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闖出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二零一六年六月份,我身體出現嚴重的消瘦狀態,體重一下子掉了三十多斤,兩天兩宿不能睡覺,眼睛疼,心跳的不行了,渾身燒的特別難受,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我想這樣趴著也不行啊,我得起來煉功,我就求師父加持。這樣我哆哆嗦嗦的煉完了動功,接著就煉靜功,汗水把衣服都弄濕了。煉完功一頭紮在床上動都不想動了。

這樣過了兩天,到了第三天感到身體不正確狀態嚴重了,我給同修打了電話。同修過來看到了我給她嚇一跳,說我都脫像了。她要給我家人打電話(因我在外地打工),我沒讓她打,我說這是我自己的關,得自己過。

到了晚上,我覺的我快要支撐不住了,我看自己的身體肉都是黑的。這時我有點害怕了,邪惡要來取我的命了,我就求師父救我。對師父說:我不能走,我還有使命沒完成呢?還有那麼多眾生還沒救呢?不管我有甚麼執著,有多大漏,我也不歸你邪惡管。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就歸我師父管,其它的安排我堅決不承認。我就發正念,這一宿也不知道怎麼過來的,我看天快亮了,我的身體疼痛減輕了一些,我哆哆嗦嗦又煉了動功。我在心裏和師父說:師父,我挺過來了。謝謝師父加持弟子。也不知道師父為弟子承受了多少,我的眼淚流出來了。

在出現這件事之前,我一天到晚老喝水,還總上廁所,後來發現身體漸漸的瘦,不是那麼明顯,我也沒在意。同修說就是常人糖尿病的症狀,我不承認它。可是身體越來越瘦。這樣過了半個月,那時喝水都不解渴,心裏火燒火燎,就得吃冰塊緩解才能好受些。我知道也解決不了問題呀,時好時壞的!

這事發生之後,我想回母親家呆幾天,多學學法,可邪惡利用母親來干擾我,她找常人到家裏嘮家常,一嘮半天,我很反感,就和母親吵架,與她爭鬥。那時我的心性很差,也沒認清是邪惡干擾,這些年與母親之間有怨恨心始終去不掉,我也很困惑,這也是一大漏吧。

同修和我切磋說:你得向內找!我想我是得向內找找了,我找到了色慾心、妒嫉心、顯示心、怨恨心、爭鬥心,不願讓人說的心,看不上別人、求名的心,還有利益心,一大堆執著心,我怎麼修的這麼差呢?這些年都修甚麼了,光做事,沒修自己,從現在開始我得歸正了,我想必須多學法才能歸正自己。

在母親家住了四五天也是時好時壞。有一天,姐姐說我犯糊塗了,說的話她們誰也聽不懂,手也哆嗦了,腳也不好使了,把她們嚇壞了,把我送醫院去了。醫生檢查說是糖尿病,血糖高的已經達到測試儀器的極限了,最後是多高也測不出來了。當時我甚麼都不知道了,大小便失禁,把家人可嚇壞了,孩子也嚇哭了。等我醒來時一看,周圍圍著一圈的同修,還有外地同修也來了,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難道我……打住!我就在心裏求師父救我。一遍一遍的求師父救我,我就甚麼也不知道了。

同修叫我的名字喊了半天,我睜眼看看又閉上眼睛,心裏求師父,師父我把我身體都交給您了,去留您說了算!就又昏過去了。那時處於昏迷狀態,同修拿來了MP3塞進我耳朵裏讓我聽師父講法。姐姐護理我,她沒有修煉,但她支持大法。

這樣一天一宿,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醒過來了,聽說當晚醫院走廊裏站了不少同修都為我發正念。真是感謝師父從死亡線上把我搶救回來了。我跟姐姐說,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院,我不能往身體裏灌毒,師父還得給我清理。那時我的胳膊、手都是腫的。姐姐說你兒子也不能同意啊。不用管他,我說了算。她說今天還是週日也辦不了手續,主治醫生也回家了,等週一再說吧。我商量姐姐在這住一天得多少錢啊,你去跟大夫說,咱們是自費的。姐姐同意了。

中午同修給送來吃的,是甜食。我吃完之後,大夫來給我測血糖,說高的又甚麼也測不出來了。他很生氣的對我說,你中午吃甚麼了?我告訴他我吃甜豆包了。他說就我這樣的還想出院,不可能的。兒子媳婦也過來了,說我不配合,不聽話,我說我也不是嘴饞,是為了填飽肚子。我心想你們誰也說了不算,我就在心裏求師父,我就要出院。後來我又與姐姐商量幫我辦出院,這時有個常人說,這裏也不是人呆的地方,能辦出院趕緊辦出院。這也是師父借他的嘴點化我呢!姐姐說可也是。就去找大夫協商,後來就辦了出院手續。

出院後,同修直接把我接到她家, 同修一個人住,在生活上很方便。到了她家,她讓我先衝個澡,我說那你幫我拿個凳子,她說她家沒有,當時我的腿是麻的,我怕站不住。她這麼說,我想也是讓我突破。我又說你能幫我搓後背嗎?我是一點力氣也沒有。她又說:自己搓,能夠到哪算哪!那我就自己搓。我心裏特別高興,謝謝同修讓我自己突破。當時我洗完澡出去一看,我腫的地方全消了。我喊同修過來看,我腫的全消了,她也高興!是師父幫我拿掉了,謝謝師父!

我在同修家住的時候,我們每天至少學三講《轉法輪》,還有各地講法,五套功法每天煉兩遍。同修說我變化挺大,一天比一天精神。在同修家住了七天,通過大量的學法,煉功,我體力恢復差不多了,我就又回到了我打工的地方,按部就班的做著我每天應該做的事。

雖然不承認病業的假相,但當口乾的時候,就得大量的喝水,不喝都不行,喝完水就上廁所。也許是太執著自己這肉身,我這個人平時還挺愛美的,無論是誰看見我說,你怎麼這麼瘦呢?越不愛聽說我瘦,他們越說我瘦。我也著急改變這種狀態,我每天早晨起床先去照鏡子,觀察自己的身體,看看我今天胖點沒,明天胖點沒。後來都成執著了,後來頭髮也掉的剩不點了,我也不敢梳頭了,一梳頭一把一把的掉。乾脆就不梳了,澡也不敢洗了,不敢面對自己的身體。這就是為了去我的愛美之心。有一天我想起師父的法,師父說:「好的留下,壞的去掉」[1]。我就拿起梳子,邊梳邊說:「好的留下,壞的去掉」。從那以後就不掉了。我的眼睛看東西也看不清了,看書很吃力,那時的心情已到了低谷。同修說:把心放下吧,甚麼胖瘦的,不去執著它。說是容易,人在難中可就不是那麼容易了,不容易也得放啊!

我就多學法。心性提高了,心也放下了,在不知不覺中身體恢復的比較正常了,體重也增加了十多斤,頭髮也長出來了,眼睛視力也在漸漸的恢復。我想我就信師信法,師父給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這個過程中魔了我一年的心,太漫長了。在這裏我想告訴同修在過病業關時,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不打折扣,全都能闖過去。在這裏我還要謝謝幫助我的同修,讓我們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