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右眼失明 廣州武揚珍上訴受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廣州市天河區法輪功學員武揚珍,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被天河區林和街道綁架到洗腦班,遭酷刑迫害,右眼失明,左眼視力模糊。二零一七年,武揚珍向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對林和街道提起控告,被駁回。武揚珍不服一審裁定,提起上訴。一審法官黃征阻止二審立案,不將案卷材料移送上一級法院,侵犯武揚珍的上訴權。


武揚珍被迫害致右眼失明

為維護法律的尊嚴和正確實施,維護控告人的合法權益,武揚珍向廣州市鐵路運輸檢察院起訴了一審法官。

廣州鐵路運輸檢察院的吳萬榮檢察官接待了武揚珍和律師。吳檢察官收下了律師遞交的材料,對一審法官扣留上訴狀覺得無法理解,讓律師找一審法官再好好溝通。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對武揚珍行動不便非常同情,上洗手間時,女工作人員主動攙扶。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九日上午,律師攙扶著武揚珍來到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打算和一審法官黃征溝通,了解情況。門衛給了律師放行條,但看到武揚珍的名字後,立即又將放行條從律師手中奪了回去,不讓律師和武揚珍進法院。後來保安把二人帶到訴訟服務中心,一位立案庭的年輕女法官過來,問了情況後,說去找黃征了解情況,就走開了,一個小時後仍沒有回來。等待過程中來了一個穿便衣的男子,但他似乎並不關心案件,只是仔細的查看律師的證件。

自二零一六年以來,廣州對民告官案件進行集中管轄,民告官的案件都由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受理。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是目前為數不多的沒有對外聯繫窗口的法院,外界找不到法院的電話,更找不到法官的電話。因為見不到一審法官,律師便詢問工作人員黃征法官的電話,但所有人都拒絕告訴律師。而聲稱去找黃征的女法官也一直沒回來,律師只好留下聯繫電話,攙扶武揚珍離開了。

下午,武揚珍和律師來到和鐵路運輸第一法院一牆之隔的廣州市鐵路運輸中級法院,要求立案再審。門衛一看到武揚珍就說:不能讓你們進去,你們上午是不是去那邊了。律師解釋是過來立案的。門衛一臉無奈地說:確實不能讓你們進去,如果讓你們進去了,我明天就不要來這裏上班了。

律師感慨:想不到廣州這樣一個現代化的都市,在法律上竟然連表面的程序都不走了。

最後,律師和武揚珍來到郵局,給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郵寄了再審申請。

武揚珍女士,今年七十三歲,廣東省計量科學研究院退休員工,家住廣州市天河區名雅苑小區。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晚,武揚珍在家中被廣州市天河區林和街道非法抓捕,劫持到設於廣州天麓馬術(騎術)俱樂部內的黃埔洗腦班,後又被轉移到廣州市天河區委黨校。在黨校洗腦班,時年七十二歲的武揚珍女士遭連續七小時的罰站和強制雙盤腿捆綁酷刑,被迫害致右眼失明,左眼視力模糊。詳見明慧網報導《廣州武揚珍被黨校洗腦班迫害致眼睛失明(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