以矛盾產生時,我不應執著表面上的是非對錯,而是在揪心的過程中誠實面對自己不足的地方,堅持修自己。」

「我知道師父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我們互相指責對方。因為修口包含了修善,常人講以和為貴也來自於善。我理解真正善良慈悲的狀態,就是對待一切和自己想法衝撞的事情,能夠善意理智地站在對方角度來看待。」

回首從小到大的生命歷程,憶緣說:「以前對於慘不忍睹的家庭經歷,在心裏始終認為是一段傷痕,然而母親在高壓、無助、折磨人的環境下把我養大成人,光這一點,我就應該孝敬她。尤其現在有了孩子,過去的經歷反而讓我更懂得為孩子付出,以及怎麼付出,我不該感謝父母嗎?」

「師父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知道過往的安排都是為了給我消業,最重要的目的是讓我在今生得法修煉、圓滿隨師還。」

憶緣最後滿心感謝地表示:「大法真的太偉大了,大到整個環境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我悟到人生的不同階段是修煉的不同關卡,如果能按照師父的話做好,圓容常人社會對自己在不同境界層次的心性要求時,生命的昇華與榮耀也自在其中。畢竟,大法弟子在各個方面、各個領域走正的路,也是要給未來做參照的。」

「家」一直是憶緣最主要的修煉環境。是魔難讓他在剜心透骨中修去爭鬥、怨恨與不平;是師父,引領弟子從為私為我的自我中走出來,不斷擴充心的容量,海納百川。如今已是兩個稚兒父親的憶緣,不僅會和妻子帶孩子出門晨煉,也每天陪伴他們學法,用真、善、忍的精神身體力行、教育孩子,共同在修煉路上攜手同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